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29|回复: 0

鬼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 17:39:33 | |
新立的墓碑,上面刻着死者的名字,孙硕,上面还刻着他的生时死时,看着墓碑上的字,围在墓碑前的人群中发出了叹息声:“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这么早就走了,留下更年轻的寡妇,结婚还不足一年呢。”



墓碑上嵌入一片玻璃,里面贴着一张死者的照片,是孙硕的黑白照片,是他生前的一张近照,面带着微笑,看着蹲在墓碑前的晓青。



是他的妻子,守寡了的年轻女人,一身的黑色装束,头发盘了起来,别了一朵白色的玫瑰花,蹲在墓碑前,正在周围人的注视中,为今天刚刚入土埋葬了的亡夫上香烧纸,一排香插在墓碑前的泥土上,燃起来的香烟缭绕的向上,飘散在半空。



晓青一边听着身边的人群议论着,一边朝火堆中丢着纸钱,她戴着墨镜的脸上没有悲伤的表情,但为了做出一个寡妇的形象,她将平时浓抹的色彩都擦了去,一张素面示人。



“晓青。”



她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站在身边的人群正在散去,似乎是她听错了,只是别人在议论时提到了她的名字而已,并不是在叫她,于是,她重又低下了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晓青。”



又是一声,她这次是听的真真切切的,是有人在身边叫她,抬起头,看向身边,散去的人群已经走远了,亡夫的墓碑前,只有她一个人在,是产生了幻听吗,有可能,这几天,一直处于精神紧张中,总担心着会有人提出来对孙硕进行尸检,直到今天他被火化成了一盒骨灰,埋进面前的墓碑下面,死亡背后的真相已经不会再从一盒骨灰中找到了,想到这里,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赶快将未烧完的纸钱送入火堆中烧完,然后离开这片墓地,去到租住下来度假的景区别墅,与等在那里的情人偷偷见面。



“晓青。”



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圈四周围,一目了然整片没有遮挡物的墓地,除了她一个人,再没有看到别人了,只有林立的墓碑,冷冷的风呼呼的吹过,就好象是有个人在她的耳朵边,呼呼的吹着冷气,一片冰凉从脊背升了起来,紧接着浑身颤抖,冷的哆嗦了起来,她蹲下身,将手中的纸钱全部丢入了火堆中,站起身想转身离开,但却走不了了,双脚被定在了原地,好象生了根扎在泥土中一样,她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脚,看见了踩在脚下的一片铺盖在泥土上的草皮,在撕裂,草皮下的泥土在翻动,一只人的手从泥土中冒了出来,伸展开沾满泥土的手指,一把抓住了她的一只脚,又从泥土中冒出了一只人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另一只脚,她尖叫着,弯下腰,挥舞着双手拍打开抓住自己双脚的手,被拍打开了,又迅速的抓上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再拍打开了,又迅速的抓上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小腿,从泥土中又冒出了一颗圆滚滚的物体,是沾满泥土的人头,仰起了沾满泥土的脸,她认出来了这张脸,是几天前死去的丈夫孙硕,正仰视着她,一双眼睛翻着眼白,张合着嘴巴发出了声音:“晓青。”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在墓地外面等在车内的司机,听见了持续的尖叫声,寻着声音回到了墓地,看见了持续发出尖叫声的是女雇主晓青,正在弯着腰挥舞着双手,在拍打着自己的脚和小腿,然后,她的动作停住了,朝后仰倒,倒在草地上没有了动静,司机跑近了看她,有呼吸,叫不醒,是晕了过去,驾车送她去了最近的医院里。



躺在病床上,大概是躺了一个小时后,晓青醒了过来,惊恐的四处张望,好象随时都有恐怖的东西跳出来伤害她,司机把看到她晕倒前的一幕情景描述给了医生听。



“大概是被她害怕的虫子给吓到了。”



司机当时距离她远,没有看到她是不是在拍打爬上小腿的虫子,然后太过惊恐,被吓晕了过去。



司机驾车载着女雇主,送她去到了景区的度假别墅,情人已经等在了那里,搂抱住进了门的她:“等了你半天了,什么事情把你给耽搁了?”



