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07|回复: 0

荒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3 18:38:41 | |
开元初年,北堡镇有一员外,姓宋名玉,这宋员外非一般等闲之辈,可谓是奇才,身高八尺,一表人才,不仅通文能武,更是集聚八方财富,且广交豪杰志士,十里八乡远近闻名,众人都赞他有古之麒麟之才。

一日,世交好友张某捎来书信,定于中秋元月之日娉女,宋员外大喜,意欲前往,妻柳氏曰:“员外此去路途遥远,须带三五家丁随从,贱内才可放心”。宋员外心生不悦,乃曰:“我此去贺喜,又非打家劫舍,何故兴师动众?只我一人前去便可”。柳氏默默不敢多言。

偏巧张某之女大婚之日将至,宋员外恐赶不及,决定即日启程,恰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出行之日选的却是牵强,不过这宋员外习武弄棒之人,不信鬼神之说,大丈夫当行便行,难不成还要翻阅黄历,摆弄易经。

于是备足盘缠食物,急急启程,一路驰骋,不敢耽搁。行至一处僻静小路,已是申时,人困马乏,于是宋玉下马靠着土丘歇息,随手垫食一些干粮,喝了些水,疲惫之感袭来,混混睡去。恍惚进入睡梦,见一女子款款走来,着蓝绿纱锦,面容娇媚,身段苗条,,伸玉手邀宋玉进屋歇息,女子言:“大哥车马劳顿,不如进小屋暂时歇息,等天亮了再行赶路,小女子为大哥备酒水佳肴”。宋玉抬眼望去,不远处确有一小屋,翠竹环绕,远看真是僻静古朴,云雾缭绕,宛若仙境,世上当真难见这样的好去处,宋玉喜出望外,正欲携佳人前去,恰在此时,仿佛有人从身后拉拽,宋玉手臂一阵酸麻,大梦顿醒,原来宋玉睡去时手里握着缰绳,马吃草拽了缰绳才将宋玉惊醒。荒郊野岭做此南柯一梦,不免心中疑虑,不知是凶是吉?回头一瞧才知自己靠着的是一荒冢,因已许久无人祭奠,坟头已被风雨削低了两尺有余,荒草丛生。宋玉恍然大悟,不勉惊的一身冷汗,幸得爱马无意相救,否则与那女子进了小屋,怕是此刻性命休已,择此凶日出行,实是不妥,只怪自己太过自负。

宋玉收拾包袱急欲上马,衣襟却被生生拖出,回头是那梦中女子,一双泪眼央求道:“大哥,你我在此相遇也是前世缘分,小女子原是北堡镇人,流落在此多年,无法觅得回乡之路,求大哥载我,切莫推辞,否则我命休矣”。方才之事,宋玉已知是女鬼缠身,但也没有明言,推脱道:“我还有好几千里路要赶,多有不便,更奈何我不知姑娘家乡何处,恕宋某无能为力,请姑娘速速松手,好叫我赶路”。可那女子仍旧不肯放手,死死拽住宋玉衣脚,百般哀求。宋玉心想此鬼怕是缠上他了,不能挣脱,索性来个请君入瓮,于是应允道“我怜你不幸,可载你一乘,但你需依我一事,否则勉谈”。女子欣喜,答道:“只要大哥应许,莫说一件,十件百件都可以”。宋玉拿出捆绑包袱的麻绳,直言道:“你且随我上马,路途遥远,策马急鞭,我用麻绳将你我捆绑一处,以免你颠簸坠马”。女子满口答应,与宋玉同乘一骑。

宋玉一路挥鞭狂奔,专挑大道,小路一概不曾涉足,毕竟是经见过杀戮血腥的汉子,仗着心中一股子热性,不知不觉尽行了有四五百里的路程,虽有些口干舌燥,却也一直忍耐着,眼看天际之间朦朦发亮,腰间缠着的女鬼开始央求道:“大哥,快放我下马”。宋玉不屑道:“送佛送到西,我怎好弃你于半路”。女鬼眼看天亮,不由道出实情:“我本非阳间活人,无奈魂魄不得归宿,死去多年未能投胎,想借公子之力,得以圆满,才出此下策,求大哥放我下马,如若天亮鸡鸣,我将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却不想这宋玉狠心,打定主意要治她一治,哪里肯听她的苦衷,加鞭飞奔,毫不理会女鬼哀求。

