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44|回复: 0

罗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 14:46:50 | |
北方城市是典型的温带季风性气候,七月流火的天气里更是一场秋雨一场寒。A城的雨从昨天夜里开始下,一直到今天中午还霏霏不断。

今天早上5:10,城北分局接到一个女孩打来的报警电话,说自己的母亲被杀死,地点在自己家中。

宋南接到通知后带上来实习不久的顾晓宸和相关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往案发地点。

这是城北市郊一套比较偏僻的旧式小区,小区里杂草丛生,青石板路上有些石板已经微微有裂缝。

警员赶到的时候还早,小区里寥寥无人。宋南和顾晓宸他们停在7号楼4单元202,走进单元楼,楼道里的阒寂幽暗瞬间被众人的脚步声扰乱。

宋南对着顾晓宸说:“这是你第一次真枪实弹地面对凶杀现场,小子,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顾晓宸撇撇嘴,“领导,您这话说的,我警校出身,还能怕得了这个啊?”

顾晓宸嘴上这么说,越是靠近那扇门,心跳却不自觉地加速起来。

宋南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宋南走在最前边,站在202门前,他用手叩了叩门。

一会,听得门口处一阵窸窣响声,“喀噔”一声,门被打开。

站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尚轻的少女,只不过这个女孩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身上穿的白裙子还染着斑斑的血迹。

宋南出示了一下警官证,“您好,我们刚刚接到报案。”

少女的眼神有些滞涩,她没有回应宋南,只是呆呆地让开了一条路。

房间里的客厅里,茶几旁边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中年女人,她的胸口处插着一把匕首,整颗心已经被人剜出来,血液流在地上已经发粘……

不大的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顾晓宸虽是第一次见凶杀现场,但眼前的景象他倒还受得住,只是这味道……顾晓宸不自觉地捂上了鼻子。

宋南和法医就显得面不改色一些,法医已经带上塑料的PE手套在检查尸体。

那个身形羸弱的少女蹲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双手环着膝盖,长头发遮住脸庞。宋南走过去耐心地询问着什么。

许是动作声吵醒了四邻,门口警戒线外已经有三四个人堵在门口。一片嘈杂声中,大家都在表示惊恐,讶然和惋惜。

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妇人看到眼前的情景对旁边另一个女人说:“哎哟哟,这家的女儿一直精神不太正常,没想到这次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手。”

那个女人快速瞥了房间里的警员一眼,附耳在老妇人旁边:“婆婆,您可别乱说话,警察办案都是要讲证据的。”

沙发的一角,她们的对话早已悉数落在了宋南的耳朵里。宋南尽量让自己的声线柔和下来,“今天早上是你报的案?”

女孩垂在长发里的头机械般地点了点。

“受害人是你的母亲?”宋南又问。

女孩点点头。

“你昨天晚上一直都在房间,没有离开吗?”

女孩还是点点头。

“那……杀死你母亲的是谁?……是你吗?”

女孩突然不作回应,片刻后,她缓缓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空洞洞地看着宋南。蓦地,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整张脸笑得阴森诡异。

宋南的心中生出一些寒意,他耐着性子引导:“……是你吗?”

女孩的身体突然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宋南还不明所以的时候,女孩“呕”的一声,一口秽物全吐在了宋南身上。

宋南始料不及,慌忙起身找纸擦。

女孩已经渐趋平静,还是那个姿势坐在地上,脸上是依旧的阴森森的笑。

顾晓宸赶紧从法医那走过来,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纸巾给了自己队长。

宋南用纸简单擦了一下衣服,然后指着自己头部对顾晓宸说:“这个女孩这里有点问题,让小张先送到医院做一下检查,具体结果等凶器上的指纹鉴定出来再说。”

顾晓宸说:“好的。”

凶杀现场已经侦查的差不多,法医初步断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晚上10点到12点之间。尸体被装进一个尸袋里之后,宋南他们一行人先行撤离了。

宋南和顾晓宸走在最后边,两个人马上要下楼梯的时候,202对门,突然从门缝挤出一个脑袋。那个人悄声对宋南说了一句话,他说昨天晚上听到有个男人进了202,因为他们家人睡眠习惯比较早,所以他留意了一下时间,大概在九点三刻钟左右。

宋南和顾晓宸对视了一眼,顾晓宸说:“队长,有蹊跷啊!”

