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13|回复: 0

赌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8 16:37:48 | |
2016年10月31日凌晨 地下一层办公室

冷寒冰是澳门云水阁赌场的经理。三年前,一次偶然机会,自己通过非凡千术,赢得了赌场老板的尊重。后经过三年辛苦打拼,坐到了经理位置。虽说拥有了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但每当休息,一个人孤寂的坐着,就会有种不真实的空虚感。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自己使了鬼影之吻手法,决胜21点。赌掉了上任云水阁经理的命。但回忆,总有些模糊。最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一片空白。每当回忆至此,冷寒冰就莫名的心慌,那种感觉,语言没法形容。就像……

口中干涩,冷寒冰端起水杯,滚烫的热水像毒蛇般,透过玻璃撕咬着,自己敏感的皮肤。“怎么搞的!!”冷寒冰勃然大怒,连水带杯子,全然摔在地上。一旁的副经理张明,吓得哆哆嗦嗦的诺着。可一转身,他的脸上却写满嫉妒般阴冷的笑。

望着那摊碎玻璃,冷寒冰环顾四周,长叹一声。原来的自己不这样,喜欢阳光四溢的味道,待人温和。可赌命的那晚后,原来的我,就像九天外的云,不翼而飞。阴冷,残暴,待人冷酷无情,成了自己性格的主色调。我还是我吗?

2016年10月31日中午 地下一层冷寒冰卧室

冷寒冰满头大汗的猛然惊醒。急速的心跳催动着狂奔的血液,以至于他的眼几乎被浓密的血丝填满。一股莫名之火,汹涌的吐着蓝焰,在冷寒冰的卧室中肆虐。灼烧的温度,每时每刻的侵袭着他的神经。

“不,不是这样!”冷寒冰尖叫的想逃离,可奋力的挣扎,身体却没动。好似有双手,死命的按着自己的腿。

“滚,滚开!你是什么东西!”冷寒冰拼劲全力,奋力的踢着。可脚下,一道模糊的人影在火海中哀嚎。红彤彤好似滴血的火焰,在那个男人身上燃烧。破烂的衣服,褶皱的皮肤,浓密的毛发,都成了烈焰最美味的食物。

被火焰折磨的只剩半张脸的恐怖东西,张开血肉模糊的嘴,奋力的嚎叫着:“冷寒冰,死就痛快的死吧!还有什么值得眷恋?嘿嘿嘿”窒息的恶臭,在只有眼白的眼中,在残缺不全的嘴巴里,在剥掉皮的鼻孔中,肆意的喷洒。最终与火焰融在一起,燃烧着冷寒冰痛苦不堪的灵魂!

“啊……”冷寒冰猛然惊醒。四周的景物熟悉而又冰冷,床头柜上摆着逝去女友的照片,微笑的她依然光鲜靓丽。无数次同样噩梦,让人喘不过气。唯有看到姜零栅的照片,才会舒服点,可她已经走了。“哎……还记得当初的承诺和嘱咐吗?我……我一直在努力。如今,我做到了,可你……”冷寒冰长叹一声,泪水止不住的流。伤心人的情泪,又有几人会明白呢?

2016年10月31日傍晚 赌场大厅

当夜幕再次降临,那几百张花花绿绿的赌桌,就是冷寒冰工作的全部。一掷千金的赌场,每时每刻都上演着精美绝伦的人间闹剧。看的多了,心也就静了。

“冷老板,那边……”副经理张明匆匆赶来,却被冷寒冰的手势挡住。这个助手张明,面容消瘦,皮肤白嫩,能力平平,却是心胸狭小之人。“92号桌,穿黑西服的年轻男子在出千,手法娴熟,经验老道。动作上没有破绽,但确实换了牌。”张明被摆了道,语气立刻变得生硬。

穿着西服,来赌场,小伙子品味不错。“他赢了多少?这种事,还要我操心?”冷寒冰摘下眼镜,有些不悦,长时间的观察让眼睛酸涩异常。“两个多小时,输了8000……”“有这种事?有点意思,我去会会他”冷寒冰甩开张明,径直走向92号桌。张明也不阻拦,只是偷偷的笑,如寒冰般诡异的笑。

但凡出千者,大都心灵手巧,并且心境沉稳。但这个人,有点异样,出老千还输的一塌糊涂,有点意思。“先生,今晚手气不错啊,我来陪你玩几局21点?”冷寒冰理好黑西装,彬彬有礼。黑西服男子有些慌,满头汗水:“随,随便”冷寒冰摸出牌,打乱,洗好,然后发牌。

