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356|回复: 0

一见倾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3 18:37:07 | |
红衣拂袖舞翩跹,盛世浮光尽平欢。

青丝画雪眸凝泪,望尽归途流年错。

大宛六年,秋。畅书楼。

“话说,玄王在迎娶夏国第二位公主后,对其可谓是爱若至宝,可巧那夏国公主望阳于今年中秋筵宴时,因看到肉食而做呕吐状,由太医亲脉断为怀有嫡长子。”

“这可是我王登基来的大喜事一件啊。我国终于后继有人了,真是阿阳祖的保佑啊,是天佑我大宛的喜事啊,哈哈”

“你懂什么,这夏国前几年不是派了宜春公主来和亲吗,可最后还不是在怀孕后,离奇死亡。这次,不知这望阳公主的日子还有多久,这于我大宛是好是坏都还未可知。”

“那依您所言,此次望阳公主可能也会重蹈其路?”

“各位看官,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请各位赶早啊……”醒目往案桌上一拍,便是说明今日的说书时间已到。

“嗨,走吧走吧,依我看还是明日赶早吧。”只闻得畅书楼里的众听书人,渐渐散去。咋一看便只剩得二楼左靠栏杆处还剩得一桌两人。

“公主,这等宫中秘闻,为何这等民间说书人却知晓得这般清楚,”只见得穿一淡绿色纱衣的女子对着面前那容貌素美的女子问道。

“绿妖,你怎么还是这般,真是的,下次若是再这样不遮掩,便不带你出来了。”吐气如兰,樱唇微嗔,眸若星辰,眉若远黛,肤若凝脂,鼻若巧玉,音若黄莺,是对这说话女子的第一感觉。美艳得不可方物。便是这夏国望阳公主,大宛的正夫人。

“公主,绿妖也只是感到奇怪,这才这才,口不遮掩的,您可别可别生气啊。”绿妖一脸急迫的解释着,这倒引得望阳一阵轻笑“好了,逗你的,你也信,真是个傻绿妖。”表情微转,继而严肃道“其实我也觉着奇怪,这说书人说的这般清楚,看来也不凡啊。只是不知是哪里人士?”

“公主,待绿妖回宫后一查便知。”绿妖一脸自信得回答道。

望阳看着楼下那说书人的桌案,淡淡道“还是小心为妙,时间也不早了,回吧。”

“唯”

………………………大宛皇宫,凤阳殿。………………

“大王,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不是说近日奏折较多吗”坐于梳妆镜前的望阳看着铜镜中模糊的高大健壮的身影淡淡询问着。

“听说你今日又去畅书楼了?近日去得这般勤快,可是把本王给冷落了。给本王说说那里可是有什么有趣儿的事,竟然比本王还要吸引夫人。”玄王一边拿起望阳散落的青丝放在鼻间轻闻,一边闭眼等着望阳的回复。

听及此处,望阳不经掩嘴轻笑道“错郎莫不是还真的吃醋了不成,呵呵,连个说书人的醋都吃,依阳儿看,您这是分明不想让阳儿出门啊,既然如此,还不如拿根铁锁来把阳儿给锁住,这样不就一劳永逸了,呵呵”

玄王听完后,一个打横便将望阳给抱起放在自己的膝盖处,看着望阳巴掌大的小脸,严肃道“夫人要是再带着肚里的孩子到处跑,本王定不饶你。”

至此,望阳也只得应声“唯。”看着这俊美的脸庞,望阳复又问道“错郎,你说这宫中的密事有没有可能会被有心人给传扬出宫?”

略微一思索,肯定回复着“不会,毕竟这宫中密事除了亲贵人士外,其余的人知道的很少,不过既然夫人都这般问我,那本王定会好好查看。只是不知夫人所说密事是为何事?”

望阳看着玄王的眼睛,探究道“大宛上一任夫人,夏国的第一位和亲公主,宜春”

听到最后两个字后,玄王脸色微变,虽然恢复的很快,但还是被望阳看到了,不经觉着一丝落寞。而玄王则是冷声道“依本王看,公主怕是想太多了,不该想的事,不该听的话,不该去的地方就都不要再涉及了。从今天起,公主就好好待在这凤阳殿内,安心养胎。”随后便起身径直离开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望阳满心落寞,但声音却十分坚硬地唤着“绿妖,查,给本公主好好的查一查这宜春公主”

“唯”

似真似假误人心,是梦是虚乱人情。

……………………大宛皇宫,楼兰阁……………

“托亚,待孩子出生后,宜春也就能回来了吧。”玄王看着画上的女子,温柔地对身后的侍从询问着。

“请王放心,那望阳公主与宜春公主有宿世纠葛,臣将宜春的精魂打入望阳腹内,由望阳的精血为胚胎,当其分娩之日便是宜春复活之时。”略微一沉默,抬头看向那痴迷于画中人的玄王,继续道“只是那望阳公主就……”

“本王知道,一命换一命,这是望阳的福气。好好看着她。”

“唯”

数日后,凤阳殿外的雨下的很大,很大……

“公主,有消息了。”冷冷的雨声夹杂着绿妖略带兴奋的声音,渐渐传入殿内。

“说,一点细节都不要放过。”只见望阳看着面前的一幅画,坚决地说着。若仔细看去便可发现那画中女子于楼兰阁画像中的女子是同一人,宜春。

“唯。公主,这事可能要从玄王小时候说起”

