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91|回复: 0

钢琴培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30 15:50:44 | |
庆文中学是A市最好的高中,它的盛誉不仅仅是因为每一届的录取率排名第一,还因为这个学校的另一个傲人的成就——全国钢琴艺术培训示范基地。学校十分注重对学生钢琴弹奏的培养,几乎每一个学生都会几首知名钢琴曲。

三年前,庆文校长张启明发布了一条规定:取消本校所有的钢琴培训课程,未经许可,任何在校教师和学生均不得偷教偷学钢琴,否则一律开除!

这条规定无疑是给了庆文师生的心上开了一刀,钢琴自开校之日起,便与庆文师生经风历雨,没有钢琴,便无真正的庆文!任何提出恢复钢琴课的老师和学生均被以各种莫须有的违规事例被相继开除,自此再无人敢提钢琴二字。

建校那年,学校为钢琴课专门修建了一栋楼用于放置钢琴和曲谱,甚至之后的几十年里,学校也一直出资购买一些古董钢琴并放置在顶楼的博物间,专门供外宾和学生观赏。就在几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这一切毁灭,只留下了四楼的一间教室保存完好。多数困在火中的学生被救了出来,可仍然有几具尸体被抬了出来。大火过后,这间教室被贴上了封条。

学校损失惨重,不仅琴楼无数财产被毁,那些难以承受丧子之痛的家长们整日把孩子的尸体堆放在学校大门口,嘴里不停说着“还我孩子!”考虑到学校声誉和教学能够正常进行,学校不得已报警请求协调处理,给每个失去孩子的家长三万元的抚慰金。连续几日的奔波以后,这些家长冷静下来,打算好好安葬自己的孩子,便不再闹事,回家去了。只有一位家长不愿离去,“我要你们都下去陪我的孩子!”这位妇人说罢,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已经跑到烧焦的琴楼顶层,“孩子,别怕,我来陪你了!”众人赶到之时,只见她面露诡异的笑,“从此学校再无钢琴!”纵身一跃……

之后的每一年,只要有人在学校弹钢琴,没几天不是失踪,便是在某处发现尸体,旁边都会写上一排字“无琴则生。”尽管报了警,却还是无果而终,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是不是冤魂回来报仇了?学校的招生受到很大的影响,无奈之下,校长才作出彻底取消钢琴课的决定。

三年后。

雨婧是新进的转校生,由于父母搬迁至此,选择了这所稍近的学校就读。上课第一天,依照惯例作了自我介绍后,抬头却注意到教室里有一个看似年长几岁的男生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对视过去,对方已经收回了视线。雨婧心想,也许是看错了吧!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雨婧还不知道食堂怎么走,正打算开口问问,一旁的王莉走了过来,“新来的,我们一起吃食堂吃饭吧!”“好啊,我不知道食堂在哪儿,正准备问问呢。”“那我们走吧!”“嗯。”两人也算是结缘,一路上有说有笑。到了食堂,王莉知道雨婧对这里不熟悉,便领了她到了一处人少的桌子,“你先在这里坐会儿,估计你也不知道什么最好吃,在这里等我,我去拿些吃的过来。”“我跟你一起去吧!”“不用不用。”说完王莉就走了,看着这个热心的女生,雨婧觉得自己很幸运。似是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寻过去,竟在食堂又看到了那个男生,心想,食堂还真是小啊。男生似乎吃完了,正往门外走,雨婧竟然看出了神,“菜来了,你在看什么呢?”“没什么。”“你在看他啊?他是我们学校的有名留级生,比我们大四五岁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留级,没能毕业。”“啊?”“快吃饭吧,肚子饿扁了。”

几周下来,雨婧似乎对这个男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连他没来上课的那几天,她也开始担心起来。

“你喜欢她?”林菲似是质问,“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她只不过才来几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雷廷很是不悦。“你不喜欢我,也不可以喜欢任何人,尤其是她,不就是长得有点像……!”“够了,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你会后悔今天所说的话!”林菲愤然而去。

