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61|回复: 0

老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0 14:00:40 | |
在文化大革命那个动荡的年代,会出很多奇人异事,所以不泛冒出很多民间高手,比如说阴阳先生。

可是那时候老毛一句打到一切牛鬼是蛇身,这些封建迷信大多被摧毁,那时候捣毁了很多菩萨神像、像玄学方面的书,也是全数销毁,那时候的人就好像打了鸡血似得,热血沸腾,似乎要把满腔的热血挥洒在中国的土地上,所以那时候的人也是疯狂的。

也因为这样,那些所谓的反动势力,一些知识分子、还有一个阴阳先生,以及我,我们被关在一起。

那时候,白天我们就出去捡牛粪,下苦力,晚上我和这些知识分子,以及一位七十多岁的风水先生关在一起,不过那时候苦虽苦了一点,可是一到了晚上,这些知识分子就开始谈天说地,从古今谈到现在,虽然我文化不高,不过总觉得和这些知识分子在一起,也算是一种造化。

不过这些人当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听那位阴阳先生,讲他年轻时候一些捉鬼驱妖的故事了,他叫做老霍,今年七十二了,不过身子骨还算硬朗,人也比较健谈,而他说的这些,完全是我们从没有听过的。

当然了,这些事情,他也就对着我们这些人教,万万不敢出去说,要是被红卫兵听到了,不知又要被扣上什么帽子。

不仅如此,老霍还经常跟我们表演法术,比如一张白纸,他很快用手撕出一个纸人,放在地下,嘴里不断叽里咕噜念着什么,然后用手一指,纸人好像有了生命似得,豁然从地上起身,神奇的走来走去。

有一次,我甚至还看到,老霍利用纸人去偷外面人的地瓜,因为那时候老霍肚子的确是饿坏了,哪知被我发现了,老霍嘿嘿一笑,道:“来,分你半个地瓜。”

我痴痴的看着老霍,道:“我不要地瓜,老霍要不你教我那纸人术吧。”

老霍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嘿嘿一笑道:“别开玩笑了。”

我一本正经道:“真的,老霍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就教我,就刚才的纸扎术,怎么才能让纸人起身。”

老霍摇了摇头,道:“小子,这些东西不是随便就能学的,而且你命中与道无缘,你也没这个资质。”

总之不管我好说歹说,老霍就是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

要说老霍这个人有时候还真是奇怪,有时候大家都睡着了,可是半夜里,老霍却突然起来,对着墙角叽里呱啦说了半天,而那些知识分子,觉得老霍之前表演的纸扎术,不过是障眼法了,在他们眼里,老霍不过就是一个骗子,又或者精神有问题的老头。

不过我却知道,老霍这人是真的有本事,于是我就跑去问他:“老霍,刚才你在跟谁说话啊。”

老霍倒也坦诚,道:“我在那边有些名望,所以刚才阴差抓了一个魂魄过来,我一看,那是我们同村的老李。”

老李这人我认识,是一个酒鬼,不过不喝酒的时候,人挺好的,也经常和老霍一起喝酒,所以两人有些交情,原来刚才老霍跟阴差交代了一声,这才没有带走老李的魂魄。

听后我惊奇的看着老霍,道:“哟喂,老霍虽然你在上面混的不怎么样,可是你在下面混的不错嘛,这死个人,阴差还要带过来给你看,也就凭你一句话,阴差就把人给放了,你牛啊~”

老霍一听心里自然得意,道:“那是自然,这一代的妖魔鬼怪,土地 山神,我都认得,而且一个人临死三天前,阴差会把生魄带来给我看,我同意了他们就把人抓走,我若说一句话,阴差也会给我面子把人给放了,只要不是大凶大恶之人,一般都没有问题。”

不仅如此,老霍还告诉我,一个要死的人,修道的人是可以看出来的,从他的脸色和气息,而且老霍说了,他这人虽然精通一些算命、看相之道,却从不给算命,这命啊,是自己的,命越算越薄,好的不灵坏的灵,而且他也不轻易给人算命,算命这个东西,说白了,那就是泄露天机,泄露天机那要遭到天谴的,所以为什么算命的那么多瞎子,就是这个原因,内行人都知道。

说起老霍这个人,我真的是很佩服他,因为他总共救了我两次。

还有一次,老霍突然脸色大变的过来跟我说,今天我不管你是装死,还是装病也好,千万不能出这个牛棚,你知道吗。

我问他为什么,可是老霍脸色一拧,什么也不肯多说,我也知道这几年下来,我和老霍有些交情,也算是忘年交吧,因为那时候我才一个刚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老霍也对我很照顾,所以我知道老霍这样说,一定是有原因的。

这天红卫兵拿着鞭子,催促我们去捡牛粪,下得干活,而我却装肚子疼,在地上滚来滚去,红卫兵嘴里骂骂咧咧,几鞭子下来,也就走了,我也听从老霍的话,这一天都没有出去,就乖乖待在牛棚里。

等到夜晚老霍等人干完活回来,老霍看到我,这才舒了一口气,才对我说出了事情后真相。

原来今天早上一起来,老霍就看到在我头顶上,有一把铮亮的斧头,刚好对准我的脑袋,而且今日我就有血光之灾,只要斧头一落下,我立马毙命,这都开不得玩笑的。

没有办法下,老霍又不能跟我明说,所以才让我待在牛棚里不要出来,也算是躲过了一劫,事后我很感谢他,可是老霍却说,我又没有明说,算不了什么泄露天机,最多不过少活几年罢了。

文化大革命后,我们都从牛棚里放了出来,我和老霍还是生活在那个村子里,我和我唯一的母亲相依为命,那时候,已经1976年七月份,有一天,老霍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对我说道:“小子,赶紧带上你的母亲,跟我走。”

“这是干嘛啊,我和母亲一直生活在这里。”

“小子,你若是想要活命,就跟我走,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了。”

老霍当时挺急的,不过我认识老霍这么多年,自然相信他,知道问他原因他也不会说的,于是赶紧带着我妈走了。

然而在976年7月28日,这就是中外闻名的唐山大地震,我生活的那个村子,就是唐山郊区的一个乡镇。那个村子在地震中存活了一百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山上的那些人,和他们抢救出来的村里的伤员。整个地震中,死亡24万余人,十万计的人在地震中受伤。

原来老霍在地震之前,就看到整个大地上黑雾弥漫,一群阴兵架着无数量马车朝着这边而来,当时老霍说,那个阵仗,他从未看到过,虽然没有细数,起码也有上百、上千辆马车,他也知道那是阴兵借道,是要出大事的,果不其然,大地震后,老霍还看到,马车里大批大批装着人的脑袋,一路疾驰。

后来,老霍在第二年就无疾而终了,还是我亲手下葬的,直到现在我也记得他,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不然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pre_thread楼上孩子next_thread愿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