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23|回复: 0

星和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7 17:37:08 | |
那是一个星光璀璨的大好晴天,点点繁星修饰着这墨蓝的夜空,将这世界显得祥和宁静。

他就在那静默的星空下站着,水银的月光将他修长而挺拔的身躯显得更加的圣洁,远远望去,犹如九穹天际下凡的仙人,美得不可方物。

纯黑的软发伴随着细细的夜风拂拂而动,他抬起头,用黑曜石般漂亮的眼睛温柔地望着迎面而来的人,嘴角不由自主地弯起了一道发自内心的温柔的弧度。

“辰,等很久了吗?”

走来的同样是一个无比俊美的少年,亚麻色的短发随着他优雅的走路姿势而轻轻舞动着,在碰上他目光的那一刻,星的脸莫名地红了。

月色的遮掩让辰看不出星表情的变化,他一如既往地露出宠溺而温柔的笑容揉了揉星的脑袋:“等再久,只要知道你会来,那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星静静地任由他揉搓自己的头发,实际内心已经如有一只惊慌迷路的小鹿肆无忌惮地乱蹦乱窜,一股酥麻的莫名滋味儿触电般在辰指尖有意无意轻擦到他额头的时候而生。

似乎是感受到人儿的不安,辰猝不及防地将一张好看的脸凑近在了星的咫尺,一呼一吸之间都带着让星悸动心颤的躁动:“怎么了吗?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不……我……我没什么……”

不知该做如何反应的星忽然一把推开了几乎贴身火热的辰,拔腿就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不去看流星了。”

“……”

辰也没有去追,他知道,他迟早会是他的池中之物。

第二天再遇见辰的时候,星的目光慌乱闪烁着,直到辰喊了他一声,星才迟疑地“嗯”了一句,耷拉着脑袋感受着自己“噗通”直跳的心,脑袋乱哄哄的一团糟。

“辰辰——”悠然长绵娇脆的声音忽如而至,一个粉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再定眼,已经贴在了辰的身边亲昵地挽着他的手。

“小西?”辰不动声色地掩饰了心中的不悦,阳光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存在,“怎么了吗?”

以为心上人对自己也是有意思的夏小西更加放肆大胆地贴近了眼神已经逐渐冰冷的辰:“今晚我们去看电影,好吗?”

“……”辰刚想拒绝,却敏锐地捕捉到了星眼里的一丝心伤,心中陡然有了主意,点点头,同意了。

“辰辰你真好!”

一直以来都被拒绝得毫无理由的夏小西兴奋得难以自控,手舞足蹈,这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在星的眼里看得尤为刺眼。

自己……其实是不是多余的呢?

他脑子忽然打了个激灵,怎么可以这么想?

辰是他视如兄弟的大哥,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想!

没错过面前羞涩的少年一丝一毫纠结表情的辰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加优美了。

电影院里,今晚打扮得及其美丽的夏小西故意挤在了星与辰的中间,一口一句亲爱的腻歪的味道几乎要淹死周围的单身汪,同时也看得星心中堵着一口气,闷得慌。

他故意闹小脾气的将手横放在二人的中间,眨巴着闪亮亮的眼睛道:“辰,你说为什么那小三儿明知道自己是小三还非要贴过来呢?”

辰似笑非笑地望着貌似纯然无辜的星,知道他的意思,还是故意问:“为什么呢?”

“是哦,小西你知道吗?”星又将这个问题扔给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夏小西。

她不是不知道这二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没听懂星的晦暗所指,但她随即冷笑一声:“因为她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啊……”

“谁说的?”辰又绽出了一个完美无瑕的笑容,忽然伸手将正委屈地嘟着嘴无言以对的星一把搂入了怀里,那温热的唇,紧紧地与之贴上,视四周观众如死物,只愿得一人心,哪怕外界流言蜚语遍天飞。

“嗯……”

星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又觉腰际一紧,他的身子已经软了下来,只希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直至永远。

“!!”