“雨婧同学,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正纳闷儿,林菲同学今天怎么主动和自己说起话来,虽接触不深,但是感觉是一个高冷之人,想了想还是出去了。这会儿天黑了,少数人在上自习。两人到了一处僻静的走廊,“我们学校夜景很漂亮的,说实话,你是一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儿,我想和你交个朋友可以吗?”“乐意之致。”“真的吗?那我们一起去那边逛逛吧!”说罢,领着雨婧往琴楼方向走去。初来乍到,且师生守口如瓶,雨婧只听闻这里是禁地,并不知道其中缘由。“等一下,这里不是禁地吗?我们不能进去。”“以前这里放了很多古董级的钢琴,楼房以前被烧过,可能处于安全问题的考虑吧,无人看管,只道是禁地,我都去好久了,四楼的钢琴教室有一间完好无损,我们就进去看一眼,就看一眼,我胆子小,你陪我去好不好?”“这……要不还是不去了吧,万一……”“果然你没把我当朋友!”“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不听”……………………架不住林菲几度哀求,雨婧答应了她的要求,“好吧,只看一眼。”“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两人摸黑往四楼走,“听说啊,以前这里烧死了一些学生,好像还有一个家长跳楼死了……”“啊……你别吓我。”雨婧的手下意识地把林菲握得很紧,林菲见状,心里很是得意,漆黑的夜色让人察觉不出她脸上得逞的笑容。“好了,我不说了总行了吧!咱们继续走。”到了四楼,林菲觉得奇怪,封条不见了,顾不得那么多,便假装无知地把雨婧领了过去。“钢琴就在里面,咱们进去看看?”“总觉得这样不好,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来都来了,现在走,多遗憾哪。”拽着雨婧便往那间钢琴教室推门进去,促不及防,雨婧只觉得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门瞬间从外面被关上,林菲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锁,一把将门从外面锁上,“雨婧同学,我的发卡好像落在里面了,你帮我找找呗。哦,对了,我先走了,以后可不许你再靠近我家雷廷一步。好困啊,晚安。”“你干什么,放我出去!”“没用的,没人敢来救你,等我哪天心情好了,再放你出去,不过我记性不太好,那你只好碰碰运气咯!”“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哈哈哈,忘了告诉你,这里以前有一对情侣因为发生了争执,男方负气走了,留下的烟头点燃了窗帘,以至于把整栋大楼给烧了,那女生也葬生了,她的母亲因为打击太大,从楼顶跳了下来,每每到了夜晚啊,仔细还能听到她们喊‘还我命来’”。“放我出去!”林菲拿着钥匙得意地走了,到了楼下想到琴楼的事,打了个寒战走了。

雨婧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这会儿附近应该没人了吧,几近绝望的时候,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她立刻安静了,内心充满恐惧。这声音沉稳有力,很缓慢,不似一个女子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听声音更近了,雨婧呼吸加快,脸上渗出了汗珠,脚步声到了门口却停了下来,往回走了。雨婧这会儿双腿已经发软,身子顺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就在这时,脚步声又回来了,雨婧浑身发抖,一想到林菲跟她说过的那些吓人的话,内心十分煎熬痛苦,只想安安静静在这里念完高中而已,不想这么早就离开人世繁华。

脚步声再次停留在门外,雨婧听到似是谁在叹息,“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这声音似在哭泣,低沉喑哑,充满了忏悔的滋味。由于过度害怕,雨婧碰到了身旁的凳子,发出了声响,“谁?……谁在里面,给我出来!”雨婧一手抓过凳子抱在胸前,“出来!”男子不断摇晃着门把,这才发现有一把新锁锁住了门,一怒之下用脚踹了好几下,男子体格健魄,门被踹开了。“是你?”“是你?”两人异口同声道。“你怎么会在这儿?”,雨婧问道,很是惊奇。“别问那么多了,快跟我走!”雷廷一把拉住她的手,两人一起离开琴房。

雷廷把她带到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奶茶店,这会儿还没有关门。“给,拿着暖暖手。”看着眼前这张憔悴的面孔,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怜惜。“你怎么会出现在那儿?还被锁到里面了?”“是……林菲。”雷廷愕然,心下多了几分狠意。“没事了,喝完这杯奶茶我送你回去吧!”

