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36|回复: 0

时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0 17:02:31 | |
时欣是一个很懒的人,懒到什么程度呢?

这么说吧,她已经有一年没有下过床,要不是有一天丈夫刘毅因为有事回家晚了点,没有及时给时欣做饭,被时欣拿着拖鞋赶到大街上,周围的邻居一定以为她是一个不会走路的残疾人。

“小刘啊,你妻子这么懒还这么凶,你还要她干嘛?跟她离婚吧,阿姨再给你介绍一个好的。”隔壁阿姨在菜市场遇到买菜的刘毅,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用了,其实小欣挺好的。”刘毅腼腆的笑笑,拎着菜回家。

“王八蛋,干嘛去了!快点做饭,饿死老娘了!”时欣窝在沙发里,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机,头也不回的说。

“好,一会就好。”刘毅好脾气的笑笑,转身进了厨房。

一盘肥腻腻的红烧肉,一盘黄花鱼,一盅排骨汤,糖醋里脊。香味十足的菜摆了满满的一大桌子。

“老婆,吃饭了。”刘毅走到时欣的面前,温柔的说。

“不,我要看电视!”时欣两眼死死的盯着电视说。

“那我喂你好了。”刘毅眼里似乎能溢出水来,端着满满的一盘红烧肉跪坐在时欣的面前。

“啊......”时欣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电视,大大的张着嘴巴,似乎已经习惯了被这样伺候。张嘴的同时,刘毅手里的勺子便及时递了上去。

说来也奇怪,刘毅喂给时欣的明明是高热量的食物,但时欣就偏偏长不胖,这也是时欣为什么会肆无忌惮的大吃大喝还不肯运动的原因。

这种日子终于在几年后的某一天得到了改善。这一天,刘毅一如既往的出去买菜,时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突然她肚子痛了起来,这时家里又凑巧没有了纸。

小区里是有一个公共厕所的,看厕所的管理员那就有卖纸。犹豫了一会,时欣决定去公共厕所卖一包纸巾。

她踢踏着拖鞋去开门,到了楼下买了一包卫生纸就往回走。

“你们知道吗?我隔壁啊有一个女人可懒了。”说话的是当初劝刘毅离婚的那个阿姨。

“每次都是她老公洗衣做饭不说,竟然连家门都不出,活像一只寄生虫。她老公早晚会把她甩了的!”阿姨愤愤不平的说着,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时欣看在了眼里。

回到家里,她看了看外面挂着的衣服,是老公洗的。再看看家里干净的地面,是老公拖的。饭菜也是老公做的。一直以来她都习惯了老公的付出,自己却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一切。

她突然感到了特别后悔,自己不应该再这样了。不能总是靠着老公生活。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对待老公。不然就真的像那位阿姨说的那样,会被厌倦了的老公甩掉。

咔哒,门被推开了。刘毅拎着大包的肉类走了进来。接着他惊讶的看着主动迎上来的老婆忘记了如何反应。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妻子勤快的上前为他接过菜,还主动对他嘘寒问暖。

“老公你辛苦了,今天就让我来做饭吧。”时欣笑意盈盈的说,拎着菜进了厨房,留下了呆立在客厅的刘毅。

很快,饭菜做好了。当时欣端着一碟红烧排骨出来的时候,刘毅还呆立在客厅里。

“老公干嘛啊?吃饭啦!”时欣娇嗔的说,把刘毅拉进了客厅的桌子上。不可否认时欣做的饭还是很好吃的,只是刘毅却有点食不知味,他的眼睛一直在闪烁着看着勤快的时欣。

第二天,当时欣起床的时候刘毅已经去上班了。她看着洗衣篮里摆着的衣服,以前这些都是留刘毅下班洗的,而这一次她决定由自己来。

洗完衣服,又拖了地,时欣几乎把房子全部整理了一遍。 她突然感到腹部传来一阵不舒服的感觉。但是由于不甚明显,所以她也就不当一回事的出门买菜了。

当刘毅回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妻子时欣在楼下的广场上学习广场舞,她似乎很开心,跳舞跳得特别激烈。刘毅不禁阴沉了脸。

