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65|回复: 0

跑步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9 17:39:43 | |
跑步者

寒夜,冷风冲破咽喉、食道、肠胃,冻透了心肝脾肺肾。

又是一年早冬,十月初一,雪过三巡。

千里冰封截断了往来车马,小城孤悬,天地一线。

路面结冰,几乎没有车辆驶过。

夜间很冷,晚归的人裹紧棉衣、行色匆匆。

跑者的一年,

想参加的比赛不能如愿中签,该提高的指标又变成新年宏愿——无望的跑着,他的2016就这样过去了。

日常训练不能停下,再冷十度料也无妨。

夜跑,更需注意缓进、缓出,一点一点把体温跑热。

他没有新添御寒装备,依旧去年的速干T恤、坎袖背心;

跑鞋还是分手之前女友送的,千穿百洗,缝缝补补,四处透风。

就这样默默跑着,他的脚步逐渐轻快,一会儿就到了城郊环路。

这边是一些出城岔口,废弃的储煤仓、肉联厂、垃圾填埋站散落其间。

夜更深了,道旁杨桦在风中拼命地招摇着枯枝,

路灯昏暗,酒色繁华的街市渐渐隐退。

前面,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不同地点,摆供,引火。

冥钱烧起来了,五色纸糊成的大宅、车马、衣衾烧起来了,腮红脸绿的纸人也烧起来了。

跪在火旁的人,

一边烧着,一边祷祝:“爹呀,你活着的时候辛苦操劳,死了就好好享福吧,住豪宅,开大车,风风光光…...”

他跑着,小心翼翼绕开拦路的祭客。

诗云:

粘纸成衣费剪裁,

凌晨烧去化灰埃。

御寒泉台果否用,

但闻悲声顺耳来。

无可奈何地,

他看着那些被火光照亮、神情枯槁的脸,继续快步跑到祭火更远处。

眼前,一片多年祭扫烧黑的开阔地,

再无余处可以生火。

路和灯皆至此断头,亡魂祭客阴阳永隔。

打一个寒战,他胸口一揪,心脏绞痛。

地上,烧黑的圆圈像一个一个漩涡。

他的步点尽量避让,以免踩到尚未燃尽的纸钱。

绊他!

一个跟头,他失重跌进道旁的草丛。

爬起来,心跳到嗓子眼,

失魂落魄,夺命狂奔。

第二个跟头,再次把他掀翻在地。

“谁?”

他大喊。

身后黑洞洞一片,眼前数十个黑圈。

再爬起,踉跄上路,

这次,他看清了羁绊——来自脚下——平地长出的张张黑手,疯狂的将他拦截、拖拽。

……来呀……来呀……

他大叫着,挣脱着,哭喊着,

黑手满地,一步一坎。

他说:我做不到啊,真的做不到,我只会跑步,只会跑步……

拼死奔跑,他终于脱困,

前面星点火光,他看见两个祭客。

猛回头,

刚才的黑圈漩涡处,分明还有千万双黑手,冲他摇曳。

他悄悄接近祭火,

张口说话,却发不出动静。

两行清泪,滚落腮边。

祭客:“儿呀,儿呀,好好收着,别舍不得花;告诉为娘,你在那头,还跑步吗……”

pre_thread小Anext_thread诡女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