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44|回复: 0

便利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7 21:55:37 | |
宁静的小城来了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说来也怪,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三十年来一直没有正规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或许说这个城市实在是小得可怜,人们根本没什么夜生活。

“我这是遭的哪门子洋罪啊!”杨悦趴在了柜台上。已经十二点了,人不可能不困,而杨悦偏偏因为刚刚开张而没有雇佣店员,基本上最近白天一直是母亲帮着打点,而杨悦一直在值夜班。

自从去年从南方回来,杨悦就一直盘算着在家里干点什么买卖,年轻人嘛,都喜欢创业。杨悦惊喜地发现这个小城市并没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于是乎在南方打拼多年攒下一些积蓄的杨悦立刻看好了这个东西,谁知大城市的套路在小城市根本不适用,夜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

“欢迎光临。”清脆的电子玩偶的声音吵醒了正在打盹的杨悦。

“您好,有什么需要的?”杨悦见到有客人,便立刻来了兴致。

杨悦再一仔细看,眼前的女人破衣烂衫,而且一副疲态。杨悦一眼认出了她,她是这附近很有名的老乞丐——张寡妇。早年丧夫,为了供自己的女儿上大学欠了一屁股的债,女儿倒是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可是造化弄人,女儿偏偏在上大学的时候得了白血病,最后女儿患病不起,无奈又卖了房子给女儿看病。一场病压倒一家人,何况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最后女儿也死了,如今沿街乞讨,整条街都是出了名的。

以往的老板,看到她去乞讨就往外轰,毕竟谁都不愿意影响了自己的生意。杨悦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张寡妇,虽然心里有些失望和不满,但是还是走到了货架前面,找出一些快要过期的面包交给了张寡妇……

杨悦没有注意到眼睛已经湿润了的张寡妇……

忽的一声,风吹开了便利店的门,门口的电子玩偶并没有出声,杨悦朦胧着睡眼抬起了头。

“欢迎光临!”杨悦礼貌地打着招呼。

客人点了点头,却不言语,自顾自地在货架上寻找些什么,杨悦仔细看了看,眼前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带着礼帽穿着风衣,看不清他的脸,俨然一副老上海的感觉。

“谢谢惠顾!”杨悦礼貌性地说到,之后便装好了客人要的白酒和塑封烧鸡。

“真是个怪人啊。”杨悦感叹道,又趴在了桌子上。

一夜过去,真的是没什么生意,也就几个周围打麻将的和晚上饿了的夜猫子宅男光顾了本店,当然,还有那个戴礼帽的男人,杨悦对他的印象还是很深的。杨悦显得十分沮丧,然而倔强的她又不愿意就此放弃。

“赶紧睡觉吧,妈给你带了鸡汤,实在不行晚上就别干了。”杨悦的母亲望着杨悦,然而杨悦只是接过鸡汤哦了一声便回屋睡觉了,门口还贴着招聘店员的信息。

“呀!你这钱里面,怎么有死人钱?”杨悦的母亲一声惊叫,一下子弄醒了正在补美容觉的杨悦。

“妈,什么事啊,大呼小……啊!”杨悦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悦母亲手中的一沓冥币吓得叫出声来。

“这是谁这么无聊恶作剧啊!”母亲骂道,杨悦一下子精神了很多。

“肯定是那帮小混混!”杨悦心里骂道,暗下决定一定要晚上抓个现行。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除了张寡妇没有来之外,小混混依然对骚扰杨悦情有独钟。那个奇怪的人依然来了,依旧是一个烧鸡一瓶酒。只是并没有再发现阴钞。

然而第二天当母亲再次从收银抽屉里面拿出几张阴钞的时候杨悦彻底崩溃了。

正在杨悦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入了母女两人的耳朵。

“您好,请问这招人么?”说话的是一个清秀的小姑娘。

应聘的是一个叫阿红年轻的小姑娘,问了问能不能值夜班之类的也就正式聘任了,毕竟实在是缺人。从此杨悦便不用再值夜班了,自然也就轻松了不少。不过阿红却提出了一个奇怪的条件,那就是每天给她五块钱用来吃饭的,还说自己现在手里没有什么钱了,吃饭都成问题之类的,可以从工资里扣,杨悦一听这话,也就答应了。

不过杨悦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夜里经常会有些流氓来调戏杨悦,有时买上一包烟能骚扰杨悦一个多小时。如今换成了年轻漂亮的阿红,加上阿红看上去如此清纯可人,自然让杨悦有些担心。

“小红,今天你一个人能行么,要不姐留下陪你吧。”杨悦多少还是不放心眼前的这个小丫头。

“没事杨姐,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行。”小红微笑着说到。

杨悦确实是太困了,也就没坚持,加上真的好久没回家好好收拾收拾房间睡一觉了。

第二天杨悦很早就来到了店里,只见阿红正在货架前面码货,没有一丝的困意,人显得很精神。

“早啊!”阿红见了杨悦,挥了挥手,只是杨悦感觉阿红的手臂有些僵硬,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早,昨晚怎么样?能坚持么?”杨悦关切地问着阿红。

“昨晚卖出去的钱我都点好了,放在数额我记在电脑的旁边了。”阿红的话让杨悦一愣,之后微笑地点了点头,递给阿红一杯豆浆和两根油条。

“我是问你昨晚还习惯么?小工作狂。”杨悦关切地望着眼前的小姑娘,这个年纪正应该是在大学里面享受大好青春的时候,如今却跑来这里值夜班。

“挺好的啊,姐,那个,一切正常,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班啦!”阿红说完便自顾自地开始收拾,弄得杨悦一愣。

