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163|回复: 0

喝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4 14:10:48 | |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们不要喝冷水,多喝温开水,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客流量,地府官员决定开始进行一些改革。通过调查发现,近几年随着现代医疗技术的提高,人类的死亡率逐渐降低,地府的工作也比起以前更加轻松了一些。可是另一方面,人类也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使得不少因为心血管、三高、癌症、糖尿病人……却霸占了大半个地府!

地府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多老弱病残,气息奄奄的灵魂来到这里,并且还要派人照顾他们大小便失禁!几经商讨,决定引进一台西洋地府的最新科技产品——阴阳饮水机。

此神器一水分阴阳,有两处小灯,其中一个亮起,另一个就熄灭。红的乃表示此刻的水为烧热的阳水,绿的则是冰冷的阴水。

将此神器置于地府大门外,新进来的灵魂在踏进门槛之前,必须喝一碗饮水机里的水。两种水的开关一模一样,且喝这些水的灵魂看不到红绿色的灯。若喝了阳水,则会忘记自己在地府所看到的一切,重回阳间,再续尘缘;可是若喝了阴水,则进入地府,等候发落。

待这些灵魂统统喝完水以后,按照他们方才喝水的记录分为两队,一对被蒙上眼睛,被推下还阳河;而另一队则被拷上手链脚镣,被押送至地府大牢。

自从这一制度实施之后,地府里果真少了一半的老弱病残,总算为年轻力壮的后继之人腾出了位置。想来在地府工作也有退休的一天,如果迟迟没有了接班人,那么这些退下来的冥兵将没有机会投胎转世。

志明是个年轻男子,因一场车祸被送入急救室,灵魂却飘向了这里。他也在排队取水的队伍当中,但他善于观察,他看到每次有人喝完水后一旁的冥司表情都略有不同。水是灵魂们自己接的,喝了靠左边的水,冥司会神色会冷漠几分,而喝了靠右边的水,他的表情却略带轻松。想来这地府里的人也曾受过人间离苦,定不会与凡人魂魄过不去,便想赌上一把!轮到他时,他忐忑地喝了靠近右边的水,不敢去看此刻冥司脸上的表情,被指派到其中一列队伍。果然,他被送往还阳河。

不料他却是唯一的一个喝了阳水回到凡间还能记起地府事宜的人!此事他也不敢声张,毕竟关乎天机和数亿人的轮回。

由于得到自己的孙子出车祸的消息,老人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不久后,志明最爱的爷爷突然心肌梗塞,被送往医院救治。他从小被爷爷带大,自小便感情深厚。医生出了急诊室,“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志明被医生的这句话怔住了,自己的爷爷难道……就这么……永远地离开自己吗?“已经把他转移到重症病房,你去看他最后一眼吧!”

志明打开病房的门,看着爷爷虚弱无力地躺在病床上,鼻中的管子连接着氧气瓶,

志明看着爷爷的手在动弹,双眼无力地看着他,自己主动握住老人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或许是爷爷最后一次机会,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让爷爷活过来!“爷爷,你听我说,如果有人让你喝水,一定要喝最靠近右边的水!”老人轻轻晗首,算是回应了他,便再也没睁开眼。“爷爷……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喝最右边的水!”

老人的灵魂飘出躯体之际,听到了孙子最后的嘱托,无奈却离他越来越远!感觉自己飘了好久好久,终于他也到了一处地方,这里不少人排着队等候喝水。老人想起孙子的那句嘱托,在队列里想着待会儿就依了孙子的话,喝那右边的水吧!

轮到他时,他却也接了右边的水来喝。可是想起自己与孙子的离别之苦,刚放到嘴边,满脸泪水喝不下去了。冥司觉得奇怪,问他,“老人家,为何只接水便不喝了?”“我想起了我那孙子,舍不得啊!”冥司继续问道,“可是过于孝顺?”老人这才缓了缓眼泪,“前几天他出了车祸,本被判定死亡,却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本想又重获了天伦之乐,可我这……又不争气!看着这水,我就想起临死之前,他告诉我若有人让我喝水,便一定要喝最右边的水。”说完老人哭了。冥司一听这话,勃然大怒,“这水不必喝了!来人呐,把这老人带下去关押起来!”