忽听的一阵鸡鸣,东方晓白,顿觉腰间轻快许多,再无束缚,回头不见女鬼身影,心中气愤,终究还是被她逃脱了,正要解掉腰间麻绳,却见赫赫一人腿骨悬挂,骨质灰黑,好不瘆人,知那女鬼所言果真属实,暗自得意,好似除了恶人一般,大快人心。

剩下的路程可谓顺利,不出一月赶到了季城,喜见故友,话述过往,这宋玉将沿路所见所闻尽数道来,路遇女鬼纠缠之事经他之口渲染,更是奇险有趣,众人兼赞宋玉胆识智慧,尽成了季城老弱妇孺茶余饭后的笑谈。

宋玉此行之后回到北堡镇,不出数日,渐渐感到浑身乏力,日里提不起精神,夜里头痛欲裂,半刻好过的日子都不曾有,真所谓如坐针毡,方圆百里的有名郎中也看过,几十付汤药下肚,却不见半分好转,柳氏整日焦头烂额,捶胸顿足,眼看宋玉日渐消瘦,如此下去不出三月命将不保。

一日夜里,宋玉头痛又犯,他踏上马向城外奔去,夜间凉风吹拂,疼痛可稍有缓解,不知不觉走到一片杨树林,瞧见一户人家灯火未熄,宋玉上前抠门,屋内无人应答,房门虚掩,宋玉推门进入,见一老者棋盘前独自对弈,鹤发童颜,大有长者风范。老者对宋玉言道:“年轻人,你终于来了”,听其语气,好似在此等候多时,宋玉忙问道:“我与老先生素未谋面,何劳您老在此等候,不知有何指教?”老者叹道:“你已大难临头,难道不知?”,宋玉道:“何出此言?”,老者问道:“你乃北堡镇宋玉,数月前靠冢而眠,路遇一女子孤魂,夺其投胎之魄,可有?”,宋玉如实答道:“却有此事,现今日日头痛乏力,不得安生,求老先生明示”。

老者起身,斥责道:“你乃大丈夫,无渡人苦难之心也罢,何故要将一孤魂野鬼置于死地,她未曾伤你分毫,不过是想借你之力投胎做人,此女原为北堡镇歌姬,可谓是奇女子,无奈命运多舛,被窃贼抢走,虐待致死,尽成了孤魂野鬼,你坏她之事,如今她的怨气凝结于你体内,不久将损你性命”。宋玉赫然,自己一时不义之举,尽害了自身性命,真是因果报应啊,可见做人做事不可过激,宋玉双膝跪地,痛悔道:“大错已铸,只求老先生指引破解之法,我愿散尽家财,超度此女亡魂”。

老者道:“并非没有破解之法,只怕公子难以坚持”。宋玉喜道:“只要能救我性命,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老先生只管说来,我定能做到。”老者道:“此法说来容易,奈何公子性情浮躁,恐有不妥,请公子随我前来”,老者带宋玉来到方才的棋盘前,接着说道:“黑白之子定乾坤,公子可在子时来与老生对弈,记住,只可输,不可赢,此乃天机不可泄露,公子如不能履行,凭活神仙在世也难救你命,如此七七四十九天后,公子之症可不治自愈”。宋玉大喜,连连称谢道:“此法不难,我必遵照”,拜谢离去。

至此,宋玉每日夜里子时必去与老者对弈,逢棋必输,可是身子却是一日比一日轻快,头痛之症也是许久未犯,眼见就要痊愈,柳氏纳闷,几次追问原因,宋玉只顾一味搪塞,只说夜里前去郊外跑马。恰在四十八天,宋玉见柳氏追问懊恼,索性将此事原委全部道出,徒的一时耳边清净。

当晚再次前往城外茅屋,仍是按例与老者对弈,话说这宋玉狂妄自大,见身体之症已无大碍,想在老者面前炫耀棋艺,棋盘黑子咄咄相逼,吃的白子只剩一角,老者淡定神闲,收起棋子,言道:“今日之后,你不必再来”。宋玉不解,老者无奈叹道:“公子不能信守承诺,老生也是无能为力,天机已泄露,不可再逆天而为,老生原是爱惜公子麒麟之才,前来搭救,无奈公子不知老生苦心,罢了罢了,人各有命,公子可回去准备后事了”,话语刚落,不见踪影。

宋玉悔恨,大哭一场,怏怏骑马回城,第二日夜里出城,遍寻茅屋不得,深知大限已到,回家不出三日命归西天。

如此可见,无论才气大小,做人当以义气谦逊为先,不可恃才傲物,否者必遭天谴,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食恶果罢了。

pre_thread一见倾心next_thread阿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