宋南说:“废话。”他把装在塑封袋里的死者的手机递给顾晓宸,“查一下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

公安局刑警队长的办公室里,顾晓宸急匆匆地赶来:“队长,队长,我查清楚了,这个死去的女人王林凤生前是有一个情人,据知情邻居说,他的这个情人在本市西三环家具批发市场旁边开了一个五金铺,叫什么‘孙建国’五金店,嘿,这店名起的真俗气,还刚好就是用他自己的名字命名的……"

宋南忍不住打断他:“说重点。”

“啊,”顾晓宸挠挠头,“重点就是这个孙建国算得上是王林凤的一个追求者,听王林凤的亲友说,她一直对王林凤还不错,这王林凤生前爱赌牌,还从孙建国那拿了不少钱,但是前阵子两个人关系好像闹的不太好,看王林凤手机的聊天记录好像是王林凤把孙建国压箱底的钱都给偷拿了,你猜多少钱?”顾晓宸比出手指头:“整整五万啊!”

宋南单手揉了揉眉心,"这样说来,杀人动机和作案时间都符合,真是一个大发现,晓宸,走,西三环的家具市场去!"一边说着,一边拾起警帽走了出去。

顾晓宸说:"好咧!"赶紧跟上。

两个人顶着蒙蒙细雨找到孙建国时已接近中午,孙建国见到警察先是微微愣了一下。

宋南跟孙建国讲明了来因,当讲到王林凤死了,心脏被人剜出来之时,孙建国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低着脑袋呓语一般地喃喃:"林凤死了,死了……"

宋南开口:"你要跟我们到警察局走一趟了。"

"你们想问什么。"孙建国抬起头,两只眼睛在清亮的细雨中略显浑浊,"不用盘问了,人就是我杀的……"

宋南和顾晓宸面面相觑。——没想到孙建国是这么一个干脆利落的人。

回到局里,顾晓宸问宋南:"领导,你说,孙建国交代得这么痛快,是不是也能算的是自首,咱给他来个酌情减刑什么的?"

宋南哧道:"顾晓宸同志,还需要我给你普及一下刑法知识吗?"

"不用了,不用了。"顾晓宸摇手嬉笑道。

正在这时,物证科的小李推门进来了。

经过刚才的指纹提取鉴别,凶器匕首上只发现了王林凤的女儿徐青青的指纹,并未发现孙建国的。

顾晓宸咂舌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孙建国在和他认识的人中口碑相当好,人人都说他憨厚又实在,没想到他为了逃脱罪罚,连指纹都做了处理,要不是咱们英明,恐怕最后就冤枉了那个精神有问题的'小美女'了。"

听到他把案件当事人称呼为"小美女",宋南斜睨了他一眼。

这个顾晓宸对于刑事工作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但就是有时候说话没把门,平时总是不分场合地开玩笑。熟悉他的性子后,宋南也就爱理不理了。

几天之后,案件马上就要提交庭审之时,医院那边却突然传来一个消息。

那天,宋南刚开车出了公安局,省医院精神科的赵医生突然打来电话:

"老宋啊,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说,你前两天送来的那个病人徐青青,我觉得有点奇怪。各项检测报告包括脑电图和神经递质的监测都显示着这个姑娘是正常人,在心理研究的检测问卷上,倒是显示出点问题,但倒像是她刻意为之的,专业角度上来讲,她很多勾选的地方都是自相矛盾的。而且通过这两天的观察,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个姑娘神志正常,并没有患有精神官能症。"

