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27|回复: 0

人身蚂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13:12:15 | |
我叫做婉婉,今年十五岁,下面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我们最喜欢的是我妈妈,因为我妈妈长得温柔漂亮,人又好,可是我爸爸人长得凶恶,暗地里却十分不喜欢我们和妈妈过于亲密。

孩子喜欢和母亲亲密,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每次爸爸看到我们和妈妈过于亲密,过后都会把我们毒打一顿,或者狠狠警告,也让我们对爸爸有所恐惧。

不够我总觉得爸爸看似凶悍,可是内心却异常害怕妈妈,而且有好几次爸爸刚要说出的话,在看着妈妈来了,硬是给咽下了。

“姐姐……我的头好晕……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

三岁的弟弟躺在床上,哭丧着一张脸,半睁着眼睛看着我。

我紧紧拉住弟弟的手,紧张道:“弟弟别怕,我现在就去找村里的大神过来看看!”



在我们村子里,大神类似于巫医,一旦我们村中有人生病,或者遇到什么事,都会叫大神来,而这位大神姓张,我们叫他张大神。

“砰~”

当我刚要踏出门,竟然结实撞在一个人的身体上,当我抬起头来,那张脸顿时变色,门口竟然站着爸爸,他一张脸板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而我在看到他浑身发抖,在指了指病床上的弟弟,喃喃道:“弟弟生病了……我去找张大神~”

“不许去!”

“可是弟弟发烧的很厉害……”

“啊~”

刚说完这句话,我啊了一声,弟弟的鼻孔里竟然开始流鼻血了,鲜艳的血水流在枕头上,把枕头都打湿了,而且是那么触目惊心,也让我心里更加急了起来,求道:“爸爸,求求你了……若在不请张大神回来……弟弟会死的……”

爸爸根本不理会我,只见他打了一盆冷水,再把毛巾放下去,然后在水盆里撒了一些盐,当毛巾侵湿后,爸爸把毛巾拧干,准备敷在弟弟的鼻子上给他止血。

可就在爸爸把毛巾放在弟弟的脸上时,妈妈腾的一声冲进屋子里,把爸爸一把推开,然后抱起弟弟,好像疯了一样,大喝道:“长生,你要干嘛,难道你想要捂死你的亲生儿子!”

“什么!”

现在我可吓坏了,我本以为爸爸要救弟弟,没有想到,爸爸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他竟然想要捂死弟弟,看到这里,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哗流了下来,看着爸爸哭泣道:“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想要……杀掉弟弟……他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我没有……我没有……”

爸爸的眼神中有了一丝彷徨和畏惧,他不断的摇着头,彻底变得无助,紧接着,他眼神一变,变得凶狠,抓住妈妈的头发就开始打,而妈妈被爸爸打的满脸鲜血却拼死护住弟弟,当我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朝着爸爸冲了过来,狠狠咬了他一口,大喊道:“妈妈,快带着弟弟跑~”

妈妈像一只获救的小动物一般,眼眶中泪花点点,抱着弟弟腾的一声冲了出去,而我看妈妈抱着弟弟已经冲出去了,狠狠踩了爸爸一脚,也跟着跑了出去了。

我和妈妈脱险后,妈妈抱着弟弟一路去了张大神家里,拼命拍着门,大喊道:“张大神……张大神……你在家吗……”

张大神缓缓打开了门,看了妈妈一眼,再用异样的眼光把我上下打量一番,那眼神看得我浑身发毛,不过他随即转移视线,道:“怎么了?”

“张大神快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啊~”

张大神穿着一件白色大褂,身下一条黑色裤子,脚上蹬一双棉鞋,捻着胡子道:“救你儿子可以,你只要给我三千块就可以了~”

“什么三千块,我没有啊~”

要知道我妈妈只是一个农村妇人,身上哪里又这么多钱,听张大神这么一说,道:“张大神,要不你先救了我儿子,日后我在还给你!”

“切,你一个妇道人家,又没有工作,你拿什么还?身体吗?”

张大神色眯眯的看着妈妈,这让我怒火中烧,一下子把张大神推开,挡在妈妈身边,大喊道:“不准欺负我妈妈!”

“滚开!你跟我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张大神狠狠瞪了我一眼,把我推开在看了妈妈一眼,进入了内房,而妈妈也跟着张大师进入内房里,两人在内房谈了很久的话,终于出来了。

不过这次张大师倒是答应救我弟弟了,态度也转变的特别快,就连对我的态度也改变了,而我看着妈妈,她却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而我也这么大了,似乎知道了什么,难道说妈妈为了弟弟,竟然出卖了……

看到妈妈的表情,我泪如雨下,没有想到妈妈为了弟弟竟然会这样做,同时我也痛恨张大神,他竟然趁人之危,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这天我和妈妈已经不敢在回家了,因为爸爸竟然想要杀死弟弟,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丧心病狂?

