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34|回复: 0

捉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5 14:23:42 | |
暗夜涌动,夜风阴凉。空荡无人的马路上,接二连三的有阴影攒动,这个世界似乎并非我们看到的那样,除了人类,是否还有别的什么存在?

(一)意外事故

顾琼思,一名并不出名的口腔医生,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一家人住在一个小乡镇上。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乖女,在家听父母的话,上学听老师的话,工作了便听领导的话,胆小怕事,从来都没什么主见。她的生活还算平淡,没什么大的坎坷,当然,也没什么成就。虽然胆子小,但琼思从小便喜欢灵异的东西,喜欢听鬼故事,看恐怖电影,虽然从没见过,可是她却总觉得它们是存在的,她总是想见却又不敢见。

医院,一直是灵异传说最多的地方,琼思便在这里工作,不过他只是个口腔医生,每天和患者的嘴和牙打交道,几乎没见过过于血腥的场面。每次走在医院的走廊里,眼前都会浮现出恐怖电影里出现的场景,她也曾想过,是不是会从哪窜出来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色常跑,满脸流血的女鬼,不过却一次也没看见过。

一天晚上,琼思一如往常的下班回家。走在空荡荡的路上,一阵阵冷风吹过,琼思不自觉的锁紧了衣领。今晚的风异常的大,好像是谁在不停地呼喊着心中的不平。就在这时,一块广告牌掉了下来,就在被砸的前一秒,琼思脑海里唯一浮现的就是自己真够倒霉的了。

迷迷糊糊中,琼思来到了一片森林,里边雾气弥漫,隐隐约约看得到四周都是墓碑,琼思在墓碑之间不停地走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这时一个阴影出现在了琼思的面前,看不到他的脸,只听到他说:“不要走了,你将有新的任务等你完成,从今以后,你将拥有另一个身份。”“等一等,你是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别走,给我解释解释。”琼思不停地喊着,却没人回应,黑影和森林越来越模糊~~

再次睁开眼睛,琼思已经躺在医院里,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浑身疼的厉害,所以她也懒得动,她在医院里呆了一年多,却头一次以一个患者的身份躺在病床上。看到她醒来,爸爸妈妈都非常开心,后来才知道,这一砸,她便在床上昏迷了一个多月,再次醒来的她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躺在病床上的她总是在想,梦中见到的那片森林和那个奇怪的身影,不知道他说的话代表了什么,也不清楚那时见到的一切是真实的还是在做梦。休养了半个月,琼思的身体好多了,可以正常生活的她便出院回到家里,准备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里。

就这样平静的生活了半年,身边也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琼思自己也忘掉了那个奇怪的梦,以及梦里那奇怪的黑影,投入到正常的生活之中,怪事却开始接连发生了。

(二)获得阴阳眼

那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晚上,琼思下班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跪在路边乞讨者,看着可怜的乞丐,琼思心软了,从包里拿出了点零钱,放到了乞讨碗里,就在转身离开的一刹那,琼思听到一个声音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你便是一名捉魂师,你的职责便是把一个个留在人间不投胎的灵魂带回来。你将拥有无尽的生命,却也要放弃你正常的生活,这个秘密只能放在心里,不可以对任何人说,否则你将受到惩罚。回过头去,却发现街上空无一人,那个乞丐和婉都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琼思觉得很诧异,但也没多想,便回家了,最近发生的奇怪还真多。回到家里,琼思便来到洗手间,准备洗一洗脸,清醒清醒,也许自己的脑袋那天被砸坏了也说不定。一抬头,镜子里出现了一张可怕的脸,这张脸高度腐烂,上边长满了绿毛,像是发霉了似得,头发已经所剩无几,眼睛无神的望着琼思,僵持了一会儿,那张脸笑了,这一笑不要紧,一流黑色的液体顺着嘴角留了下来,里边还有一条接着一条蠕动的蛆,琼思胃里一阵翻滚,险些吐了出来,不过回过神的她,心中更多的是恐惧,这时,镜子里的鬼不见了,不过她感觉那鬼现在就在自己的身后,她猛一回头,镜子里那张恐怖的脸就出现在她的面前,近到她可以闻到那鬼散发出的腐败味道,不知是被呛到了,还是被吓的,琼思竟晕了过去,反正已经浑身痉挛了,这条小命就交给这位鬼大哥吧!就在琼思倒下后,一道白光闪来,只听那位鬼大哥一声哀嚎,化作一缕青烟飘进了一个袋子里,一位年轻的少年将袋子口扎好,鄙视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琼思,便消失了。

