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163|回复: 0

转校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2 16:26:37 | |
那一年我七岁,在我们村子里的小学读一年级。

我们村子的名字叫做周岗,于是那所矮矮的砖头块堆起包裹着的几间红砖绿瓦的的学校,就有了一个名字——周岗小学。

我就在这所学校里面读我的一年级,我在当时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周德中。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坐在教室门口第一排的位置。我的理由很简单,只是为了放学后,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教室,离开学校。

我讨厌学校,讨厌学习。可是我的成绩却出奇的好。

如果那个时候,你问我喜欢什么。我会说:我喜欢天空,喜欢小鸟。我渴望像它们一样可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只是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自由。

我还记得我的同桌是一个叫做周贝贝的女孩,我每天上学放学都会从她家门口路过。不管冬天夏天,她都喜欢穿一身红颜色的衣服,然后留着一头长长的马尾辫。

那个时候我觉得她是我们班里面最漂亮的。

我的后面是一个叫做周银玲的姑娘,她留着短发,皮肤有少许的黝黑,她的爸爸当时是我们村子里的村官。

我还有一个同学叫做高肖亚。那个时候的他,每天都脏兮兮的,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他丢过本子,丢过笔,还丢过书。他爸爸为此特意跑到镇上给他买了一模一样的语文教材书,他的书比我们班上每个同学的都要新。可是期中考试结果下来,他的语文却考了0分,数学2分。

四年后的语文课上,另外一位面孔的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读起了他的试卷填空。试卷原答案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而他填的却是: 海纳百川,(有了大砖);(大砖管用),无欲则刚。老师读完笑了,我们跟着也笑了。

像这类有趣的故事,我还能给你们讲很多。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如果老师有事不在,就会提前告诉我,让我带着大家一起学习。不过多数情况下我都是在带着他们玩游戏。

是的,我把多数的时间都用在了玩儿上。没事就趴在书桌上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树木;或者爬到教室的房顶上,望着远方。

然而即使这样,期中、期末考试,我都能拿着第一名的奖状回家。然后我的爸爸妈妈看到这样的我,就会很开心。

我知道他们开心是因为我那两毛钱一张的奖状上的第一名三个字。所以我在当时想:不管我怎么地不爱学习,但是每次考试我都要拿着第一名的奖状回家。

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也许只是想单纯的看到他们的笑,让他们开心。后来慢慢长大就知道了,因为在那个年代,这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我的小学一年级上半学期就这样光荣的结束了。接着度过了一个寒冷又漫长的春节,迎接着下个学期的到来。

生活在现在的小孩子,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寒冷了。现在的冬天,比那个时候的冬天要温暖的多。

那个时候的冬天真心的冷,冷到冬风冻烂了你的手、冷到白雪遮盖了你的脚、冷到干燥的空气冻裂了你的唇、冷到每天的二十四小时对于我都是一种煎熬。

春节结束了,学校的生活又将开始了。

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新同学。

他叫贾阿伟,转校生。

之前在的那所学校是他爸爸开的,私立,据说是因为招不到学生,倒闭了。

他爸爸到这边做起了老师,他也就跟着到了这边读书。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发现他学习很刻苦,学习成绩也很好。不管是语文老师,还是数学老师,对他都很好。

我明显感觉到,老师把对我的那份关爱,拿出一部分给了另外一个人。

他抢走了老师对我的爱,这个转校生。

抢走就抢走吧,这些对我来说,真的不在乎。我在乎的在教室窗户的外面,我在乎的是那个辽阔又空旷的世界。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到了一学期一度的期中考试。

考试成绩的结果是贾阿伟得了第一名,而我却得了第二名。

当我拿着这样的成绩回家的时候,虽然我爸爸妈妈他们嘴上没怎么说,只是说下次超过他就好了。但是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了他们的不高兴。

因为贾阿伟的出现,导致了我爸爸妈妈的不高兴。在那个时候的我,是这么理解的。

当时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在七岁的我看来,足以吓破胆的想法。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贾阿伟每天都在刻苦的学习。

三个星期过去了,贾阿伟不见了。

第一天没来教室上课。

第二天依旧没来教室上课。

第三天还是没来教室上课。

为此,同学们都感到很奇怪,都追着问老师:贾阿伟哪去了?

