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62|回复: 0

化妆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5 16:45:05 | |
中学毕业后,为了爱好的林荫堤放弃高中去学了美容,林荫提喜欢化妆,在她的努力和坚持下,林荫提成了一名化妆师。

开始时她是个正常的化妆师,给活人化妆,后来,她成为了殡葬化妆师,给死人化妆。

林荫提并不是自愿想转行,现在化妆行业不景气,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林荫提第一次接触了给死人化妆,那给自己的母亲化妆。

林荫提的母亲在一次车祸中不幸离去,这对她无一不是巨大的打击。

母亲死的很安详,对于爱美的母亲,林荫提强烈要求在母亲入葬前给她化一次美丽的妆容让她漂漂亮亮的再走。

眼见母亲的尸体就躺在自己面前,林荫提还是有点忌讳,虽然是自己的母亲,但毕竟是个尸体,恐怖片里尸变什么的想起来就让林荫提有点后怕。

好在母亲的脸没有在事故中撞坏什么,林荫提化起妆来还算顺手。

她按照一切正常的化妆流程给母亲化上了一个她还算满意的妆容,第一次的完成让她很有成就感。

恍然,林荫提觉得给死人化妆是一种还有点轻松的工作,因为死人不会动,不像活人一样挑三拣四。

正好看到一家殡仪馆在招收殡葬化妆师,工资也不低,想想后,林荫提还是去应聘了。

很顺利的,林荫提被雇佣了。

接触那种脸部完整的尸体,有了尝试过的第一次,下一次化起妆来林荫提还是挺习惯的。

脸部完整的尸体还好,可是偏偏遇到不少那种断胳膊缺腿,脸部毁容残缺的尸体,死状都看起来渗人,林荫提就有点害怕了。

光是给这些残缺不全的尸体打防腐针,林荫提都有颤颤巍巍,她极力说服自己去克服心里的恐惧,在少许的紧张下,林荫提还是完成了一个不错的妆容。

一切不适应,只要习惯就好。

工作时间长了,林荫提也就习惯了面对大部分尸体,有时候就算很恐怖,林荫提也免疫了。

这天傍晚,就在林荫提快要下班时,殡仪馆外急匆匆的推进来了一具尸体,管理人员拜托林荫提在留一下把这个尸体的妆容完成下再走,林荫提本想拒绝的,不过看了看尸体的整体样貌,还算完整,反正也没事干的林荫提就答应了留了下来。

掀开尸体身上的白布,拿出化妆品准备动手时,林荫提呆住了。

她好美啊。

美得脱俗,出尘不染。

林荫提细细端详着她的五官,很精致美艳,就算不化妆,也可以很好看。

竟然被这样一张美丽的脸蛋给吸引住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右边脸有一道手指长的疤痕,虽然不很触目的明显,可还是略有惊扰了她的总体美。

林荫提决定好好的给她化好,让她更美。

林荫提格外仔细的给她上粉底液,涂腮红,打高光…一步一步不敢懈怠,主要的也是把她脸上的疤痕遮住,在点缀下让她的五官更立体。

直到最后的她变的更加完美,林荫提才松了口气,这样的美妆容衬托,她也许看到也会高兴吧。

只可惜美人薄命,眼前的她还那么年轻,林荫提惋惜的叹了口气。

就在她回神时,林荫提看到,有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留下…

“她怎么会流泪?”

泪痕清晰的留在脸上,抹了妆容,她的眼睛紧闭着,神态很安然。

林荫提不敢往那方面想,出于本能给她擦拭了泪痕后再给她补补妆,一切完整好后,林荫提才离开了。

在林荫提回家的路上,她看到一个女人从她面前一闪而过,对于那女人,她有种熟悉感。

那个昨天林荫提化好妆的美艳女人的就在今天早上火化。

林荫提也去看了,因为对她美丽的面孔记忆犹新。

看到了她的家人,她的母亲正扶着她的尸体哭泣,旁边站着两个面露悲伤之情的男人,一个年长是她的父亲,另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应该是他男朋友吧。

尸体推进火化的炉子前时,林荫提没看错的,那尸体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正好被看到的林荫提心惊的一跳。

留在几天后,林荫提对那个女人的好奇感越发的多。

林荫提某天在街上时,突然碰到了一男一女两个好似认识的人。

近处一看时,那男的正好是那天火化时那个女人的男朋友之类的人物,而那个女的,跟那个尸体的面容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她脸上,没有那疤痕罢了。

看到跟她一样的面孔时,林荫提很是惊讶。

晚上,她睡着时,就梦到了那个女人。

女人告诉她,自己是被亲妹妹害死的。

她把一切缘由都说给了林荫提听,原来林荫提看到的只是她的双胞胎妹妹,她妹妹自从见过她男朋友后爱上了她,也就是那个林荫提所见过的年轻男人,她不知情,而且就算妹妹喜欢,这种两情相悦的事情,她也很放心自己的男朋友,可,她两还是背着她在一起了,亲眼所见的她很伤心,她也闹过,反而事情越来越复杂不堪,妹妹和她的男朋友,为了解决她这个后患,两人下药害死了她,两人谋划的很精密,事后处理成功混水摸鱼。

她两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可怜她的父母却一直以为她是食物中毒。

她好不甘心,她不愿离去,但她无法接近那两人去报仇。

于是她想借助善良的林荫提,帮她揭发那两人的罪行,犯罪就是犯罪,不应该不受到罪恶的惩罚。

女人在梦里求着林荫提能帮着她一把,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是的。

这梦太真实了。

醒来后的林荫提竟然多出一身冷汗,总在思索着,到底该不该帮。

还是下定决心,报了警,希望警方能重新处理女人的案件。

女人每天都会给她托梦,告诉她一些线索,林荫提根据女人说的去寻找去做,终于有了可提供的证据。
pre_thread噩梦next_thread割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