第二天阳光照进了屋子,将沉睡中的琼思唤醒,刚刚睁开眼的琼思,咻的一下跳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镜子,那位吓死人的鬼大哥果然不在了,原来又是自己的幻觉,看来这次脑袋伤的不轻呀。正嘀咕着余光一瞥,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棱角分明,俊逸非凡,不过想一想估计又是幻觉了,琼思来到沙发边上,闭上眼说着,是幻觉,睁开眼后那少年还坐在那里,便又闭上眼,说道是幻觉,可是睁开后那少年依然坐在那里。来来回回好几次,那个少年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有病吗?”听到少年的声音,琼思吓了一跳,顿时反应过来,这也许不是幻觉,可是家里忽然坐个陌生人,难道是贼,不然他是怎么进来的,可是哪个贼会坐在那里和主人示威呢?难道是强盗,不知是来劫财的还是劫色的。琼思警惕的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少年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叫沈承弼,是你以后的搭档,至于我是怎么进来的,我想没有地方可以拦得住我。”琼思充满了疑问,“搭档?我们怎么是搭档,我都没见过你,再者说,我和你搭档干什么呀?”看了看一脸迷茫的琼思,沈承弼摇了摇头,这就是以后要和他做搭档的人呀,总感觉和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呢!可现实就是这样,没办法,和她通俗的解释解释吧!“你昨天应该见过一个老乞丐吧,他不是告诉过你了么,从今以后,你就是一名捉魂师了,昨天你应该发现了,你自己不光可以看到鬼魂,也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其实你还可以和它们对话,不过还是少和它们说话,因为好多鬼都很狡猾。我就是你的搭档,我们负责这个城市里委屈投胎的鬼魂,我们要将它们抓回去,交给地狱使者,这就是你的捕魂袋,只要用你的意念不停重复着鬼魂进袋,并打开袋口对准那个鬼魂,它便会被吸到袋中,这时你就赶紧把袋口系紧,防止它们跑出来。”说完,便把一个蛇皮袋子扔到了琼思的面前。琼思慢慢的拿起了那个蛇皮袋,只见上边写着她的名字‘顾琼思’,看来是真的,想否认都不行呢!她看了看袋子,又看了看少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冒出一句,“你吃早饭没?我请你吧!”看着剧情集聚的翻转,承弼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好吧!”真不知这个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两人来到早餐店,平时没什么人的早餐店今天生意格外好,每个桌子那都有人坐,看来只能拼桌了,她便来到一个有四个座位的桌子旁,那里只坐了一位中年大叔,她很客气的走了过去,说道:“大叔,没有空桌子了,我们能和您拼个桌么?”大叔抬起头,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接着又低下了头。琼思觉得很尴尬,她抬头看了一眼承弼,只见承弼表情严肃的向四周看去。她便问他怎么了,承弼说:“你没发现这里的很多都不是人吗?”听了承弼的话,琼思也向四周看了看,果然,好多‘人’面色苍白,两眼无神,呆呆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吃东西,看来她还没有适应自己可以看到鬼的事实,以后可得仔细看了,免得人鬼不分。她突然想到自己不是捉魂师么,捉一个试试,毕竟自己还没捉过呢!想着想着,她便拿出了蛇皮袋,刚要打开却被承弼拦了下来,她这才注意到,那些鬼都站了起来,用警惕的眼光看着她们。承弼二话不说,拉起琼思便跑了出来。跑出很远后,看到那些鬼没追出来才停下。琼思好奇的问他:“我们不是捉魂师么?为什么要逃跑,我还要是是这个牛皮袋是不是好用呢!”承弼解释道:“我们两个只是初级捉魂师,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一次性对付不来那么多的鬼,以我们现在的能力一人只能控制一只鬼,除非它们自愿进来,看它们的表情就知道它们不愿意了,要是打起来,我们很难应付。”原来是这样,看来自己以后可得小心,免得鬼没捉到,再把小命搭进去。