老师说了一句:他死了!

他死了。淹死的,就在学校后面不远处的那条河里。

后来听说,他被打捞出来的时候,眼睛是睁着的。打捞的人帮他合眼,合了三次,眼睛才算合上。

我印象中的那条河每年河水都满满的。据老年人讲,那条河里淹死过很多人。有大人,有小孩。有男的,有女的。

所以,那条河里再淹死一个人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当我听到贾阿伟死了的时候,我知道,以后我又可以拿着第一名的奖状回家了,然后就可以看到爸爸妈妈开心的笑容。

多年后我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绊脚石,有另一个词叫做竞争。

而贾阿伟就是我的竞争对手,就是我脚下的那块绊脚石。

可是,以后他不会再存在了。因为,他死了。

死了的人只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长眠于地下。

日子照常进行,学习仍在继续。

我还是像从前一样,身体坐在教室里,但是心却在教室外的那片天空。

一天, 我的同桌周贝贝问我:中,你什么时候喜欢学习了?

她习惯叫我中。

我说:没有啊。我还是我,喜欢天空,喜欢小鸟的我。

她说:不。我有时候感觉你像是换了一个人。像谁呢?

周贝贝陷入了思考。

然后突然说道:对,像贾阿伟。

那个时候也许是因为年少无知,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只是很少到教室的第四排去,并且贾阿伟这个名字也成了我的禁忌。

贾阿伟生前坐在第四排。

后来,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我都没有坐过第四排。我宁愿选择坐最后一排,也不会选择坐第四排。

周贝贝的这段话也提醒了我。我开始留意起自己,留意起自己的习惯。

我之前从不吃豆腐,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它,而且是很喜欢。

我之前从不吃月饼,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它,至少不再那么讨厌它。

我之前喜欢一个人待着,我喜欢天空,他们却吵着要学习。我不懂他们,我知道他们也不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成为了他们的朋友。

我之前高高的站着,蔑视一切,看不起老师,看不起同学。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关心起同学,对老师产生敬意。

等到我年级稍大一些,我想,或许在贾阿伟死后,他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因为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我是看着他死去的。

他在我的身边,和我共用着同一个身体,我的身体,周德中的身体。只是我在白天用,而他选择在夜晚。

于是乎,他的习惯,他的爱好渐渐地传染给了我。而我却没办法立即捕捉到,只有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去发现,慢慢去挖掘。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之前写过的一个故事,也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我的一个发小,有天他突然和我说,来杭州投靠我。我毕业之后,一直在杭州发展。

晚上我们唠起了家常。

他说他前段时间,有天晚上,在老家遇到了我,和我说话,我却没搭理他。他以为我没听见,就离开了。

而我知道,那个时候,我一直都在杭州。

他说到这,我问他,那天具体是哪天?

他说好像是三月二十三。

他说的是农历,农历三月二十三,正是贾阿伟死去的日子。

不管他和我是否在共用一个身体,我都不介意了。我甚至希望,我的身体一到夜晚的时候,真的是属于他的。

因为这么多年,我发现了改变了很多,也改掉了很多。比如我身上很多很多不好的习惯和缺点,都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见了,或者说是被改变了,从而让我自己变得更加的完善。

我希望这一切都是他做的。是他在影响着我,改变着我。

而这,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因为,如果这是真的,他却从没有伤害过我。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突然有天,发现你自己变了,或者是发现你身边的亲人、朋友变了,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体里藏着另一个人,另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

而这个人,每个深夜,都在悄然的影响着他。

pre_thread蜡烛next_thread教师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