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我最亲的人所做的事。

无奈之下,这晚上我们就暂住在张大神家里,张大神也答应明天就救我弟弟,让我们在他家里好好休息一晚。

天越来越黑了,而我脑子里想了好多事,渐渐的,我的脑袋越来越沉,然后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觉得我脸上湿哒哒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吸附在我身上,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当我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妈妈的嘴巴竟然变得很长很长,就好像一个吸盘,而妈妈的身体也不断流出黏黏的液体,整个身体延伸的很长,并且吸附在墙上,随着身体的扭动,慢慢向前移动,其中不少粘液还掉在我的脸上。

当我看到诡异的这一幕,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我眼看着妈妈攀附在墙壁上,身子不断蠕动向着外面爬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后,我悄悄跟了出去,只见妈妈爬向了张大神的房间,那长长的吸盘一下子吸在了张大师的天灵盖上,而张大师似乎觉得一阵发疼,竟然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当他看到眼前的妈妈,大叫一声道:“啊……啊……怪物……怪物……不……蚂蝗……巨型的人蚂蝗……”

“不要啊……”

“桀桀~”

妈妈根本不听张大神的求饶,吸盘就这样吸附在张大神的身体上,而张大神浑身的鲜血不断流入妈妈的吸盘中,在到妈妈的身体里,而张大师挣扎了一会儿,却一动不动了,不过人却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干尸,整张脸呈褐色,全都是橘皮式的皱纹,层层叠叠堆在一起,让人看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当我看到这里,吓得不轻,躲在了一旁,眼看着妈妈在吸附在墙壁上,朝着弟弟的房间而去,当到达弟弟的房间后,妈妈竟然用吸盘掀开弟弟的天灵盖,直接把之前吸的鲜血灌入弟弟的天灵盖中,然后哐当一声再把天灵盖闭合,怪笑一声道:“宝宝乖!乖宝宝~”

“啊~”

看到这一幕,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怪叫,妈妈却猛地一个回头,发现了我,阴笑道:“既然被你发现我的秘密……那就留不得你了……”

妈妈身体不断向我蠕动而来,地上拖了一地的粘液,而我被粘液所包裹,也吓得不敢动弹,那吸盘轰的一声,吸附在我手臂上,我感觉我身体内的鲜血在不断往外涌,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喃喃道:“妈妈……妈妈……我可是你的女儿啊……为什么要这样……”

正在此时,大门轰的一下被打开了,爸爸竟然冲了进来,拿着铁锹狠狠朝着妈妈的身体狠狠砍去,不过妈妈并不松手,吸盘依然吸附在我手臂上 ,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爸爸看到这里,发狠道:“是你逼我的!”

只见爸爸拿起煤油灯猛地朝着地上砸碎,再把打火机丢在地上,只听轰的一声,火花直接冲上了天花板,而妈妈在火中不断惨叫,身体发出霹雳啪啦的响声,那奇怪的身体也流出发黄的脓液。

在我醒来后,爸爸慈爱的在我身边,爸爸把一切真相全都告诉了我。

原来妈妈修炼邪术,竟然修成了人身蚂蝗,必须靠吸血而活,而爸爸深爱妈妈,无奈之下,只有把自己的鲜血一点一点的给妈妈吸,也随着妈妈鲜血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爸爸开始害怕了,让我和弟弟离妈妈远一点,而我却误会了爸爸。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妈妈那张美丽的脸蛋下,竟然是如此丑恶的一张脸,爸爸还告诉我,其实我并不是妈妈亲生的,我只是捡来的孩子,只有弟弟才是妈妈亲生的,可是纵然如此,妈妈变态的母爱,还是害了弟弟,弟弟也永远离我们远去,好在爸爸在最后关头救了我,放了一把大火把妈妈彻底烧成灰烬。

事后我问爸爸后不后悔,因为我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可是妈妈却是和她生活了那么久的人。

爸爸的回答是:我很爱你妈妈,甚至不惜把自己的鲜血给她喝,可就因为我这样如此纵然,你妈妈修炼邪术走火入魔,也害了我们的亲生儿子,她还想害你,在那一刻,我发现我错了,我彻底错了……我如果爱她就不该纵然……

pre_thread手提袋next_thread一见倾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