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17|回复: 0

梦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7 14:29:32 | |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忙完了白天的学习和校内社团会工作,快凌晨十二点我才能上床入睡。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让我累得只想赶紧睡着,让全身细胞神经好好地休息。

一闭眼,我感觉全世界都沉浸在安宁里。

“快……快走。”我迷迷糊糊地被人摇醒,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副可怖的场景——舍友浑身是血,满脸裂开的伤口趴在我身上,使我的瞌睡虫一下子被赶走,剩下的是慌乱无措和一头雾水。

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看着舍友倒在我床边,被吓得一下子蹦了起来,被不高的床板磕了脑袋的我顾不上疼,脑海里一片胡乱,敞亮的宿舍内一片死寂,舍友们一个个躺在地上,全身暗红血液布满地板,仿佛感觉到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敢相信,抓了脑袋使自己回想,这……平时大家不都好好的么,有说有笑,打打闹闹的好不愉快。可是,我真的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不,我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我床边已经一动不动如死鱼般的舍友,想起她刚才用近乎最后一口气跟我说的话,瞬间觉得背后一凉,直觉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收拾东西马上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我找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是凌晨两点,朝窗外眺望而去,天色还是暗黑暗黑的,而且蒙上一层厚厚的雾,使得我现在这个状况更加的阴森可怖。

周围静谧得没有一点声音,甚至四季都存在的虫鸣声也听不见了。我寻思着,会不会像恐怖小说里写的那样,全部人一夜之间全都惨遭厄运。可是,这找不到任何理由啊!

当下我觉得我应该马上离开!

收拾好了一切准备踏出宿舍门口,这样的关键时刻下我就不要拉什么行李箱了,直接在背包装写必须用品:手机,充电器,钱,身份证,银行卡,一套衣服!

“桀桀……”

等等!这什么声音?

脑子在快速运转的我不得不立即停下脚步,往后退去。

看着舍友们横七竖八的尸体,我不由得浮想联翩。赶紧跑去宿舍正门后的阳台,通过这第二条“逃生道”躲开。

不过好奇心驱使我想了解这声音的源头到底是什么。我在通往阳台的门扇前,也就是我床位的床架栏后蹲了下来,直钻进床底躲了起来。

刚蹲下就发现门口多了个高大的影子,我没敢再动,生怕被怎么地。我稍稍把头低垂靠近地面,尽量轻的动作没有触碰到旁边的行李箱。顺着地面我看到的是一双脚,沥青色的脚,粗厚的老茧子包裹着又长又黑的趾甲。我滴妈诶,这是什么鬼?

在心里默默惊呆了的我又有点颤抖,万一被发现了,不会死的很难看吧。眼看着地面上那双恐龙般的脚向我走来,心里越发忐忑不安的我腿竟然也开始软了!我心说完了完了,这下不会要死了吧?!

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科技现实世界啊,不是科幻小说画面啊!正在我心里抓狂的时候,发现灯光铺撒满的墙面上,一把斧头状的黑影,高高举起!

“咔!”一声应下,刚才还叫我快跑的那个舍友,被瞬间砍开了两截!

我眼泪顷刻间不知怎地掉落,或许是害怕,或许是伤心。

这下我相信这一切虚幻般的画面是真的了。背脊完全凉了,就像谁在我身后泼了一桶冰水,脑子咣当被震了,是的,我接受不了这场景!

眼看着一个人被分成了两半,血流成溪,汩汩而淌。人体里的器官组织火山爆发状奔涌而出,我快要抓狂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个声音在我心里、脑里,刹那布满。

这下,到我了。

我看清了那双脚的上身,是个女的?长发胡乱地垂着,身上、脖颈、手臂,乃至脸上全都是血,那瞳孔看不到一点白仁,黑黝黝的眼珠快要掉下来似的瞪着我!

我忍不住叫了出声,能听到阳台外都是我惊慌的尖叫回音。

“桀桀……”又发出了这样的怪音,我看着她再次把斧头举过头顶,朝我笑。

“我擦!你神经啊!”忽然听到一个女声。

随即我脑门及整个身子被什么板推动往墙面压去,一阵天昏地暗的疼痛后我睁开了刚闭上的眼睛,那个怪物被撞倒了似的跌得踉跄,门扇又压回门框,剩下的一些空挡伸出来一个头!

鸭蛋的可把我吓得不轻,又尖叫了一声。

“啊!你叫什么叫啊!”

“啊!你吓死我了啊!”我泪又被吓得飙了出来。

“快跟我跑啊!”那个女生说话之余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根长棍,从门缝伸出使劲又捅了那个怪物。我趁着赶紧扶墙起身,拉开门挡窜出阳台。顿时才明白她居然把晾衣服的木棍给拆下来了!

她扔下了长棍顺手带上门拉着我就狂奔,一直到阳台走廊的尽头,没路了,见她往阳台栅栏扶手一抓,再纵身一跃,抓着一根麻绳顺溜下去了!

我瞬间傻眼,这家伙是在玩儿命啊!

可是再回头看去,通往阳台的那扇门被一股力道冲塌了,心里惊了一下,最不希望看到的那个怪物正以每秒两米的速度冲着我来!

不行,豁出去了!心里有个声音突然冒出来,我不管了三七二十一,学着那个女生的动作一招不漏地抓了绳子一个劲儿旋转而下,这过程我粗估不到十秒。瞬间手掌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

“啊!快跑!”那女生拉着我拼了命地叫,我却一边被她拽拉着一边哭嚎,能想象这场景是多么疯狂。

“喂喂!醒醒!醒醒!”这个熟悉的声音,是我旁床?

这时一道光直射而来,我才瞬间醒悟,原来刚才一切惊恐都是在做梦!那我手干嘛辣辣地疼?

“你发什么羊癫疯?啊,睡个觉跟大闹天宫似的,要死啊!”我旁床插着腰一脸生气地对我吼道。

这下我尴尬了,整个宿舍的都投来奇怪的眼光看我。

我赶紧把脸捂了起来,却发觉脸上黏黏的,放眼前一看,手掌上血浆和微量的血花了我的手,这时旁床才告诉我,睡着觉以后开始又蹬床又翻身的,真是令她们吓个半死,结果我忽然坐起身双手攀着床上铺的围边摇啊摇……那些铁锈把我手割破了都不松手,后来踹了我一脚又把我踢躺下了才把我叫醒……

原来这恐怖的一切,是梦啊……太好了。

可是宿舍关灯后,我躺下翻身间发现了一样东西。我床头的行李箱旁,睡着一把斧头。

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pre_thread宝宝next_thread王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