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18|回复: 0

兰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2 16:47:03 | |
也许是因为从小被管得很严,兰兰的性格非常懦弱,尤其是在她上大学以后,住进宿舍以后,这种性格被更多地凸现出来。

很快,宿舍里其他的三位室友就看出来兰兰是个好欺负的人,所以平时在兰兰面前都是趾高气扬的,把她当成佣人一样使用。偏偏懦弱的兰兰一点儿也不敢反抗,真是让三个室友越来越乐在其中。

这天晚上,兰兰正在自己的书桌前看书。

坐在一旁的馨馨看了兰兰一眼,大声说:“好无聊啊,咱们干点儿什么呢?”

诺诺和旭旭看了看馨馨,马上会意,于是说:“要不,咱们来玩儿碟仙吧。”

兰兰回头看着馨馨。

“看什么看!”馨馨注意到兰兰看她,马上严厉地说:“我们三个要玩儿碟仙,跟你有什么关系!”

兰兰没有说话,继续看书。

“唉唉,有没有眼力见!我们要开始玩儿碟仙了,还不去准备东西!”诺诺大声说。

兰兰马上起身,在桌子上放好了纸,碟子,还点上了白蜡烛。

三个室友马上聚在桌前拿好了笔。

“我渴了。”旭旭说:“兰兰,帮我们冲奶茶。”

“哦。”兰兰马上去冲好了奶茶,坐在一旁看着三个人玩儿。

“碟仙,碟仙,请出来。碟仙,碟仙,请出来。”

其实,兰兰很想融入室友们之中,但是情商不算高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室友们接受自己。

忽然一阵风从窗户里吹进来,立在桌子四角的白蜡烛被吹灭了,整个宿舍只有兰兰桌子上的台灯还亮着。

“碟仙,是你来了吗?”馨馨问道。

放在纸上的碟子轻轻动了起来,指向了一个字:是。

馨馨兴奋地笑着继续说:“碟仙碟仙,我男朋友跟那个狐狸精究竟有没有事儿?”

碟仙缓缓动了,最后停在了有字上。

馨馨嘴巴一撇说:“我就知道他们这对狗男女有问题,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碟仙碟仙,我要是对男神表白他会不会拒绝我?”诺诺问道。

碟子停在了“会”字上面。

诺诺撇着嘴一脸怒气不再说话。

旭旭嘴角掠过一丝邪笑说:“该我问了,碟仙碟仙,我这次考试会不会挂科?”

碟子依然在“会”字上面,一动不动。

旭旭瞪了坐在旁边的兰兰一眼说:“都是因为你这扫把星在这里,我们问出来的答案都是不好的!赶紧给我滚出去,看见你就碍眼!”

兰兰心里委屈,但是她逆来顺受已经习惯了,所以只能默默退出了宿舍,在楼道里默默抹着眼泪。

又过了好一会儿,馨馨才把兰兰叫了回去。

三个室友都已经上床休息去了,兰兰看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知道这是她的事情。

就在兰兰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准备上床去睡觉的时候,忽然看到桌子前有一个人影晃了一下!仔细一看,只见一个长相俊美的男生的身影站在桌前,正微笑着看着她。

“你是谁?”兰兰心中一惊,急忙问道。

可是,还没等兰兰话音落下来,那男生的身影忽然就不见了。

“兰兰你叫唤什么啊?”馨馨没好气地问道。

“我刚才看见有个人影!”兰兰急忙说。

馨馨抬头看了看宿舍里面说:“你神经病啊,哪有人啊!”

“可是你们刚才玩儿碟仙了,会不会是……”

“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们找来鬼了是吧?你这恶毒的女人,盼着我们死是不是?”馨馨指着兰兰,大声骂道。

兰兰急忙摆摆手说:“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啊,赶紧滚回你床上睡觉去!”

没办法,兰兰从来不敢跟室友们顶嘴,只能灰头土脸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偷偷抹眼泪。

睡到半夜,兰兰输在忍不住来自于膀胱的刺激,起身去上厕所。方便完了刚一推门,迷迷糊糊看到有一个人正站在厕所外面!

兰兰急忙揉揉眼睛仔细一看,眼前哪有什么人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兰兰只觉得浑身发冷,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于是几步跑回宿舍,钻进自己的被窝。

忽然,透过被窝的缝隙,兰兰看见馨馨从床上坐了起来。是要去上厕所吗,馨馨胆子很小,晚上从来不敢一个人出去,看来自己还得去一趟,早知道刚才就不起来了!

就在兰兰准备从被窝里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馨馨的身体变得很直,好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提着一样,竟然直直地从上铺飘了下来!