宋南的手机停在耳边,他觉得哪里怪怪的,事情的发展好像已经不在自己的设想范围内。他突然间想起小李说的匕首上只有徐青青的指纹,又想起顾晓宸说的孙建国平时为人憨厚。

宋南的心头一凛,车头一拐,本来要往家走的车子朝着城北郊区的方向驶去。

这是宋南第二次来凶杀现场,因为还没有完全结案,他还拿着202的钥匙。

时至今日,房间里还是隐隐弥漫着血腥味。前段时间接连不断的阴雨天气虽然已经放晴,但房间里墙壁上泛起的潮气还没有完全褪去。

这是一个简装修的两室一厅的小区房,宋南向里走,他看到房间的次卧门上拴着一把重重的锁链。推开这扇门,房间里的空气显污浊不堪,好像以前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吃喝拉撒全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宋南隐隐猜到可能那个人就是王林凤的女儿徐青青。

可是,作为一个母亲,为什么要囚禁自己的女儿呢?

宋南踩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到处搜搜找找,并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刚要走的时候,宋南的余光却突然瞥到床底下漏出的笔记本一角,他把笔记本从床底抽出来,惊然发现这笔记本竟然是徐青青的日记。

虽然每个人都有隐私被保护的权利,但现在涉及刑事案件,宋南也一时顾及不了那么多。

翻开笔记本,一页一页读过去,宋南脸上的表情越显讶然。

原来,徐青青并不是真的患有精神分裂,徐青青的父亲也就是王林凤的前夫患有比较严重的精神病,病情发作时总会以为身边的人要加害自己,每次犯病都要对着妻女一顿拳打脚踢。大概在五年前,徐青青的父亲因为车祸意外去世,王林凤才终于落得一阵安生日子,但不知道王林凤是前几年被欺负受了刺激,还是把以前对徐青青父亲的恨意转化到了徐青青身上,总之,王林凤对徐青青很不好,虐待,囚禁,殴打,不给她吃饭。王林凤还一度怀疑徐青青和她的父亲一样,也患有精神分裂。为此,王林凤以此为名给女儿办理了休学。

"为什么要到处跟别人说自己的亲生女儿有神经病?有哪个母亲会这样做?她一定是早就预谋好不想让我上学了,她把我的学费拿去赌了……"徐青青在笔记上这样写道。

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宋南看到最后,心中寒意陡生,一个母亲对亲生女儿再恶毒又能恶毒到什么地步?一个女儿对亲生母亲再怨恨又能怨恨恨到何种程度?

王林凤竟然想着要把刚刚成年的女儿卖给一个从前认识的富商做情妇。也应该是这件事彻底激怒了徐青青,她在最后一段里写到:我恨王林凤,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坏母亲,我要杀了她,匕首都已经买好了,我要把她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色……

这一页最后标署的日期正是王林凤死的前一天晚上。

宋南当了这么多年刑警,什么世面没见过,但这句话读进心里,宋南还是觉得心底发寒。

宋南拿着那张匕首的照片到小区附近的商店里逐一对比,小区门口和小区对面的商店都没有这样的匕首。宋南最后在小区外一条街道靠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家不大的商店,那里的老板认出了照片上的这把匕首,这把匕首正是出自他们店里。当时天色已经很晚,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来买,老板于是多留意了两眼,那个姑娘留着长长的黑头发,眼睛挺大,就是眼神看起来空洞洞的。

这样的样貌特征不正是徐青青吗?

宋南推测到:是徐青青杀死了王林凤,这也就是为什么开始跟孙建国提到王林凤死了时,他那么惊诧的原因。那天晚上,孙建国确实来找过王林凤,但实际上他早在王林凤被杀死之前离开了。那孙建国为什么要替徐青青顶罪呢?宋南想,孙建国膝下无儿女,认识孙建国的人都说孙建国是把徐青青当自己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的。对,孙建国一定是猜出事件大概,为了掩护徐青青才当下承担了罪名。

捋清真相的宋南给顾晓宸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后,两人约定在医院见面。谁知赶到医院的时候,徐青青已经不见了,赵医生她们正在满医院的找她。

"会在哪呢?"顾晓宸看着宋南说。

"这样,你先在医院这儿盯着,我再回趟她家里看看。"宋南要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什么,他又回过头来对顾晓宸说,"还有,通知市里各个关卡路口,让他们配合严查一下路人,尤其是今天从市内往外走的人。"

顾晓宸声音洪亮地答道:"知道了!"