现场观众一片哗然之声四起,好事之人甚至是吹起了口哨,夏小西看得两眼几欲喷火,却又知自己不过是一座搭线的桥梁,只能恼羞成怒恨恨离去。

“嘿嘿嘿……”

原本闹哄哄的内场忽然被一把尖刺而更为疯狂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

“嘿嘿嘿嘿嘿嘿~~~”

那悠长的声音仿佛无处不在的在这稍微有些闷热的内场的每一个角落响起,让人完全认不清来人究竟在何处?

“……”辰将身体略略发抖的星更加搂紧了,柔声安抚道,“只要有我在,何惧一切?”

星的身体这才停止了惊惧的颤抖,只是内心的惶惶不安却不见丝毫的减少,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

“辰,你忘了吗?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一个白色连衣裙的翩翩少女漂浮在了空中,苍白的容颜因为笑容的扭曲而透着一丝恐怖的气息。

“她没有脚!”一个裙底下的路人甲忽然惊恐地大喊,被少女一粒小石子砸晕了,她娇斥,“谁再看本姑娘挖了他的狗眼。”

全场人即刻齐刷刷地低下了头,但心中还是愤愤不平地叽咕:“不让看你丫穿裤子啊!”

“辰,你可还记得我?”披了一身白色圣辉光芒仿佛熠熠生辉的少女笑声如铃铛般清脆,她慢慢飘近在了辰的直面,“你应该是忘了的,毕竟穿越过时间隧道的脆弱灵魂,怎么可能还能拥有自己的记忆?”

“……”辰安抚地拍打了下身体又颤抖起来的星,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对了,我得自我介绍一番,我叫花夏,是地狱使者,也可以叫我——勾魂无常。”

场内忽然如死一般的寂静,似乎是有多只无形的大手悄然无声地掐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脖子,连呼吸都困难。

是有理由相信,她所说的,是真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辰的表情骤然冷却,混乱成一团麻线的脑袋似乎有一道凌厉的光芒如披荆斩棘的利刃一刀劈开,他记起了什么,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怀内的人儿,猛地将他一把推开,自己也被摔倒的他心痛得踉跄了几步。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不可能是真的!!”

辰捂住了脑袋,大口大口喘息着,他疯狂地吶喊着,声音痛苦而悲切。

“为什么不可能呢?那次是一个意外,这具身体的原主来寻,我只能将你带回原来的时空了,放心吧,回去后,你还是会失去记忆从头开始的。”

花夏同情地用长长的镰刀搭在了辰的前面,正想将他的魂勾出来,星忽然扑上来一把抱住了第一次这般失态模样的辰,他侧过身子,用坚定的眸子注视着面前的女人,一字一句地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带走他!”

“这是为何?”花夏大概也猜得出七八,掌握生死大权的她还是好心情地问。

“我爱他!”星毫不犹豫地回答。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花夏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得无可救药,“爱上自己吗?呵呵呵,真是可笑之至!”

“你说什么?”星诧异地望着辰,亮如辰星的眸子充满了疑惑,“她说什么?”

“我……跟你走……”

没有回答星,过来好半晌,辰才沙哑着嗓子低低地道,“什么都别说……”

“嗯……好吧……”花夏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跟我走,我会让这里的人都失去记忆。”

“谢谢……”

“辰……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即使笨拙的星隐约也猜出了什么,他急速地喘着气,张开两手像母鸡护住小鸡一般挡在了辰的面前,他不停地摇头用惊慌的眼神盯着笑意吟吟的花夏喃喃自语,“不要,不要,不要……”

花夏没有回答他,她长长的勾魂镰刀直接穿过了星的身体,落在了辰的头顶上,只是稍微一用力,那魂儿就从辰的身体勾了出来,她挑挑手指,将原主的魂扔回了他的身体里,露出一个俏皮的笑脸:“棒打鸳鸯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星,保重自己……”辰知道星已经看不见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喊了句。

“辰!”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星猛地抬头朝辰的方向望了一眼,眼神又黯淡了下来,“你……将辰带走了?”

“嗯,保重。”花夏顺手将辰的魂魄收在随意袋里,口中念了一连串咒语,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简单粗暴的昏迷……

隔日。

偶遇了初次见面了辰,星愣住了。

“有事吗?”那个叫辰的少年微微一笑。

星晃了晃脑袋,回以微笑:

“不,只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pre_thread神秘声音next_thread狐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