冥司把这事儿禀报了阎王,“岂有此理,给本王查生死簿,看看是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泄露天机!把他魂魄取来问话!”“得令!”

志明把爷爷的尸体安顿在家中,静静地等候爷爷活过来,可是等了许久,不见他动弹一下。难道爷爷没有喝那右边的还魂水?心里开始着急,就在这是,眼前出现了两个似黑白无常的影子,自己竟然跟着他们离开,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躯体正伏在爷爷尸体之上……自己的灵魂难道又被带走了!

到了地府,环视四周看不到爷爷的身影,想必他已经还阳了吧!自己做这一切也值了,死就死吧!至少能换爷爷多活几年! 刚这么想着的时候,自己被套上手链脚镣,冥兵押自己上了阎王殿。

“跪下!”冥司大喊了一声。志明心虚,跪了下来。“大胆狂徒,你可知罪?”阎王拍着几案问话。想到自己此刻不宜招惹了他们,否则不仅对自己不利,唯恐害了爷爷。他便答道,“大人息怒,无知草民一时糊涂,还望大人明示!”

“把人给我带上来!”阎王看他不认罪,便唤来冥兵前去提人。看着自己的爷爷一把年纪竟还被手链脚镣束缚着,心疼极了。“你是不是早已识破天机,为救你自己和你爷爷性命,早就知晓了饮水处的奥妙?如实招来,否则你爷爷替你承受所有罪责!”

“大人,我招。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与老人家无关哪,能否念在爷爷此生一心向善,姑且一把年纪受不了刑罚,饶了他?我愿承受所有罪责!”为了救爷爷,实在别无他法,只得认了罪!

“不可能!无规距不成方圆!我堂堂地府岂能被两个凡人给随意戏弄!你二人皆要受刑,且永世不得投胎!”

“志明,算了吧,我们爷孙俩也算有个伴儿!”老人哀求着孙子,生怕他再惹阎王生气,后果不堪设想!“好,爷爷!我陪您!”

“将这二人压下去!行刑!”

冥兵押了二人出了阎王殿,到了火刑场外,看着熊熊烈火,实在不忍爷爷受苦,一把抵开身旁的冥兵,朝着饮水处奔去!此刻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手链脚镣似乎对他并无用处。

志明拆了饮水机,举过头顶,要挟道,“放了我爷爷,至少让他转世投胎!否则,我砸了这个祸害!”阎王此刻闻讯赶到,“放肆,大胆凡人,给本王抓了他!”志明看不妙,干脆破罐子破摔,大喊:“这右边的水喝了能还阳!右边的水喝了能还阳!”被关起来的灵魂认出了他,“好像是的,前几天他和我们并不在一个队列!”

似是受到召唤一般,人性的欲望强烈,大牢里的魂魄都集体冲破牢笼飞了出来,附在了志明身上,助他一臂之力!冥兵们此刻哪是他的对手,阎王见此状不得不作出退让,“也罢,你且放下那饮水机,若没了它,你们怎么还阳投胎?”志明放下了手中的饮水机,说道,“放了我爷爷!”“除了你,我让他们都投胎行了吧!你毕竟犯了天规,必须留在此处赎罪,你可有异议!”“一言九鼎!”“好!”

阎王看到附在他身上的魂魄渐渐飞了出来,集体跪下,道,“多谢阎王开恩!”“你们一路照顾好他的爷爷,随冥司大人去奈何桥吧!”魂魄们扶着老人的魂魄向奈何桥走去,依次喝了孟婆汤便跳下了转世河!

“你且留下来,本王为你抹去前世礼仪,永生永世为我地府之奴!以赎清你犯下的所有罪过!”

“志明心中释然,已无牵挂!”……

“既然你那么喜欢这台饮水机,那就罚你永远守护着它!冥司大人,你可以去投胎了!也算你小子功德一件!”

志明失去记忆,继承了冥司的职位,只是他从此无人能帮他转世投胎!

pre_thread深刻哲理next_thread电视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