桌面上,冷寒冰拿到黑桃十与红桃七。然后随意抽出方块K和黑桃Q发给黑衣男子。后者翻牌,却变成了方块K与黑桃六。沉默许久,冷寒冰沉闷的问:“先生,还叫牌吗?”男子尴尬的搓手:“下一张牌是梅花六,刚刚好爆掉。”

一股寒气,侵染着冷寒冰的牌。鬼影之吻手法,能在任意时刻知晓牌面并换掉。确实是梅花六,小子可以啊!冷寒冰作势偷梁换柱,把梅花六甩在一边。“要不是呢?”“一定是的,先生!”先生这二字,就像尖锐的警报,仿佛震碎了耳膜,狠狠的刺进冷寒冰的心窝,眼前场景,有点熟,但却想不起来,模糊的回忆似乎卡住了。“你手中的牌,一定是梅花六,信吗?”黑衣男子尴尬中透露少许沉闷,镇定中夹带着少许紧张。

“不,这不可能。”冷寒冰搓动手中的牌,凝雾成霜,不易察觉的雾气抚摸着牌上每一枚数字。什么?冷寒冰心中一惊,剩余的48张牌都变成了梅花六!此时,无数细微的声音,死命的咬着冷寒冰的每寸肌肤。“信不信?信不信?信不信!”冤魂般的哀嚎萦绕在他耳边。仿佛有无数鬼怪,要把他拽进无尽的深渊。

“假如我没猜错,您是冷先生吧。”黑衣人挪动半步,凑近了些。“从不出手的冷先生,也有怕的时候?”黑衣人身子前倾,步步紧逼,咄咄逼人。“绝对不是!”冷寒冰吐字艰难,身边的空气似乎被抽离,让人窒息。

“敢不敢赌命?”黑衣人沉默半晌,最终把话从牙缝中挤出,而后长呼口气,浑身放松。“一张牌,赌命?”冷寒冰想从莫名的阴影中挣脱,努力了好久,却没成功。明明早就心如止水,但这次?人真是奇怪的动物,生活本来平淡无奇,有时却莫名心慌,毫无理由。此时场景,像极了三年前!

“赌命?可以,但在赌场里,是不能出千的!”冷寒冰压抑的气息,转换成怒吼,如潮水般释放着。心中的不安,沸腾的血液,莫名的忧伤,所有感情一股脑的喷洒着。周围的马仔拿出不同的家伙,不由分说的架着年轻人。而后者慌了神,稍显平静的心态,被冷寒冰的气势打破。

“不,事情不该这样的,不应该!”年轻人的黑衣服凌乱的踩着,他极力的吼叫。惊恐与被欺骗的眼神布挂满了疲倦的血丝,无助的盯着悠哉的张明。而后者,只当没看见,径直的走开了。

2016年11月1日凌晨 地下一层办公室

冷寒冰搓了搓手,示意属下出去。看着对面惊慌失措的年轻人,骇人的心理负担不仅没减轻,反而加重了。今天真是见鬼了!

冷寒冰强装镇定,开口说道:“鬼影之吻,你和谁学的?”

年轻人惊诧的张嘴,却没发出半点声音。强烈的不安在他脸上蔓延着,就像紫藤的喇叭花,很快布满了年轻人的整张脸。

鬼影之吻手法,是当今世界第一千术。与远古魍魉签订灵魂契约后,可以出千于无形中。但代价……冷寒冰叹了口气,却被敲门声打断。

“砰,砰,砰”沉重的敲门声。稀释着房间中沉闷的气氛。

“哪位?”冷寒冰明显不悦,赌场的人都知道自己在这,谁会自讨没趣?

张明推开门,猥琐的进来,却阴笑着没回答。而是快步走向男子,电光火石间抽中匕首,猛地刺进后者的心脏。

冷寒冰想阻拦,却来不及。年轻人挣扎着,面容快速扭曲,鲜血沿着刀锋缓慢流下。“你是不是疯了!”冷寒冰想捉住张明,却猛然发现,屋里哪有什么张明?只有年轻人,挣扎着望着自己。

年轻人笑着,脸渐渐扭曲,模糊的模样,居然挺像自己。穿衣风格,同样的鬼影之吻手法,一颦一笑的动作,简直和三年前的自己一样!年轻人哀嚎着,鲜血就像燃烧的火焰,滚落之处,尽情的燃烧。

“你到底是谁?”冷寒冰只是呆呆的坐着,莫名的心慌终成现实。“我就是你啊,难道你忘记了?”年轻人浑身都燃烧着,然后是桌子,椅子,地板,柜子。能烧着的,不能烧着的都沸腾起来。冷寒冰被火燃无情的吞噬着!