宋南开车往城北的方向又疾疾行去,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将警局的人力资源都调动了起来。

正是气氛紧张之时,顾晓宸突然打来一个电话,说徐青青已经在医院里找到了。

找到她时她正蹲在医院后花园半人多高的秋海棠花丛里采花,她说已经很久没见到花开的样子,她想闻一闻花香。

电话这头的宋南,面皮明显抖动了两下:嘿,赏什么花,这小丫头片子,差点整的我整个警队都要出动了……

徐青青被带回警察局。当她自己精神上并没有缺陷的医学证明以及商店老板对物证的说辞都呈给徐青青的时候,没想到的是,徐青青交代案件交代的非常快。

她的确是在孙建国走后才杀死的王林凤,起先,她试图通过自己精神病的幌子逃过法律的责任追究,但没想到孙建国差点为自己顶了罪,现在东窗事发,徐青青只能从一交代。

在谈起自己是如何杀死王林凤,如何将将她的心剜出来之时,徐青青的表情显得很平静。

宋南和顾晓宸走出审讯室,顾晓宸叹了口气:"哎,有其母必有其女,两个人半斤八两,都是蛇蝎心肠啊,只可惜白瞎了那么一张漂亮的脸蛋!"

宋南说:"人心难测,徐青青还年轻,尚未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况且当时的处境应该也是走投无路,她才会想到这么极端的方式,不过现在看来,这案件里的孙建国还倒真的算是一个好人……"

……

几天之后,庭审结束,徐青青得到了应有的罪罚。

这一天,宋南开车从北环外经过,车子正好没油了,宋南想起不远处前几天刚好办过案的那幢旧式小区旁边好像有个加油站。

宋南很快把车开到那,从里边走出来一个年轻男人开始为宋南加油,宋南正好觉得口渴,他走进小区门口的那家商品店去买水。

守店的是一个看起来上了点年纪的老太太,她很快认出宋南来,"这不是前段时间处理王林凤案件的宋警官吗?哎,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前王林凤几次在我们家买东西赊账,都是孙建国来替她还的,没想到那么老实一个人也能做出杀人的事。说起来,那天晚上,我还见了他一面,我们上了年纪的睡觉轻,那天夜里差不多一点多开始下起雨来,我去院里把自行车推到了棚里,就正巧见到他从小区里慌慌张张地出来……"

宋南的钱包的"啪唧"一声掉在地上。

监狱里的探视房间里,孙建国拿着话筒看着隔离窗另一边的徐青青,闷了半天,眼眶都憋的发红,他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徐青青抿着唇笑了笑:"应该的,本来就应该是我,况且,您还有八十多岁的奶奶要养。"

孙建国的眼里流出两行浑浊的眼泪。

那天晚上,孙建国来找王林凤打算要回他准备为家里老太太看病用的五万元,却正巧遇上王林凤要揪着徐青青往外走。王林凤言称自己马上就会变得有钱,到时候自然会还他。

得知了事情原委后,孙建国宁愿先不要那五万元,也坚决不同意王林凤把徐青青卖了。两人争执间,一旁的徐青青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刺向王林凤,千钧一发之际却被孙建国发现,孙建国抢先夺过了匕首。

王林凤还以为孙建国要联合自己的女儿一起来对付她,她胡言乱语地大骂说孙建国是不是早就和自己的女儿徐青青有一腿,才不舍得自己把女儿卖掉,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地激孙建国,问他手里拿着把刀心里到底有没有种杀人。

孙建国大怒,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不知道是孙建国气的发晕脚步向前走了一步,还是王林凤一时逞能身子向前凑了凑,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匕首已经插在了王林华的胸膛里。

孙建国只是没想到,在自己走后,徐青青竟然真能狠到把自己亲生母亲的整颗心都给剜了出来……

pre_thread名言警句next_thread别碰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