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441|回复: 0

养蛊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1 13:53:07 | |
苗疆有一种奇邪巫术——蛊毒。此毒物是选用类似于天蚕之类的小虫,用多种毒花毒草,加上蛇蝎蛤蟆等体内的毒液,运用不同的配方,或者相同配方用不同的顺序调制,最后加上药引子熬制后喂养幼虫,使之成为一种体内充满各种毒素的蛊虫。

若想解了此毒,必须将毒蛊的制作过程反过来做一遍,方能调配出解药。由于每种蛊的配制方法不一,工序极其复杂,中蛊之人很难熬得下去,几乎都被蛊虫咬进五脏六腑,最后遁入脑中,啃食人脑,神经崩裂而死。

起初苗人养蛊,是为了控制人的思想,使其为自己所用,一旦没了利用价值,要么召回自己种在别人身体里的蛊虫,二次利用,要么就索性不要那只蛊,让它在人的身体里自生自灭!

苗人用音乐控制蛊虫在身体里的活动,蛊虫随音乐节奏的变化而变化。为了方便携带,苗人一般把自己的蛊虫培养为只受笛生或者箫曲的控制,一只蛊虫只能被一支固定的乐曲所钳制。

蛊商只为图利,只要买主给的价钱合理,便为买主服务!

皇宫里不乏妃子们为了争夺皇上的宠爱明争暗斗,她们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一人得宠,家人的身份地位也能得到很大地提升,反过来也能让自己身处后宫之中占据有利地位。

她们的父母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够常得皇上恩宠,也是伤透了脑筋。自己的女儿从小便要受到很严格的训练,琴棋书画必须样样精通,歌声舞蹈也必须让人赏心悦目,还有女工刺绣等等,力求培养出端庄体态,为将来能够争得皇后之位,母仪天下做好充足的准备。在那之前,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竭尽毕生所学,讨好君王。

丽妃虽刚刚生得龙子,但遭宫中奸人所害,被指责她通敌叛国。皇上念她刚刚生下皇子,久居深宫并不之情,并未惩罚于她,只是她的家人宗族全被斩首,一大家族上上下下三百多口人命就这样没了。

丽妃每日抱着孩子痛哭,每夜从噩梦中惊醒,梦里面她的父亲血淋淋一直地对她说:“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叛国!……”丽妃每次醒来,心里的恨就多了一分,发誓要为宗族报仇雪恨!

可是自从那叛国之案发生以后,皇上便冷落了她许久,连刚出生不久的小皇子也不肯来看一眼。皇后下令克扣晋阳宫的吃食用度,这都冬天落雪了,竟也不送一床新的棉被来。

宫里十分冷清,一向锦衣玉食的她身子本就单薄,皇后下令拿走了她的貂皮大衣,只留下几件粗衣麻布,细嫩的皮肤被硌得生疼,哪里受得了这个苦。仅剩的一个陪嫁过来的丫鬟小梅和专门伺候小皇子的奶娘在这里陪着她。

这宫里就是这样,花无百日红,一朝受难,便受到万人欺凌。好在有了小皇子,宫里人不好过于苛刻,该有的只是差了些,不敢几日断了不送过来。

一日夜里,小皇子被奶娘抱下去睡了,丽妃也乏了,正准备就寝。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这寒冷的冬天没了炭火,竟刺骨的冰冷!

“哟,这不是丽妃姐姐吗?如今怎么这般模样?”杨妃授意刚刚泼水的丫鬟退下,冷嘲热讽地说着。

“什么丽妃啊?以为自己生了个龙种?还不是一个罪臣之女,遭千万人的唾骂!”静妃白了她一眼,接过话来。

“哈哈哈,静妃姐姐说得对,咱们走吧!这儿比起我那双琉宫可冷多了!哈哈哈……”说罢,这两人便带领着丫鬟退下了。临走前丫鬟还冲着丽妃做了个鬼脸。

小梅听到声音,赶了过来,见没人,只听到娘娘哭泣的声音,走进房间,“呀,娘娘你浑身湿透了,快让奴婢帮您重新更衣!”说罢去拿来一件新的睡衣给她穿上。“娘娘您这床单都湿了,这么冷的天儿,宫里没有多余的被子了,您先到奴婢房里委屈一晚上,待奴婢连夜把这床单拿到隔壁王公公那里烤干。”

丽妃无奈地点点头,主仆二人自小感情深厚,小梅见了丽妃被人这般欺负,心里很不是滋味。端来一盆热水,伺候着丽妃就寝后,拿了湿漉漉的床单往外走了。

丽妃过够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一个人躺在床上发着呆。突然一道光落在了她床前,仔细一看,原来是她的父亲,惊讶地问道:“父亲,是您吗?您不是已经……被……斩首……?”