“三年前你就死了,为何还在这里!”年轻人的皮肤烧掉大半,肌肉与部分白骨裸露在空气里。“既然死了,就快点死掉!为何还在这里?”燃烧的年轻人猛的站起,然后死死抱住冷寒冰。“啊!!!!!”灼烧的痛感让冷寒冰撕心裂肺的吼着。“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死了?”冷寒冰痛苦的挣扎,淡蓝色的火焰拥吻着他的每一寸肌肤。一切即将消失?那空白的记忆,在火焰中似乎又回来了!

2013年11月1日凌晨 地下一层办公室

猥琐的张明,面无表情,冷漠的望着冷寒冰:“谢谢你帮我除掉李经理,我该如何报答你?”

“放了姜零栅!”冷寒冰满头大汗,第一次杀人的波澜,依然在他心里荡漾。那种持续的恐惧气息,让人想吐却只能干呕。鬼影之吻手法过度的透支体力,让冷寒冰觉得疲惫不堪。张明点上烟,猛的吸两口,然后站起身,推开门:“进来吧!”

清秀的姜零栅,猛的扑到冷寒冰怀里。惊恐的表情,渐渐的回复平淡。冷寒冰对于姜零栅,就像刚初升的朝阳,温暖着她的内心。即使她心里再怎么阴霾,再怎么冰冷,一碰到冷寒冰,那些苦恼,就会融化的一干二净。两行泪水,绕着姜零栅眼圈打转,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眼前最心爱的人。

“喜相逢的场面,让人感动啊!”张明依然阴冷的笑,而后“碰”的一声,锁上了办公室的门。张明断断续续的声音,隔着门传来:“既然如此相爱,那就死在一起好了!顺便说句,谢谢你帮我除掉李经理。十分感谢哦”一股浓烟,伴随着张明的冷笑声,弥漫开来。瞬间,冷寒冰与姜零栅被大火包围!

“你个畜生!当初绑架我女友,说除掉李经理,就放过我们,可如今!”冷寒冰奋力的咒骂着,时不时的呛几口浓烟。颇有燎原之势的烈火,很快烧着了一切。

“我,我要不行了……冰,还记你对我的承诺吗?忘掉心中的仇恨……能和你死在一起,值得了。答应我,忘掉这一世仇恨,早日因果轮回!我会在奈何桥边等你团圆!”姜零栅的眼圈依然挂着泪水,水灵灵的眼睛似乎能看透整个世界的悲哀。即使已经火苗上身,可姜零栅依然拥抱着冷寒冰,那种沉甸甸的感情,似乎可以驱散一切火焰,死亡与恐惧。

“我答应你,我会忘掉这一切,我……我一定忘掉……”冷寒冰咬着嘴唇,早已泣不成声,男儿的苍天热泪,也没能换回上天的怜悯。烈焰沸腾,瞬间把两人烧成灰烬。

感官越来越模糊,时间似乎回到了签订契约的日子。上古魍魉的声音悠然响起:“冷寒冰,你愿意用三世的灵魂奴役,换取鬼影之吻吗?小伙子,不急于考虑,一旦选定,你的灵魂将三世不灭,为我所用。”

“我愿意!”

2016年11月1日凌晨 故事开始的地方

张明自明得意,经理的位置终于跑不掉了。虽不知三年前,被烧死的冷寒冰怎么活了,但如今有慧泉法师相助,模拟出他上一世的死因,加上九天烈火,一定可以炼化他的魂魄,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话说这幻化灵符真好用,模拟出来的人和真的一样。”张明心中高兴,就像捡了宝,眉毛都笑开了花。费力的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股呛人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张明捂着鼻子,悠然的进了办公室,可一股诡异冷风,却合上了沉重的铁门。

冷寒冰无好无损的站在张明眼前,眼中寒光,凌厉的透析着整个世界。“这一世的仇恨,我再也不会忘了!”

pre_thread鬼妻next_thread小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