两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由于刚才的事闹得琼思也不敢在去店里吃了,只得买了几个包子,买两杯豆浆,坐在路边的公共椅子上开始她迟到的早餐了。吃完早餐一看手机,糟了,都九点了,自己要迟到了,她只得边跑边喊:“我迟到了,得赶紧去医院了。”承弼刚想叫住她,可是她却跑的没了踪影。唉,本想告诉她不用工作了,每天都有人给他俩开工资的额,而且还想带她去他们的新住所的,看来只得回到她家里等她回来了,真是耽误时间。承弼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倒是很好奇,这个冒失鬼到了医院会怎样呢?想像着她被吓昏的场景,承弼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浅浅的笑。不出所料,到了医院的琼思果然不好过,这里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鬼,有出了事故浑身是血的,有得了绝症面色紫青的,琼思不敢睁眼看它们,它们似乎发现了琼思可以看到它们,反而不停地往前凑合,还有个头被压扁的鬼,手里拿着被压折的腿,向着琼思挥舞着,本以为可以适应的琼思,还是不争气的晕了过去,结果这一天,琼思都是在值班室的床上,醒了又晕,晕了又醒中度过的。好不容易到了下班,琼思也似乎习惯了这些鬼的恶作剧,就当做看不见吧。走在回家的路上,琼思的身边不断飘过各式各样的鬼,原来,路上真的不是空荡荡的,怪不得自己之前总觉得冷飕飕的呢!回到家里便看到悠闲的坐在沙发上,一脸幸灾乐祸的承弼,不过琼思已经没有精神和他吵嘴了,今天被那些鬼折腾的是筋疲力尽。“怎么办呀?医院里全是鬼,我都崩溃了,她们都以为我是神经病,唉,可是不当大夫,我就只能喝西北风了。”承弼看了她一眼,脸色苍白,无精打采,也就没有再说风凉话。告诉她:“其实今天我就准备告诉你了,我们可以不工作的,地狱使者会给我们开工资的,绝对比你在医院赚的多,还会按捉鬼的个数给你提成的。本想让你今晚收拾收拾东西我们搬到新的住所去,那是他们特意给我们安排的地方,不过看你今天这样就休息一晚,明天再搬吧。”琼思看了看承弼,虽然他说话的表情还是冷冷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过其实他的心还是挺细的,人也很体贴。想着想着便傻笑起来,看着在那傻笑的琼思,承弼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琼思便起来收拾行李,同时打了一份辞职信请同时代交,并让同事帮着解释下,自己实在不舒服。是不舒服啊,一想到医院里那么多长相吓人的鬼,自己就浑身不舒服。

(三)愿为它们完成心愿

来到新的住处,琼思收拾好行李,便到窗边向外看去,隐隐约约看到树荫下躲着一个女孩,她好像也在向琼思这里看着,琼思觉得好奇,便想下去问一问,可是走到树下,却发现空无一人,琼思无奈的耸耸肩,回到屋里,收拾收拾,准备和承弼一起去吃晚饭。无意间又向那棵树看去,那个女孩依旧站在树荫下。

吃过晚饭,天有些蒙蒙黑了,两人边走边聊着,来到大树附近时,琼思看到了那个女孩,穿着一条宽腿的裤子,一个长袖格子衬衫,梳着两个常常的小辫子,躲在树后看着他们,满眼的忧伤,承弼也看到了,手放到了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蛇皮袋,琼思便猜到了,那个女孩已经不是人了,可是,她看到女孩那可怜巴巴的表情,躲在树后,虽然害怕,却不愿走,她便制止了承弼,向那个女孩走去,她问女孩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女孩看了看她,怯怯的说道:“俺是农村来的,到这打工,那天开了工资,便准备去银行把钱给家里打过去,家里的弟弟等钱交学费,可是刚走到树下就被抢了去,俺上前去抢,可是却活活被他打死了,到现在他还没被抓到,经常在这抢劫,俺不甘心,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琼思听后觉得很替女孩感到惋惜,便答应了女孩,帮她抓到那个人,突然,女孩变了脸色,看着远处走过来的男人,轻轻的说着,就是他,琼思让承弼先走,在不远处等她,看情况随时报警。琼思便那出了钱包,在树下数钱,那男人看到四周没什么人,便直冲冲的跑来,一把夺下了钱包,琼思拉住男人的手,男人大骂一声,把琼思按在地上,掐住了琼思的脖子,承弼急忙打了报警电话,接着过来把那男人按到在地。过了不久,附近的警察便赶到了,他们逮捕了那个男人,同时带着琼思和承弼去做了笔录,警察们看着相同的作案手法便取证并询问,最终确定了他便是杀死那个女孩的凶手,同时,让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琼思问到了女孩家的账号,便向里边汇了几千元钱,女孩不停地感谢着她,最后化成了一缕白烟钻进了琼思的蛇皮袋中。

经历了这件事后,琼思便下定决心,以后不会只强制的捉鬼,她要帮助更多的冤魂实现未了的心愿,让它们心甘情愿的随她离开。承弼知道,从今以后,他的捉魂生活将会大变样。

pre_thread美梦next_thread李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