十年前,夏国宫廷,万歌殿。

“不要打我,不要啊”只见一长相俊美的小少年伏卧在地上对着面前的几个皇子苦苦哀求着。

“父皇说了,你是大宛王不要的皇子,现在被送到这里来一切都由不得你。哼,皇弟们,给我打,看他的脸就讨本皇子厌恶,给我毁了他这张脸。”那站在前面的是夏国太子夏炎。

“慢着。”只见一紫衣少女踏空而来站在那地上的小少年前面,一脸正气地对着夏炎道“夏炎,谁说过他是被他父王厌弃的?他只是来这里做客的,是客,你不能这样欺负他。”

夏炎看着面前的少女,笑呵呵说着“原来是小宜妹妹啊,既然你替这小子求情,那本太子就听你的,不欺负他,从现在起也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他,怎么样,满意吗?”看着宜春满意的样子,复又继续道“依我看现在天色还要,要不小宜和我一同去御花园转转。”

宜春看着面前的夏炎,满脸笑意地说着“太子哥哥,我记得我刚刚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有宦官在找你,好像说是,皇帝伯伯要问你近日的学业呢?所以,还是下次吧,小宜可不愿打扰到太子哥哥。小宜先告辞了。”转身便拉着那小少年的手一同离去了,只留下一脸着急的太子和几个不知所措的皇子。

凤阳池。

“我叫宜春,是夏国郡主。你呢。”

“玄错,大宛王送往夏国的质子。”

“我救了你,所以呢,从现在起你的命是我的,我要你活的比任何人都要有尊严,这样你才能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

一袖流紫入红尘,千般缘,两相红线情难断。

满池清辉证宜玄,万般劫,半生情意难再续。

“多年后,玄王回到大宛,经五子夺位后成为新一任大宛王。听闻玄王刚登基后,就向夏国求亲,指明要宜春郡主,而那时夏国太子刚刚即位,实力不足,便封郡主为宜春公主,远嫁大宛,可不知为何,在洞房花烛夜,却突然暴毙,之后几年玄王都不曾再娶,直到后来,不知为何却突然又向我夏国求亲,而这次则是娶您,望阳,大夏嫡公主。之后的事,公主都是知道的,只是这其中的细节却是查不到。”只待绿妖讲完后多时,望阳才回过神来。

“宜春,他指明娶你我懂的,可是我与他从未见过,为何也要指明娶我呢?”望阳抚摸着画中的女子,自语着,瞬间,双眸充血,怒视画中人,愤怒道“错郎这一生只能是我的,我的,谁的不能夺去,谁也不能,啊……”旋即将画撕了个粉碎。

“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不知何时玄王突然而至看到画像被烧后立即从门口冲进来,将望阳推到在地。

半起身的望阳看着玄王满脸紧张地看着快烧尽的画,失落的笑了,有悲凉,有无奈,有释然。“玄错,告诉我为何要去夏国指明娶我?为什么?告诉我,告诉我……”

看着画像沉默片刻复道“你想知道,好,那本王就告诉你。若不是有方士告知你与宜春是有宿世纠葛,多世之缘,可借你之血救她,本王又怎会娶你,现在懂了吗。对了,你本是不会孕却又有孕,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只有将宜春的精魂放在你的体内用你的精血滋养才能转生,你可明白。”

至此,望阳心如死灰,音色沉冷道“呵,原来这几年的恩爱真情竟是错付了,错付了。”将手轻轻移至腹部愤怒地呐喊着“玄错,你不是想她复活吗,我告诉你,你对不起我,你一辈子都对不起我……”随后便咬舌自尽了

九重天阙,金銮殿台。

以仙起誓,为凡渡劫。

为报前恩,以血残替。

若得真情,重回九阙。

看着地上望阳的尸体,玄王木纳地喃喃道“我对不起她,她,又是谁,是谁?是天界下凡还情的望春,还是夏国群主宜春,还是我的夫人望阳……”

……………………………大宛七年,春,畅书楼…………………

“啪,再说那望阳公主为何咬舌自尽?”

“为什么啊”

“为,还情……”

“那后来呢。”

“后来,她魂返天庭,重列仙班。”

“位列仙班的是望阳公主。那宜春公主呢。”

“所谓的宿世纠葛,缘起望春仙子也就是望阳公主的一颗渡劫时的血泪而化。是缘,是孽,亦是劫……”

…………………………………………………………………

是谁,是谁救我的,我不是渡劫失败了吗?

禀天帝,小仙想以这一世还他救我天劫之情,望天帝恩准?

我叫宜春,是夏国郡主,你呢?

夫君,望阳不知你为何要娶我,但我对相公一见倾心,愿用此一生真心待相公,不知相公觉得如何?

玄错,你不是想她复活吗,我告诉你,你对不起我,你一辈子都对不起我……

与君初识化劫数,此情难忘情难破。

漫漫红尘以血祭,堪错情关未可知。

劝诸君,惜取眼前人

pre_thread人身蚂蝗next_thread荒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