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75|回复: 0

身后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 14:34:03 | |
受朋友出席婚礼,徐珊跟老公刘平住进了朋友特意给自己留着的一间别墅里。

房子的装潢大气高档,大厅中央还放着一台三角钢琴,背面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能看到无敌海景,真的很棒。

刘平一进房子就直奔厕所,徐珊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整理他们的衣物。

妞妞的婚礼在两天后,看来妞妞是想让他们夫妻两人再感受一次蜜月的温馨。

徐珊一脸坏笑的打开衣橱,把衣服放进去,关上门的瞬间,猛的出现在衣橱后面的身影着实把徐珊吓了一跳。

定神一看是自己的老公刘平,他穿着睡袍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后,慢悠悠的绕过徐珊,掀开被子躺到了床上。

抚平了被老公的吓得七上八下的心,徐珊抱着衣服就去浴室洗澡了。

洗到一半,房里的灯光突然闪动了下,最后完全熄灭了。

停电了?这个想法最先从徐珊的脑子里冒出。可是,套间里却传来了电视的声音。

看来是保险丝线路不好,徐珊擦拭完身子后,着装浴袍,手握着门把的手立刻缩了回来,冰凉到刺骨的冷。

徐珊拿来干净的毛巾放在把手上,打开门后,一股阴凉到极点的风迎面扑来。

徐珊马上裹紧了浴袍,跑到床边。

这时,她发现整个床铺空无一人,电视已经被关掉了,此时阳台玻璃拉门是开着的。

她看到自己的老公刘平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的风景。正准备上前给老公一个熊抱,屋里的房门被打开了。

徐珊本能的转向门口,只见她老公身穿了浴袍,手上拿着两杯牛奶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脸满脸堆笑的招呼徐珊去喝牛奶。

徐珊的第一时间并不是感动,而是从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恐惧。

茫然的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丈夫,她连忙回头望向阳台,阳台门是关的,而且阳台外面居然……空…无…一…人…

徐珊顿时感到自己的毛囊细孔在一时间,全部被打开。

看着自己丈夫满脸笑意,显然他并不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事,徐珊没打算跟丈夫说。

一个人害怕总比两个人害怕的要好,好在房里还有老公在,不然真不知道晚上要如何入眠了。

喝完牛奶,徐珊在刘平的怀里昏昏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徐珊感觉老公正往自己的位置蹭了蹭,徐珊皱着眉头,把身子往里面挪了挪。

一而再再而三的,徐珊已经挪到了无法再挪动的地步了。

她忍无可忍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准备疑问丈夫,却发现丈夫闭着双眼,拘谨的缩着双肩,像似被人挤压到无法动弹的地步。

徐珊拉了一下老公的手臂,可是,老公居然纹丝不动的躺在那里。

徐珊在尝试了下这次用的比上次还要大的力气,一样也是丝毫没有一丝作用。

它立刻跑到丈夫面前,连续扇他好几巴掌。

刘平并没有醒过来,他紧闭着双眼,像是在梦中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蹙着眉头。

就一直这样拘束着到天亮,徐珊全程守护在刘平的身边,彻夜未眠。

第二天,刘平看到妻子顶着两个黑眼圈还以为自己见鬼了呢!

早上起来的他却感觉到全身酸痛,像是昨晚参加了运动大赛一般,全身无力。

然而这次的事件却让徐珊想尽快从这里搬出去,就算是让她去做她也愿意。

不过丈夫对自己这样的想法不持有赞同票,他认为一来:这个是朋友给自己住,方便到时候参加婚礼。

二来:有免费的地方不住偏要去花冤枉钱的人不行了。

看他这副模样,是对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徐珊想想也是,这是没有必要去花这笔冤枉钱,但是,这个房子让她确实感觉到很不舒服。

反正还有一晚,硬着头皮抗过去就行了。

不过,那些怪东西出现的时候,不分白天黑夜的。

第一次出现情况是在当天早上,跟老公刘平商讨完确定留下来的徐珊返回卧室的洗手间洗脸刷牙。

然后就开始了,明明被徐珊放在左边的水杯无端端的跑到右边去了。还不止,徐珊把问题归咎到自己身上,也许是刚才自己放水杯的时候没有放好,所以把它放到一边自己都不知道!

这样牙刷不到一半,马桶突然响起了冲水声。

徐珊整个人瞬间僵持住了,她把目光转向马桶的位置,被摁下的冲水栓这才慢慢的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可是这房里现在才自己一个人啊,徐珊手忙脚乱的把脸洗了,一转身老公放大数倍的脸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把徐珊吓得够呛。

“你干嘛站在我身后啊!!”徐珊奔溃的对自己的丈夫吼道,刘平是一脸委屈,自己不过是饭煮好了,想让她下去吃饭。

恢复神情后,徐珊知道自己失态了,马上跟老公道歉,两个人双双下楼吃饭。

这一餐饭吃的很压抑,徐珊觉得这个房子不对劲。

当天夜里,徐珊竟还是彻夜未眠。而他老公睡的跟死猪一样,一点呼吸声都没有,雷打不动的。

等等,一点呼吸声都没有,她老公一直打呼噜如雷贯耳的。

徐珊憋着气,把手放到老公的鼻腔下,真的没有呼吸,猛的把手缩了回来。

徐珊再也镇定不下来了,她连忙给自己的朋友妞妞打电话。

当夜妞妞赶到徐珊所居住的别墅里,她表情也十分的凝重。

这别墅早在徐珊她们没到以前就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后来妞妞把房子租出去,不论租出去多少回,时间不超过半个星期就被退了,统一的理由都是因为有不干净的东西,被迫无奈,妞妞请了一个大师来别墅做了一场法事,后来房子没有人居住过。

别墅是在徐珊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妞妞觉得不能失礼朋友才让徐珊夫妻两人入住,没想到请了法师的效果一点用处都没有。

不过在婚礼的当天,刘平醒了过来,还跟徐珊参加了妞妞的婚礼。

她们回家后,徐珊发现刘平看自己的次数多了,那眼神是恐惧的。

但是始终没有说什么,最后徐珊终于忍不住的问了老公。

“妞妞在你身后。”

这时候电话响起来,电话那头是跟自己一样参加婚礼的小娜。

“徐珊,妞妞跟她的家人在婚礼之前已经死了,被火烧死的,就在他们的别墅…喂,喂,你有听到我说么?”

徐珊无助的看着老公的身后站着一个满身焦黑的鬼影,它阴森一笑,点燃了火,顿时,屋里就像被隔开了煤气罐般的火光冲天。

妞妞的老公阿基是刘平介绍的,在之前刘平就一直知道阿基是个瘾君子,不过为了赚取妞妞高昂的媒人费,刘平不惜把阿基介绍给她。

伪装的狼终究被发现,妞妞在结婚前一天发现了阿基的真面目,当机立断要离婚。

阿基放了一把火,连同自己葬身火海。

pre_thread诡身体next_thread烈士英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