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40|回复: 0

电视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5 14:15:56 | |
今天是周五,我在平时就很积极的事情——下班方面就表现的更积极了。离规定时间还有十分钟,我就开始不停地看手表。

“到了到了,老天,这十分钟怎么过的这么慢!”我一把拽过皮包,锁上办公室的门,用几乎可以去参加奥运会的速度奔出公司大门。

五点的下班高峰,路上堵车。我趁着没有监控的路口打电话叫了份外卖,吹着口哨往家赶。

路途不远,半小时后我把车停好,一边庆幸今天居然有一个免费停车位,一边去小区保安室拿了我的晚餐,幻想着双休日的美好生活。

房子不大,里面的东西被我这个单身狗扔的乱七八糟。不过我可没有心思去整理,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享用我的晚餐。

不得不承认外卖的味道不咋地,但我是宁愿吃一辈子的外卖,也绝不会做饭的。



电视机是我爷爷临去世前留下的,还是80年代的东西,质量倒是特好,从来没有毛病。因为年代太久远,有好几次我都想把它换掉,我爸却拦着不给,大概是想留作个纪念吧。

这几天的新闻频道放的全是里约奥运会,我根本不感兴趣,随手换台。

63是电影频道,最近在播鬼片《鬼吹灯》。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没错,我喜欢看鬼片。

遥控器是四个按键一行,行与行之间间隔不大,一不小心,我把3按到7上面了。

67是空台,我耸耸肩正准备按回去,突然房间里的灯熄了。

“嗯?停电了?”我抱怨,“不对啊,电视没停,怎么灯灭了?”我走过去,借着电视空台上闪烁着的雪花摁了下电灯开关,没反应。

我拿过手机想开手电筒,不由一愣。

“什么啊,自动关机了?我明明记得电量是满格啊!”

我无奈,回到沙发上继续调电视频道,却怎么都按不回去了。“靠!这到底怎么回事!”我骂出声来。

67空台播了一会儿雪花,突然出现了画面,而且还挺清晰。我更愣了:用电的东西都打不开,连手机都不行,这个电视的空台怎么开始放电影了?

我往屏幕上看了两眼,靠,那不是我吗?!我怎么上电视了?

没错,那个在床上睡觉的人就是我,周围环境是我的卧室。

“什么情况!我特么被谁偷拍了?”

画面突然动了,我的衣柜的门打开,一道白色的影子飘了出来,轻轻的坐在我的床边。我翻了个身,正巧看见那个白衣鬼。

那鬼见我看到了它,把口罩扯了下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

我尖叫一声,那鬼从口袋里摸出厚厚一打冥币,递给我,张开一直裂开到耳边的嘴,发出了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给你钱,给你钱,收下了我这就是买命,合法了!”

我看着电视,微微皱眉。我确实听过这种灵异传说:鬼如果想要一个人的命,可以拿钱来买,只不过需要的钱很多,还只是起步价,后面要根据这个人剩下的阳寿加价,一般的鬼都付不起,所以这种事很少发生。

我尖叫着后退,那鬼把钱塞到我的手里,撒在我的身上,“拿着,我需要你的魂魄,太需要了!这些钱足够买下你的命了!收下吧!”

黑暗中我好像撞到了门上,连忙摸索着打开门,砰的一声甩上门,跌跌撞撞地向外跑。

突然一道白影闪过,一张鬼脸出现在我面前。惨白的面容,向上翻着的眼珠,长长的舌头拖,向我卷过来。

我也不知道断了哪根筋,从茶几上抄起一把水果刀向舌头捅过去。结果水果刀直接穿过了舌头——什么都没有。

我下意识地摁了摁沙发扶手,那鬼脸是虚影?

电视里的我停下来,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慢慢走到茶几边,摸过一把钥匙,避开鬼脸向大门挪过去。

鬼脸似乎知道我就要走了,眼珠转了转,在空中向我滑过来。离我还有两三米,舌头突然爆长,向我卷来。我没理,继续开门。

我往后靠了靠,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躲,反正是虚影吗。

然而鬼舌头舔过我的后背,鲜血四溅。我尖叫一声,推开门跑了出去。

镜头随即转换,鬼脸挡在楼梯口,舔着溅到脸上的血,本来黑色的眼睛一片血红。

我似乎被吓疯了,坐在门前傻笑。鬼脸慢慢逼近,用舌头把我卷起来,扔到嘴里嚼起来。

听着电视配音的嘎嘣嘎嘣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我不禁哆嗦一下,就算当鬼片看,这个镜头也算是恐怖的,何况主角还是我自己。

这时画面消失,电视机黑屏,打出一行白色的字:本片预告:赵离, 2016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晚十二点。

这行字持续放了有一分钟,电视重新变成空台,依旧是黑白的雪花。电灯亮了起来,手机也自动开机。

我愣在沙发上,农历七月十五日就是明天。还没等反应过来,面前的电视机无火自燃,燃出的火焰竟是蓝紫色,很快烧的连碎片的不剩!

我愣了一会儿,第一个反应竟是:妈的,要买电视了。

没错,我不信鬼神,世界上哪有这些东西。至于刚刚的警告和能把一台电视烧的连灰都没有的蓝紫色火焰,肯定是有科学解释的,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想到这儿我也就释然了,放心地去睡觉。一夜无梦。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当笑话发到了朋友圈里。有人说是幻觉,让我好好休息,有人说是不是把梦境和现实弄混了,还有人问我哪儿看来的故事,挺有意思的。

只有一个自称是民间通灵师的人,说七月半是鬼节,让我晚上最好不要待在家里,电视机上放的画面可能会发生。

我还没说什么,朋友圈就先开始笑他迷信了,那人也没再说话。晚上我照常睡觉,只是一直有些心慌慌的,吃了两片安眠药才睡着。

半夜我迷迷糊糊的翻身,突然看见一个白影坐在床边,见我看到了它,把口罩扯了下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它从口袋里摸出一打钱,塞到我手里,“ 给你钱,给你钱,收下了我这就是买命,合法了! ”

……



爸站在屋子里曾放电视机的地方,眼神呆滞,喃喃自语:“小离啊,多明显的警告啊,而且还是两次,为了你,通灵师和通灵物都被天雷劈散了,你却还是没能渡过劫数,天命啊…”

是的,这是我的劫数,那台电视机是通灵物,可以预言,朋友圈上的那位通灵师,看出了这是真实的预言,而我,却没有听从他们的警告。

pre_thread喝水next_thread画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