“是我,这一宗族人死得实在是太冤,我已查明真凶,是皇后怕你生育龙子夺她凤位,嫁祸于我,如今希望你帮着复仇,给族人一个公道!”一旁她父亲的鬼魂泪流满面地说道。

“女儿无时无刻不想为您和娘亲报仇!只是女儿如今这般模样,自身都被一群势力找人欺凌,这复仇又该如何做到啊!”说罢,用手绢擦拭着泪水。

“你且先休息一晚,明日皇宫会放出一部分宫女回家探亲,可混入其中,你有三天时间,去梁州城找一个叫‘申六爷’的商人,把这玉佩交给他,他与我有过命的交情,你让他帮你找寻苗疆人中能把鬼魂种在巫蛊毒虫中的奇人异士,他定会花下重金助你。事成之后,将那苗疆之人带入宫中,将我的魂魄放进去,用酒水和着蛊虫让皇后喝下,为父自有妙计!”说完便消失了。

丽妃看着父亲胸有成竹的样子,手中握着那块玉佩,想着明日一定要混出宫去。

翌日一早,宫里传出圣旨,允许三年以上的婢女回家探亲,小梅被列在其中。与小梅互换了衣物,乔装打扮后混出了皇宫。

归来之时,杀死了一名婢女,让那苗疆人扮成婢女,混进了皇宫。天黑之时,父亲的魂魄再次出现,房中只有巫女丽妃,一切准备就绪,那女子念着咒语,将鬼魂吸入蚕蛊之中。

丽妃用御赐的玉麒麟买通了一个皇后膳房的伙计,将极为细小的蚕蛊置于皇后最爱的糕饼之中,侍女用银针并未察出异样。

皇后将那和着蚕蛊的桂花糕刚咬了一口,觉得什么东西滑进了喉咙,想吐却吐不出来,喝了几口茶,说是桂花没磨细,让人端了下去重做!

“禀报皇后娘娘,有一女子前来献艺!说娘娘定会喜欢,前来讨个打赏,是否接见?”侍女说道。

“哦?带上来本宫瞧瞧,究竟是哪个大胆的女子!”皇后摩挲着指甲。

“参见皇后娘娘!”女子行礼,皇后给了手势让她平身。“娘娘真真是绝色美人儿!今日一见,不负此生!”

皇后听惯了这些奉承的话,“你说你有世间绝曲,且让本宫听听!”

“定不会让皇后失望!”女子拿出笛子,吹奏了一首曲子,皇后觉得好听,体内的蛊虫随着音乐进了她的内脏。

一首曲子完毕,皇后大赞:“这笛声本宫听着十分顺耳,赏!”

“谢过皇后娘娘!”

接连几天,皇后每日召见女子前来为自己演奏,可突然有一日,胸口发闷,头痛欲裂,御医诊断不出是犯了何病。

蛊虫侵入五脏六腑,皇后竟开始胡言乱语。侵入心脉,言语行为不得控制,有一日皇上驾到,竟拿来匕首向他刺去,好在被人制止,皇上没有受伤,只是愤然离去。

皇后的病症越来越重,蛊虫进了她的大脑,她整日疯言疯语,跑出自己寝宫,逢人便说“丽妃父亲是被我诬陷的,他来找我了,他来找我了,我害死了林氏一族,我不得好死!”

最后皇上听闻大怒!召来大理寺重臣,将皇后收押,皇后失去意识对如何陷害林氏一族供认不诲,同党都被收押,秋后问斩。

丽妃恢复了头衔,重得往日恩宠,皇上因为愧疚,下了一道圣旨,将择吉日立她为后,所生皇子立为太子!

丽妃母子荣宠一世,林氏一族被洗清冤屈!

pre_thread猫咪莱莱next_thread几百万冥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