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13|回复: 0

托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0 17:08:06 | |
相传人死了,父母会给自己死去的女儿穿上她生前最喜欢的鞋子,那么女儿的灵魂会附在鞋上,从此以后,被人称为“鞋魂”。

肖沐妸家邻居前几天死了人,那个死去的人正好是她闺蜜林夕月。

肖沐妸和林夕月同一个高三学生,由于刚刚快毕业,可没想到事发突然,林夕月意外的死去了,可她是怎么死的,没有人知道,除了肖沐妸知道,因为在林夕月死之前她们是在一起的。



肖沐妸一进来开始就被林夕月的遗像吸引了,她感觉照片上的人好熟悉,好想在哪儿见过似的,但是她想不起来了。

很多人安慰着林夕月的父母,只见她母亲点了点头,抽泣着起身将摆在桌上的白色的鞋子提了起来,面目惨白地看着女儿的遗像,微微哽咽着:“夕月啊,我的女儿啊,妈将你喜欢的鞋子带给你了,你在地下穿着吧,妈不希望你脚着凉啊。”

说着说着,将白色的鞋子扔进火盘里,浓烈的大火烧没了鞋子,而这一切都被肖沐妸看在眼里,她不知道为什么心生有点儿不太舒服。

自从亲眼看见那双鞋子烧没了之后,她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梦见林夕月来找自己,一直缠着自己,凄惨地对她说“为什么?为什么?”

肖沐妸搞不懂为什么一次两次会梦到林夕月,她和她没有什么深渊啊?真奇怪,她想来想去,可能是自己想太多,高考压力太大了吧。

当天晚上,午夜时分,肖沐妸躺在床上睡着,她的额头上出了好多好多的汗水,眉头紧皱着,好像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事儿,微微张开嘴,喘不过气来。

肖沐妸猛然一醒,起身坐在床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她梦见林夕月来找自己了,她甩了甩头,让自己不要想太多,准备下床去洗手间。

突然视觉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不远处有一双白色的鞋子,鞋头朝床,肖沐妸被惊住了,因为这双鞋子正是林夕月的父母烧了的那双鞋子,而且听说鞋头朝床,会出现鬼压床,不吉利。

肖沐妸走过去捡起来将那双鞋扔在窗外了,肖沐妸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去了洗手间,当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

一眼扫过了地面,那双鞋好好的躺在地面上,鞋头还是朝床,一开始肖沐妸以为是看错了,她揉了揉眼睛,在定眼一看,那双鞋依然还是在地面,只不过鞋上多了鲜血,其他的没什么改变的。

鞋口处喷出鲜血来,散满了一地,肖沐妸越看越害怕,便后退了几步,掉头跑进了客厅。

客厅的桌子上又多了一个东西,还是那双鞋,还真是阴魂不散,肖沐妸从内到外都发冷,恐惧从心生而出,大喝一声,“你到底要干嘛?为什么要跟着我?”

半空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肖沐妸,你好狠啊,居然把我丢下了……”

肖沐妸一听,急着看四周,没有人,到底是谁再说话?

“肖沐妸,你不记得了吗?呵呵……做了亏心事还敢忘记…”声音再次传来。

画面一转,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林夕月和肖沐妸两个人走在阴森的小径上,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漫长寂静的街道看不见行人,背后脚步声似有却无,肖沐妸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头皮发麻,仿佛后面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她的后背,扯了扯林夕月的袖子,小声地说:“我总是感觉有人是在跟踪我们。”

林夕月天生就是大胆,什么都不害怕的,她一脸嘲笑道:“怕什么?有本小姐在呢?就算是有人来了,也不敢抓咱们。”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身后有两个人拿着刀架在了林夕月和肖沐妸的脖子上,高个的男子将嘴凑到林夕月的耳边,威胁道:“别动,再动,你这脖子就要开花了。”

满嘴的酒气熏天,让林夕月不满的皱了眉头,嫌弃地别过头,肖沐妸被吓得已经都不敢动了,眼眸被一层水雾盖住了,嘴上不争气地求饶:“大哥,放过我吧,我就是路过呀。”

身后的胖子那会听她的话,他那肥胖的手早已摸上了肖沐妸的腰,一脸的猥亵,嘿嘿地笑着:“这小娘们真骚,今晚有口福了。”

“是啊,这胸真丰满。”高个的男子伸出手摸上林夕月的胸上。

林夕月此时是受不了,她压住怒气趁高个的男子和胖子说话,抬起脚,踩在了高个男子的脚。

高个的男子吃痛一声,将林夕月放开了,得到呼吸的林夕月一脚踹在了胖子的腰上,将肖沐妸往自己一边拉,“肖沐妸,快跑。”

“妈的,臭娘们,敢跑。”高个男子叫骂道,追了上去,还好因为腿长的缘故,一下子追上了林夕月,并抓住了她的头发。

高个男子因为胸口的怒火,将林夕月当发泄口,打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大的惊人,能将骨头打碎就不错了。

“啊…”林夕月捂着脸摔在了地上,林夕月的左脸上清晰而见的红印,微微有些肿了起来,就算林夕月是个什么都不怕的女孩,可一辈子也没受过这样的罪,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肖沐妸,你快跑,报警然后救我。”林夕月此时还没有被哭晕了头,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自己也救不了自己,肖沐妸也救不了她,还不如牺牲自己让肖沐妸去报警。

肖沐妸咬了咬牙,奋力的往前跑,眼泪划在脸颊上,低落在衣服上,她什么都不要想,想的就是跑,赶紧跑,跑到警察局。

突然马路上闯来一辆大货车,把肖沐妸撞飞了,然后狠狠的摔在地面上,肖沐妸闭上了眼睛,嘴角吐出鲜红的血,好疼真的好疼,林夕月,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了。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失去了记忆,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也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而且还有一件事似乎并没有做完,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画面就到这了,肖沐妸此时是满脸泪流,她对着空气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空气中却再也没有了那个声音了,可让肖沐妸却慌了起来,满屋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突然一个黑影掠过窗头。

“谁?”肖沐妸望窗户看去,只见窗户什么也没有,奇怪的是屋里并没有什么风,窗户也没开,窗帘像是被风吹了起来一样,让人看感觉有个人在窗台坐着。

“你是林夕月吗?”肖沐妸小声地问,她虽然害怕,可到底,还是她自己做错了事,如果不是她,林夕月也许还好好的活着。

在这种黑暗中,肖沐妸的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头皮发麻,仿佛窗台上有眼睛在看着她,她闭上眼睛,在也不敢凝视黑暗中的窗台。

一股凉意穿透后背,刺进骨中,仿佛禁锢千年的寒意突然得到释放,让人在大脑无法思考的一瞬颤抖起来,最后的恐惧间接被诡异的冰冻了,背后好像有人在她的耳边吹着冷气。

肖沐妸浑身僵住了,她扭着脖子想要回头看看,可内心的恐惧却是在逼着她不要回头看,耳边飘进了一句话:“你帮我报仇,抓那两个人面兽心的强奸犯,我不怪你了。”

“啊……”肖沐妸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满脸的汗水,她完全的清醒了,顷刻间进入了一间熟悉的环境,那是自己的卧室。

后来,那两个人面兽心的强奸犯在肖沐妸和警察的共同协助下抓获了,那两个人因为强奸和潜逃被法院判了无期徒刑,终身在牢里度过了。

pre_thread时欣next_thread做鬼也嫁给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