哇的一声,晓青哭了:“他的鬼魂不会放过我的。”她将自己白天时在墓地时的恐怖遭遇描述给了情人听。



“你别自己吓自己了,不可能有鬼魂的。”情人抱着她安慰说:“有我在,你不要害怕。”



窗外的天色黑了,晓青喝着红酒,靠在情人的身边,已经情绪稳定了下来,放松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有了情人的安慰,她不再去想白天时在墓地里经历过的恐怖,看着电视剧里搞笑的剧情,发出了轻笑声。



有冷风吹过她的脸,是窗户没有关闭吗?她看向房间里的窗户和门,都是紧闭着的,外面的风不会刮进屋内,她拿过空调的遥控器,加热了温度,再拽过盖在腿上的毛毯,裹到了身上,蜷缩着靠在情人身上,奇怪,情人没有搂抱住她,只是一动不动的坐着。



晓青抬起头,看向坐在旁边的情人,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机屏幕。



“你怎么了?”晓青问着,并且用靠在他身上的肩膀轻轻推了一下他,他竟然朝旁边歪倒了,瘫软在沙发的扶手上,一动不动的。



晓青吓了一跳,连忙去看他,眼睛仍是睁着的,仍直视着前方。



晓青慌乱了,摇晃着情人,见仍旧是一副瘫软在沙发扶手上的有气却没有动静的模样,她想到了叫救护车来,去拿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她又一次听见了,死去的孙硕在叫她的名字。



“晓青。”一双手搭上了她的双肩。



“啊。”她发出了一声尖叫,浑身一颤,筛糠一样的抖动个不停,孙硕的鬼魂扒住了她的双肩,凑近了她的耳朵边,呼着冷飕飕的气:“晓青,是你害死了我,把我吃的药替换了。”



眼角的余光中,孙硕的头越过了她的肩上,探出来了,她连忙闭上了眼睛,白天在墓地时已经见过,从土里冒出来的沾满泥土的鬼模样,再看一次,她没有那份胆量和承受力。



孙硕捏着晓青的双肩提了起来,将她朝后翻,半个身体翻过了沙发的靠背,拦腰横在了沙发靠背上,挂在上面,过程来的突然,她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孙硕,和白天在墓地见到时的样子不同了,他的皮肤焦黑,如同龟壳的纹路裂出了缝隙,缝隙中是滚热的熔浆,涌动着从缝隙中涌了出来,顺着皮肤滑落,眼前一黑,她失去了知觉。



再醒转过来的时候,晓青仍是拦腰挂在沙发的靠背上,窗户外面传来汽车的发动声音,她抓住沙发的靠背坐回了沙发上,看向没有合上窗帘的窗户,玻璃外面一辆轿车驶离了,她认出那辆车,是她买给情人的。



情人弃了她逃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呆在房子里。



晓青想到了自首,抓过手机,拨打了报警的电话:“我要自首,我杀了我的丈夫。”



晓青被接警后赶到的警察带上了警车,带入了侦讯室,她供述了犯罪的经过,婚后的蜜月期间,她认识了宾馆的一名前台接待员,被年轻帅气的他迷住了,想和他斯守在一起,但又不想向丈夫提出离婚,那会瓜分不到丈夫名下的婚前财产,她不想过回婚前的贫民生活,那就只有让丈夫死亡,这样,她就可以以寡妇继承亡夫遗产的合法名义,获得丈夫名下的一部分婚前财产,那是一笔足够她过着一辈子富裕生活的钱。



让丈夫死于一场意外不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他有心脏病,随身携带着救心药,晓青将救心药内的其中一粒,用同一颜色的,经过加工改造成同一规格的维生素替换。



接下来,她等待着,等着孙硕的心脏病突然发作的时刻,等着他服下了那粒混在救心药中的维生素,目的就达到了,他会被急救人员判定为因为没有及时的服下救心药而猝死,接着,没有人对他的死因产生怀疑而要求尸检,晓青将他的遗体送去火化,烧化成一盒骨灰,再也不可能通过遗体查出死亡背后的真相。



事情的发展顺着她的预想,一直进行到孙硕的骨灰被入土埋葬后,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她所担忧的范围,孙硕的鬼魂从地下冒了出来,让她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不自首坐牢,就会被亡夫的鬼魂害死。


pre_thread婴儿next_thread下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