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78|回复: 0

诡身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 14:22:31 | |
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里边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安静的文东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将华贵的西服脱了下来随手扔在了地板上,将领带胡乱的扯开,双手用力的抓了几下头发,将打理的很整齐的头发弄的一团糟。

“铃~!”手机的铃声响起,看了看来电显示文东无奈的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声音中满是关怀和深深的歉意:“文东啊,不好意思这次是阿姨不对没有和那女孩交代清楚,你放心阿姨一定会再给找一个更好的,至于今天那个女孩说的那些话你不太在意啊,她也是无心的”。

“没关系的阿姨,又不是第一次了,这次虽然没有成功但还说要感谢您,只是我觉得以我现在的条件见多少女孩儿也都是徒劳我看还是算了吧!”文东的话语中充满了落和无奈,本想在继续说两句,可是文东的右臂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让他根本握不住手机,手一松手机落在了地上,被摔得自动挂了机。

文东用左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胳膊,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度过这短时间的疼痛,类似的事情之前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每次不同的部位突然发生剧烈的疼痛,就预示着家里的边又有人出现了什么意外,非常的准确,于是痛苦的忍过了大约两三分钟的剧烈疼痛,文东急忙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果然是父亲生病住院了,所以文东挂了电话急忙打车向自己老家赶去。

文东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有车有房有一份收入不菲的好工作,人长得也帅气,待人谦和平易近人,算得上是一个绝对完美的好男人,只是没有一个女孩儿愿意和他交往,因为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家庭,他们全家除了他自己一个健全人之外,自己的父母和两个姐姐全都是残疾人,父亲原本是一名很著名的外科医生,但是一次意外被截肢了从此就没了一只手臂。

巧的是自己的母亲也在一次车祸中丢失了自己的一条胳膊,至于自己的两个姐姐,那就更惨了,她们每人只有一条腿,不仅如此老天爷还很不公平的让她们的智力也有了残缺,每天这两姐妹都是傻傻的坐在轮椅之上,等待其他人照顾。

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家庭,所以至今没有女孩子愿意嫁给文东,不过文东对此并没有任何怨言,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家里的每一个人,由于工作原因他不得不长期住在外边,不过一有时间他还是会赶回到家里去的,最近由于自己的身体也出了一点问题,所以好久没有回去了,想不到这个时候父亲竟然生病住院了。

文东自己有豪车,可是他不敢开出来,因为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救得了一种怪病,那就是自己的腹部会时不时的传来阵阵的刺痛,让他难以忍受,每当这个时候都是靠父亲给他的红色小药丸控制的,吃完之后疼痛才会有所缓解,因为这个是不定时的痛,所以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文东平时是不开车的。

文东距离自己的老家也不是很远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能到,但是父亲被安排在了一家比较远的医院,路上又遇到了堵车,所以文东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四五个小时之后了,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钟。

文东到了医院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发现全家都在,就连平时不出门的两个姐姐都被人推着来了,此外还有好多的亲戚朋友,大家的脸上都带着泪痕,没错文东的父亲去世了,走得很突然。

人虽然死了,但是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文东将自己的母亲和两个姐姐都接了过来和自己同住,还找了两个保姆专门来照顾她们,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一段时间,这天文东的腹痛病又犯了,于是急忙拿出父亲给他的小药瓶,倒了好久才将最后一粒药倒了出来放进了嘴巴里,等到疼痛缓解的时候,文东来到了母亲跟前,询问她父亲给他的药还有没有,如果没有了把药方给他再去配几副。

母亲得知文东的药用完了,变得有些激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没有把要说的说出口,只是告诉文东先去休息吧,自己会帮他买药的。

母亲不肯说,文东也不好再问,这些年这也一直是困扰文东的一个问题,虽然是给自己保命止痛的药,可是父母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这种药的配方呢?

第二天母亲交给了文东一瓶药,文东看了看母亲发现她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脸色有些苍白,担心她生了病就要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可是母亲却说什么也不肯去,之说自己是昨晚没有睡好而已,休息一下也就没有事了,由于赶着上班,文东也没有再坚持,只是嘱咐两个保姆照顾好母亲和两个姐姐,便出门上班去了。

这天下班,一个保姆对文东说能不能找一个保洁的来对房间进行一下消毒,因为她在给文东母亲打扫卧室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小虫子,这好被文东的母亲听到了,老人家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让那个保姆不要多管闲事,还告诉文东自己的房间没有小虫子不需要保洁的来。

文东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这天正好单位休假,文东说要带着家里人出去散心,偷着请来了保洁公司的人对房间进行了消毒,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保姆端着放在一个小垃圾桶里足有半桶的黑色小虫子给文东看,证明她没有说谎,这房间里确实有小虫子。

当文东母亲看到这些被小虫子的尸体时候,就像是丢了魂一样,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嘴中不停的叨念着:“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最后经不住文东的再三询问,母亲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在文东没有出生的时候,家里每个人都很健康,两个姐姐不仅没有残疾,而且头脑聪明,在学校成绩优异,而且还擅长跳舞,获得了好多的大奖。

但是一切都在文东出生以后改变了,虽然两个姐姐很优秀,但是文东的父母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儿子,文东的父亲就是一个大夫,也认识了好多同样是医生的朋友,发达的科技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基因,让一个人生个男孩儿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要靠药物强行改变基因会有很多的后遗症,所以尽管文东的父亲如愿以偿的有了儿子,但是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

面对这个死婴,作为一个出色外科手术专家的文东父亲做了一个很大的尝试,那就是将自己,妻子,女儿身上的肢体截下来接在这个死婴的身上,用这些鲜活的细胞激活这些已经死亡的细胞,从而让这个死婴重生,实验很成功,这个婴儿活了下来,可是两个女儿却因为受不了巨大的打击疯掉了变得呆呆傻傻的。

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家里人有事文东会感应得到,可是由于他的身体已经死去了,如果没有成分激活就会腹痛难忍,为此他们找到了一种靠吸食人血为生可以激活已死细胞的小虫子,但是这种小虫子本身就有毒性,而且只能寄养在人的身体之上,只有喝饱了血才会脱离出来,所以长久的养殖这种虫子自己就会慢慢的中毒,文东的父亲就是这样毒发身亡的。

后来母亲也用同样的方式养殖这些毒虫,没想到却被保姆无意间发现了她藏起来的幼虫,并且找来了保洁公司将幼虫全部杀死了,没有了这些虫子文东也就没有了激活细胞的药物,下场也只有肠穿肚烂而死了。

pre_thread红裤next_thread身后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