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林菲的座位上空着,“哪位同学知道林菲同学去哪儿了?为何没有请假?”两节课过去了,她仍然没有来,班主任便过来询问。“不知道啊。”异口同声地回答让班主任觉得不安,难道发生什么事了?“老师,厕所…………林菲……”去上厕所回来的女生说完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无比惊恐,瘫坐在地上,似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班主任和部分学生迅速到了事发地,只见其中一个隔间有血顺着流到地面,女子死状极其恐怖,脖颈有几处淤痕,双眼瞪得多大,坐在了马桶上。校方立刻报警,警察封锁现场,提取证据。

雷廷心想,昨晚打电话单独约她出来,只是教训了她一下,扼住了她的脖子,但不至于死啊,而且也不在厕所,明明是后面的小树林,怎么会……?

今天周五,下午大家就可以回家住了,雷廷打算去雨婧家看看,雨婧经过昨晚的事,对这个男生多了几分好感,父母也不是封建之人,况且他们现在还只是同学而已,便答应了雷廷,带他回自己家。

“来,吃水果吧,小婧的同学。”

“谢谢阿姨。”

“小婧啊,上午隔壁的张爷爷让你过去辅导一下他孙女的功课,这会儿差不多回来了,你同学在这儿,要不你过去跟他说一声改天去?”

“好的,妈妈,那你们先聊,我去看看就回来。”

雨婧走了之后,他才开口问道,“阿姨,雨婧是不是有梦游的习惯?”今天去小树林发现了她的手表,如果被警察发现,那可想而知后果了。“这……”“阿姨,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小婧的?”把手表递了过去,眼前这个男生倒是让人并不反感,知道自己瞒不住了,想了想,说:“是,因为雨婧上次梦游,差点把以前的同学杀死,几番游说之后,他们才没有报警,但是让我们搬家,越远越好。为了小婧,只得这样,又不敢给小婧说实话,着实怕吓着她!”雷廷了然,“阿姨,您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只是担心她。”“难道,她又……”雷廷点点头。“没有送去医院看看吗?”“没用,这么多年了,治不好,而且她现在对医生颇为反感,不配合。她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明明没病,为什么我们非要坚持让她去看医生。”“我听到琴房每晚的脚步声,便过去看了看,发现,每晚她都在那里弹钢琴,因为我的女友以前也爱在那间琴室弹钢琴,所以,我还以为她回来了。”两人沉默了许久。

昨日夜里,在小树林深处,两人发生争执,雷廷一把扼住了林菲的脖子,本有杀了她的心,到底还是放了手径自离开了。但随后一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来不及咳嗽,又被扼住,彻底没了气息。她被拖到厕所,雨婧为她换了干净的鞋袜,再用刀捅了几下,阴邪地笑了几声,便离开了。学校昨晚停电了,于是没有摄像头拍下这一幕。而后,雨婧把鞋袜和刀扔进了海里,洗去双手的血腥,便回宿舍睡了。第二天上课时,完全记不得昨晚的事。

雷廷回到了家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看看,上面写了:七月二十五日,此人侮辱我逝去的女友,擅自触碰女友生前弹过的琴,杀!八月九日,此人将女友生前所作,署上自己的名字发表,杀!十月………………雷廷觉得,女友定是回来了,附在了雨婧身上,再也不用杀人了,于是用打火机一页一页地烧了这本罪孽账。

天网恢恢,雨婧最终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由于梦游杀人虽未被定罪,但校方把以前的一些案例联系到一起,最终法院判定给她一人一室终身监禁。雷廷常常会过来看看她,仿佛女友并未离他而去。

pre_thread生日愿望next_thread咖啡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