“好,你下班吧。”杨悦说着走到了柜台的前面,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阿红拎着油条和豆浆走了出去,出门后便弯下腰把油条豆浆递给了张寡妇。

“这姑娘,还挺善良。”杨悦低下头开始点钱,这一次并没有阴钞……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杨悦开始偶尔还会因为不放心阿红而睡在库房的床上陪阿红值夜班,久了杨悦发现阿红似乎很能干也很让自己放心,便索性回到家里,夜里的生意也就全都交给阿红了。

一切是如此顺利,阿红还带来了自己制作的传单,每当有顾客便塞一张给人家。当杨悦问到花了多少钱的时候,阿红却只是象征性的收了十块钱。生意竟然也是越做越好,尤其是夜班,很多开车的夜班司机经常就手就来买点东西。而每次下班阿红也会把杨悦给她带的早餐递给张寡妇。

直到有一天杨悦忍不住问了阿红,“小红,最近都一直没有小混混来骚扰你么?还有,有没有见到过一个戴着礼帽的男的?”杨悦对这几个人印象还是很深的,自己很好奇阿红是如何解决那几个小混混的。

“没有啊!”阿红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答到。

“这样啊。”杨悦望着阿红的眼睛,在外闯荡多年的杨悦一眼就看出小红似乎在隐瞒什么。

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杨悦无意中打开了监控记录。

杨悦发现,就在小红第一天上班的夜里,三个小混混如期走进了便利店,看三个人的样子似乎是对新来的美女小红很感兴趣。只是当三个人正准备调戏小红的时候,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手还在脸上弄了些什么,三个人见状便跑了,也不知道小红到底干了什么,说了什么话。

之后是那个穿着风衣的,那个穿风衣的人一进来照样是拿着白酒和烧鸡结账,就在递给小红钱的一刹那,小红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腕,接着便和那人耳语了些什么,那人点点头,之后放下酒和烧鸡便走了。

最后让杨悦感到好奇的是张寡妇,因为杨悦每晚都会看见阿红匆匆地跑出便利店,通过室外监控看到,阿红每次都会拿着面包递给张寡妇,然后再匆匆地跑回店里的柜台放在收银抽屉里五块钱,之后继续值班。

杨悦就这样看着,希望能够发现什么,果然,惊心的一幕出现在了监控的屏幕上。

如同往常的一个晚上,阿红给外面的张寡妇送完吃的后便往回跑,谁知一个没注意滑倒了,之后便咣当一下,头撞在了货架上。

骨碌碌,阿红的头竟然被撞了下来,之后缓缓地在地上骨碌着……

阿红不慌不忙,地头缓缓地捡起了自己的头,之后便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额头被划开了一个口子,阿红揉了揉,之后拿出了一支笔画了画,伤口竟然不见了!

“啊!”杨悦呼吸急促,就在这时……

“那个,杨姐,我……”阿红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吓了杨悦一个激灵。

“你是谁?你别过来!”杨悦下意识地往后闪。

“杨姐,你别怕,我的豆浆落在这了,我没别的意思。”阿红的眼神很真挚,之后便缓缓道来。

原来阿红正是张寡妇多年前死去的女儿,就在杨悦递给张寡妇快要过期的面包的时候,那天正好是七月十五,百鬼出门的时候。阿红看见这一幕,便决定要报恩,之后便开始给杨悦打工,并且没想过要工资。

那天那三个小混混照旧来捣乱,阿红便抠出了一只眼睛,说了些警告的话,直接把三人吓跑,再也没来过。至于那个穿风衣的,那是一个无赖鬼,每到夜里便拿着阴钞出来买东西。人鬼殊途,经常如此自然对阳间的人不好。那天阿红和他说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估计是一些威胁的话,那鬼之后便不再来了。自然阿红为什么要自己花钱买面包给张寡妇,杨悦也自然知道了原因。

“杨姐,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留下了,我时间也到了,该回去自首了。”说完,阿红便没落地离开了,任凭杨悦怎么去抓都抓不住,只能痴痴地望着背影。

“谢谢你,让我尽了最后的一点孝心。”阿红回头笑着看了看杨悦,之后便离开了。

又怕又难过的杨悦很快便把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也是摇摇头。

“唉,可怜的孩子啊,七月十五百鬼出门,日子过了就该回到地府报道,如今现在才回去,怕是阎王爷饶不了她了,非下十八层地狱受苦不可,可怜啊!”杨悦的母亲说着便要带着杨悦出去买纸钱。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杨悦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杨悦招到了新的员工,但是杨悦坚持自己值夜班。每到夜里,杨悦就会拿着快过期了的面包给张寡妇,她多希望还能再见到阿红这个孝顺的好孩子。

直到杨悦开了好几家连锁,日子也富裕了起来,杨悦才把张寡妇接到自己家里赡养,那年杨悦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一直为张寡妇养老送终,丈夫也表示支持。

张寡妇去世的那一天,杨悦做了一个梦,梦见的人是阿红。阿红告诉杨悦,阎王被阿红的孝心和知恩图报所感动,并没有责罚自己,并且还认了自己做干女儿……

pre_thread古战场next_thread照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