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84|回复: 0

臭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4 16:07:02 | |
“噗,什么味儿啊,这么臭……”

张虎今年40多岁,是一家小屠宰场的老板兼屠夫,平时专门以屠猪宰牛为生。他脾气暴躁,为人蛮横无理,就算对自己的亲戚朋友也是如此。妻子因为受不了他的家庭暴力,带着年幼的儿子离开了他。成为了孤家寡人之后,张虎的性格变得更加恶劣了。除了每天浑浑噩噩地重复着单调乏味的工作,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了赌场,因此,本来就不富裕的他欠了一屁股的巨额债务,不过,面对这些债,张虎似乎并不着急,他本来就是个蛮横无理的人。面对着不断上门讨债的债主,他总是不断地耍无赖。

这天傍晚,张虎刚刚把一头肥猪开膛破肚,一个不速之客就找上门来了。张虎抬头一看,来人是本村的会计刘铭。刘铭是张虎的本家表弟,是和张虎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不过,他如今也算是“张虎”的债主之一。因为张虎赌博的关系,刘铭偷偷挪用了数万元公款给张虎做赌资。那笔钱,是村子里用来搞建设的。现在,上面下来人要查村里的账。刘铭自然慌了神儿。挪用公款,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被发现了肯定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可是他手里的钱也不多,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来找张虎要钱。

“哥呀,上次我借你的钱赶紧还我吧!”刘铭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现在有事,急需要钱!”

“钱,什么钱?”张虎眼睛一瞟,狡猾地笑了笑:“铭子,我啥时候借你钱了?”

“哥,咱可是亲戚啊,你赖别人的账也就算了,可不能坑我这个当弟弟的啊。当初你赌钱非要跟我借钱,弟弟可是冒着蹲大狱的危险给你弄上这笔钱的!”刘铭一脸着急地叫道:“如今要东窗事发了,你再不还我钱,我这辈子可就玩完了啊!”

“呵呵,那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就是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张虎恬不知耻地耍起了无赖:“再者说,当初我们立字据,打借条了吗?又有谁能证明我借了你多少钱呢?"

“张虎,你他妈的混蛋,不给老子钱是吧,老子跟你拼了!”见表哥依然耍无赖,刘铭恼火急了,他顺手抄起扔在一旁的铁锹,用力地朝张虎拍了过去。可是却被张虎敏捷地躲了过去。

“小子,你翅膀硬了,还敢跟我动手?”张虎狠狠地咬了咬牙,顺手抽出那把还插在死猪身上的杀猪刀,用力地刺向了刘铭......。”

“啊!”一阵血光飞溅,刘铭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他的喉咙被刺穿了,鲜血喷得老远,弄得张虎满脸都是。这时张虎才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货。他连忙蹲下身子,探了探刘铭的鼻子。果然,已经没有气了。

“完了,完了,我杀人了?”张虎慌慌张张地擦了擦脸上的血渍。此刻,他心里明白,如果这件事被警察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算了,杀了就杀了吧倒在地上!不让别人找到他的尸体就行了!”慌张过后,张虎突然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看倒在血泊之中的刘铭,忽然计上心来.....。”

张虎熟练地操起杀猪刀,像杀猪一样地将刘铭开膛破肚,肢解成小肉块,就连人头都被张虎敲碎,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烂酱。把刘铭碎尸之后,张虎将这些烂肉混入自己杀猪的下脚料中,这些散发着浓浓腥臭味的碎肉,巧妙地将尸体的味道掩盖了。就算是以后警方查出了什么蛛丝马迹,也不可能发现这些尸体的。要知道,这里是屠宰场,本就是个血腥之地。在这里杀一个人,跟屠猪宰牛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几天后,村里果然贴出了关于刘铭的“寻人启事”,准确地说,那应该叫协查通报。市里的调查组检查村委账目的时候,发现了大笔的资金空缺,而这些资金都是由刘铭经办的入账的,而刘铭却又不知所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警方意识到他可能携款潜逃,于是在网上发出了通缉令。

这个消息对于张虎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看样子,警方只是单纯以为刘铭畏罪潜逃了,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命丧黄泉了。张虎心里非常高兴,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天衣无缝了,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和刘铭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依旧每日做着自己的屠夫工作,依旧频繁地出入赌场。他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如果再有人上门找自己讨债,就让他重复刘铭的下场。毕竟,这样的事他已经干过一次,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这天深夜,张虎在赌场逍遥快活之后,美滋滋地回了家。今晚他的手气不错,赢了不少钱。“哎呀呀,真是时来运转了,照这样下去,估计我以后就成暴发户了。”张虎一边暗暗地笑着,一边用钥匙打开了门。然而,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刺鼻的腐臭味顺着门缝飘了出来.....

“这什么味儿啊,这么臭,恶心死老子了!”张虎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干净人,整天在猪屎猪血中摸爬滚打,身上也占了不少臭气。然而这股味道却比猪肉的味道更加刺鼻!

张虎推开门走进了屋里。刚刚关上门,他就看见自己正前方的地板上,正放着一个脏兮兮,油乎乎的黑色塑料袋。刚才的味道,就是从这个塑料袋里飘出来的!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家里,难道是我妈送的?”张虎打开灯后,一脸疑惑地走上前,蹲下身子解开了那个塑料袋仔细一看,里面原来是一袋肉,看起来很像猪的五花肉,但是依旧腐烂生蛆了,臭烘烘的令人作呕。

“谁送的肉呢?”张虎把手伸进袋子里,在那些腐烂的肉里搅和了起来。突然,他的手突然感到钻心地疼痛。张虎惨叫一声,连忙把手抽出来,他惊恐地看到,自己的手指上的肉已经全部荡然无存了,只剩下了白森森的手骨!

“呵呵,表哥,你的肉味道也挺好吃的嘛.....”借着微弱的灯光,张虎看见那袋烂肉竟然像有了生命一样活动了起来,紧接着,一张支离破碎的人脸显现了出来。看到哪张人脸之后,张虎瞬间吓得;脸色煞白,小便失禁。那张脸,正是刘铭的脸!”

“刘铭,你,你不是死了吗?”

“嘿嘿,我是死了,不过,你也别想活了。”刘铭一脸狞笑地看着张虎:“我对你算是够意思了,为了你,我冒着坐牢的危险挪用公款,没想到你竟然会对我下杀手,还把我切碎扔在那些恶心的死猪肉里。你以为这样做就天衣无缝了吗?”

“我,我错了.....”张虎吓得两腿发软,再也没有了平时的跋扈,他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着头:“”原谅我,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绕我一命吧.....。”

“呵呵,不好意思,做不到!”刘明恶狠狠地说完后,袋子里的碎肉忽然像虫子一般涌了出来,它们快速地蠕动着,潮水一般地涌向了张虎.....

“不要,不要啊.....”

pre_thread美容肉next_thread香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