作者寄语: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兰兰惊得浑身一震,但是她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只是透过缝隙目不转睛地看着行为怪异的馨馨。

馨馨飘到地面上,鞋也没穿,两条腿像是很久没上有的机器一样,机械地迈开步子,无声的推开宿舍门走了出去。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兰兰虽然很害怕,但是耐不住好奇心,于是就起身,悄悄地跟了上去。

推开一点儿门缝,兰兰看到馨馨正所在楼道的一个角落里,身子缩成一团,两手抱着头,正在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兰兰忽然注意到,两个人的影子慢慢出现在馨馨旁边的墙壁上,慢慢从平面变得立体,很快就变成了两个从墙里面走出来的人!

那个男的,正是兰兰刚才收拾桌子的时候看见的那个朝着她笑的人,而他身边那个女的,面色苍白,表情僵硬,大大的黑眼圈,脸上还擦着两坨夸张的腮红。身上的衣服都是纸做的,动作非常机械。

兰兰吓得瞪大了眼睛,身子抖动起来,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没发出一点儿声音。

那男的轻蔑地看了看所在墙角的馨馨,对那纸衣女人说:“我从来不打女人,你来收拾她。”

纸衣女人马上走到馨馨身边,手轻轻一挥,馨馨抱着头的手马上垂了下来,身体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一样瘫了下去。

纸衣女人马上挥起巴掌,朝着馨馨的脸就狠狠扇了上去。只几下,馨馨脸上的皮肤就被打得脱落下来,整个人倒在血泊之中,不省人事了。

纸衣女人又伸出手,掐住馨馨的脖子一用力,只听“咔吧”一声,馨馨的眼睛突然睁开,随后眼神就开始涣散,她死了!

兰兰轻轻往后退了几步,爬上自己的床,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兰兰透过被子的缝隙看到那男的和纸衣女人无声地走进了宿舍。

那纸衣女人扫视了宿舍一眼,突然伸出两只手,两只胳膊迅速伸长,分别伸到诺诺和旭旭的床上,竟然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两个女孩儿提了起来,扔在地上。

诺诺和旭旭瞬间被惊醒,惊恐地看着那个男的和纸衣女人,抱在一起全身瑟瑟发抖。

那男的轻蔑一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用严厉的眼神看了看纸衣女人。

纸衣女人僵硬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及其不自然的微笑,身子轻轻飘了起来,一直飘到诺诺和旭旭面前,抓住她们的头发,嘴里竟然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诺诺和旭旭吓得大声叫着,身子扭动着想挣脱,但是根本就做不到,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似乎根本碰触不到那纸衣女人。

那男的站起身,来到兰兰床前,轻轻掀开了兰兰盖在身上的被子。兰兰一个激灵,所在床角,惊恐地看着男人。

那男的正用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表情对着兰兰,伸出手指了指痛苦的诺诺和旭旭。

只见那纸衣女人一用力,诺诺和旭旭竟然被拎着头发提了起来!她们痛得哇哇大叫,大声叫兰兰快来救她们。

但是那男人站在床前,兰兰根本就一动都不敢动,何谈去救她们呢!

也许是承受不了两个人的体重,诺诺和旭旭的头皮终于裂开了,两个人掉在地面上,脑袋上的鲜血瞬间流成一滩,惨不忍睹!

兰兰实在忍不住了,壮着胆子问那男人:“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伤害她们?”

“这也不能怪我啊!”那男的说:“是她们把我召唤出来的,所以她们一定要付出代价!”

“不!不!”兰兰拼命地摇着头,满脸都是泪痕。

“更何况……”那男的接着说:“我刚才来的时候,就已经对你一见钟情了。她们那么欺负你,你让我怎么能不心疼呢!”

“不!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男人微笑着凑近兰兰说:“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说着用发白的嘴唇轻轻碰了一下兰兰的嘴唇。

兰兰瞬间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凉意袭遍全身,眼睛一翻就倒了下去。

等兰兰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床前,右手被先前那个男人轻轻牵着。

兰兰心里一惊,刚想把手抽回来,忽然看见竟然还有一个自己挣瘫在床上,眼睛翻着白,显然已经死了。

兰兰茫然地看了看宿舍里面,只见诺诺和旭旭的头皮被仍在她们的身边,而她们早就没有了气息。

“亲爱的,你反抗不了我的,跟我走吧,我会对你好的。”那男人一边说,一边露出邪魅的微笑。

兰兰看看那男人,那表情不可抗拒,让习惯了逆来顺受的兰兰无从拒绝,只能垂下头,默默接受。

pre_thread吃肉next_thread血玫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