“老公你回来啦!”时欣高兴的上前,却发现刘毅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老公你怎么了?”时欣担心的问。

“谁让你出来的!”刘毅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的。他的表情让时欣感到一阵不安。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便被刘毅大力的拉回了家里。

“以后不准出去,不准做剧烈的运动,你只需要待在家里,我养你就好了!”刘毅一反平时的温和,几乎是癫狂般的大吼。

“你不可理喻!”时欣感到一阵难过,猛地推开了刘毅,冲进了卧室。

客厅里,刘毅呆呆的看着被甩上的房门,捂着肚子坐在了地板上。

“好饿......”刘毅眼珠泛红,流着口水喃喃的说。

卧室里,时欣难过的在被窝里哭,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明明变好了,为什么老公反而不开心了呢?她不懂,一点也不懂。

半夜,时欣感觉到有一个湿湿的人头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在这一刻,似乎前面所受到的所有的委屈都化成了泡沫。他情不自禁的拥紧了怀里的人头。

第二天,当时欣醒过来的时候,刘毅仍旧已经去上班去了。她看着窗外美好的阳光,心情格外的舒畅,而刘毅昨天生气所说的话,也被她扔到了九霄云外。

很快,整理好房间的她拎着手提袋出了家门。那个时候的她根本没有想到,这是她最后一次离开这一扇门。

夜晚,当时欣兴致冲冲的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脸色阴郁的刘毅。

“小欣,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呢?”刘毅走到时欣的旁边反锁上了门,温和的声音里夹杂着微不可察的冷意。

“怎么了?”时欣本来想问,但是下一秒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让她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时欣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床上。刘毅则是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温柔的看着她。

“老公你怎么了?”时欣看着这样的刘毅突然感觉到了害怕。

“小欣,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吗?那个时候,你还是一个可爱的胖子。”刘毅似乎回忆到了以前,嘴角泄露出一丝笑意。

时欣也回想到了以前,但是那却是她最不堪的回忆。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一个胖子,所有的人都讥笑她,只有刘毅不笑她,还温柔的对她说自己很可爱。也就是和刘毅同居之后,自己便慢慢的瘦了下来。

“就那么躺在家里让我喂你不好吗?为什么要出去!”刘毅突然再次开口,但是却跟原先说的八竿子打不到一边去。

“老公,你怎么了?别吓我。。。”时欣恐惧的看着刘毅拿着菜刀慢慢 的走向自己,瘦弱的四肢死命的挣扎着。

“呵呵,不听话是要受惩罚的!”刘毅依旧温柔的笑着说,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砍下了时欣的双腿。

“啊!”时欣发出剧烈的惨叫声,鲜红的血液喷在刘毅儒雅的脸上,看起来格外诡异。

当时欣还没有在失去双腿的余痛中缓过神来的时候,刘毅又挥起了手里的菜刀往时欣的手上砍去。最终,时欣变成了一个没有了四肢的女人。

“这样,你就不会再离开我了。”刘毅怀里抱着鲜血淋漓的四肢温柔的对床上眼睛紧闭,面色惨白的时欣温柔的说。

夜晚很快到来,当万家灯火悄然泯灭的时候,时欣也终于自昏迷中悠悠转醒。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没有了四肢的身体,终于意识到了丈夫竟然是一个神经异常的变态。

就在她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了。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小欣。”刘毅喃喃的声音响起,湿漉漉的头钻进了时欣的怀里。时欣没有动,她对刘毅已经感到了一阵强烈的恐惧。

许久,时欣忍不住好奇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幕几乎让她失了声音。

刘毅的头,竟然真的是埋在了她的怀里!他的整个头都钻进了她的肚子里,而且还发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啊!”时欣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刘毅猛地顿住,从时欣的肚子里缓缓的抽了出来。

“小欣。”刘毅继续温柔的看着时欣,但是那一头的鲜血和嘴角挂着的肠子已经让时欣的承受力到达了极限,时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猛地收缩了一下,然后迅速像充过了气的气球一样发出了“砰”的声音。

pre_thread王妹子next_thread托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