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94|回复: 0

恶有恶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1 15:26:43 | |
阿花来自一个单亲家庭,缺少父爱的她对于年长的男性一直抱有莫名的好感,这种略微有些怪异的兴趣一直持续到初中,并且越演越烈。

阿花的好朋友叫做阿然,留着短短的头发,明明是个女孩子,却总是让人觉得她很帅气。后来当阿花见到阿然父亲的时候 终于明白了她的帅气从何而来,遗传真是强大。

阿然的父亲叫做雄,和他的名字一样高大强壮,看着就很有安全感。阿花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自己也有个这么威武的父亲该有多好,但这只是奢望,也从来都是奢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花越来越贪恋来自于雄的温暖,她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爱上了雄,那个强壮高大的男人。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以为很秘密的暗恋其实早就被对方察觉,对方甚至在揭穿她的同时也表明了对她的喜欢。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什么?不就是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刚好也喜欢我吗?

那一刻,阿花忘了自己并不漂亮的容貌,忘了两人之间的年龄差,满心欢喜地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并理所当然地和雄在一起了。

代沟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不常见面的时候埋得太深,总是被忽略。如今两人成了恋爱关系,雄甚至为她在外面专门租了房子,一天中有一半多都是在一起的,差异就慢慢显现出来了。

雄是高大强壮,然而他有脚臭还不爱卫生,家里做饭什么的活儿都指望阿花去做,强烈的占有欲更是要求阿花在学校不能跟男生说话,否则回来就是一顿毒打。

阿花虽然是单亲家庭,但也正因是这样,她的母亲或许是出于补偿心理,再嫁里基本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什么做饭洗碗拖地的从来都是看看而已。也许最开始和雄在一起的时候愿意去学去做,但时间长了,精神上的压力和生活上的负担逐渐将那些本就不牢固的好感磨完,她就想给这段并不正常的爱情画上个句号。

雄毫不意外地暴怒了,暴打了阿花一顿不说,甚至还威胁对方要把两人之间的事情告诉她妈妈。然而阿花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威胁雄说,如果不同意分手,就将这件事告诉阿然,让她知道自己心目中高大威武的父亲到底有多龌龊,连她的好朋友都不放过。

雄沉默地看着阿花收拾了为数不多的东西,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出租屋,却始终没有出声阻拦。

然后呢?

阿花纠结地望着自己支离破碎的灵魂,始终想不起死前的记忆,只能习惯性地游走在学校和家之间,期望能找到些什么。

飘啊,飘啊。

她看到妈妈急匆匆地出了门,连拖鞋都没有换就往外赶。她是去哪里呢?有没有发现她从小宝贝大的女儿已经失踪了?

阿花好奇地跟着飘,想着用什么方法才能告知母亲自己已经离开了人世。恍惚间,就来到了学校。

她听到母亲焦急地询问老师她的下落,却只落得不知道三个字。是呀,她那些天为了和雄厮守,三天两头地请假翘课,老师对她已经放弃了吧。

不在家里,也不在学校,无奈的妈妈最终选择了报警。阿花看到这里,也终于放下心来,无论如何母亲至少已经知道自己失踪了,接下来只要自己跟着看,就能找到死前的那段记忆,安心去投胎了。

警察翻找了附近街道的监控,却发现阿花最后一次出现是被雄,她最好朋友的爸爸接离了学校。找来阿然询问,对方却坚定地回答自己并没有邀请阿花去自己家里玩,而她的爸爸此时正好好地呆在家里,没有异常现象。

阿花愣愣地看着监控录像上满脸不乐意的自己,大片的记忆从脑海中涌出,那凌迟般的疼痛感,男人狰狞而疯狂的笑脸,统统使得她惊讶。

面无表情地跟着妈妈一起来到阿然的家里,雄正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听完警察的来意后,直说那天是接阿然的,刚好碰到了阿花,对方又求他冒充家长将她带出去玩,他想着阿花是女儿的好朋友,这才没有拒绝。至于阿花现在在哪里,他也不清楚。

雄的言辞恳切,提到阿花的时候表情焦灼,一副慈父的模样。可谁知道,他就是杀害自己的凶手!

阿花记起来了。

那天雄来学校找她,说是吃最后一顿饭后好聚好散,却不想对方竟然在饭菜里下了迷药,又在她醒来以后堵住她的嘴巴,一边疯狂地谩骂,一边用刀从她身上割肉,旁边放着的正是已经准备好的绞肉机和粉碎机!

阿花看到雄笑着将自己的血肉扔进绞肉机里,一点儿一点儿地弄成肉酱,又兜出去喂了野狗。至于头颅和骨头,则是统统在粉碎机里弄成粉末,从马桶中冲进了下水道……

“你休想逃跑!”

阿花听到雄这样自言自语着,终于愤怒起来。

警察显然也在怀疑雄的说法,然而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雄即便是杀死了阿花,证据也早就被他清洗得干干净净,哪有那么容易破案?

阿花沉默地站在雄的身后,看着警察带着刑侦人员先是把雄的家里仔细勘察了一遍,而后又来到他们曾经租住的出租屋,也就是阿花丧命的地方。

绞肉机和粉碎机都放在厨房的角落,在警察问到的时候,雄很自然地看了过去,说是买来打算做些小本生意的,结果资金还没有准备完全。

警察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反而是拆开了两台机器,想从中找到些证据。

阿花知道他们找不到的,别说是血肉了,就是地面上滴落的一滴血,雄也使用专门的药液清洗过,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在这边伤心痛哭,杀人凶手却面无表情地站着,那眼神居然是得意的!阿花愤怒了,用尽全力将自己的魂魄压缩成一滴血液,在勘察人员即将放弃的时候粘在了绞肉机的零件上……

真相被揭露得毫无保留,雄也因为故意杀人罪入了狱,等待他的将是经冰冰的牢笼和枪子儿。

后来听说,雄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颗土炸弹,试图越狱逃走,却被手里的炸弹炸得粉身碎骨,连一块好肉都看不到。按说土炸弹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威力才是,难不成真应了恶有恶报那句话?

pre_thread愿望next_thread黄色铃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