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29|回复: 0

鬼座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7 12:58:33 | |
又是一年的春运时间,在外地忙碌了许久的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了回家的路途。

陈倩薇就是其中一个,在外地工作三年没有回家,这一次说什么也得回家过年了。

她买到的是站票,在这种春运期间,买到硬卧和硬座的机会跟中了奖差不多。但是有站票她也很满意了,毕竟跟回家的欲望比起来,这一点辛苦是微不足道的。

晚上11点,她登上了107号列车。车里因空调的缘故,空气有些浑浊不堪。而这时候的列车因为是起点站,里的人还不是很多,甚至有几个没人的空座。

陈倩薇找了一处空地,然后拿出了她准备好的小板凳坐了下来。

“嗨!你也是没买到票吗?”一个男青年笑着对陈倩薇搭讪道。

陈倩薇打量了一下对方,点了点头。

男青年见陈倩薇没有接话,略有些尴尬地呵呵笑道:“这狗日的春运真是折腾死人啊,我提前了这么多天去订票,结果还是只能买个站票。”

“是啊,票贩子多呗。”陈倩薇也叹了口气。

“你也是外地打工的吧?这夜晚可不太好熬啊,我带了扑克牌,要不咱俩一起打打扑克?”男青年笑眯眯地说,看得出他明细对陈倩薇有着好感。

陈倩薇却是摇了摇头:“不了,我有些累了,我看会书就想休息下。”

男青年仍然不消停:“这鬼地方,哪睡得着啊?要不咱俩聊聊天吧?我姓王,叫......“

“算了吧,我真的有些累,不太想说话!”陈倩薇眉头皱了皱,已经开始对这人有些不满。

男青年见此,只能识趣的闭嘴在一边搭了个报纸坐着了。

列车没有开多久,陈倩薇的肩膀就被王姓青年拍了拍。

“你......”陈倩薇有些恼怒了。

“那边还有两个座位,咱们过去坐坐吧?在这里多不自在啊,腰酸背痛的!”王姓青年指了指不远的两个空座位。

“这是人家有票的位,待会过几站他们就上来了,你现在去坐,等下这里的空地都没了。”陈倩薇有些无奈地说道,对王姓青年的纠缠颇有些不耐烦。

王姓青年见陈倩薇三番二次的拒绝自己,感到十分丢面子,脸一横,嘴巴嘟嚷道:“还真以为自己多尊贵,和老子去发廊玩的女人有啥子区别!给脸不要脸!呸——”说罢,王姓青年自己大摇大摆地坐上了空座。

王姓青年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并不大,但是因为和陈倩薇距离比较近的缘故,说的话被她听得一清二楚,直气得她是浑身发抖。但是碍于这里毕竟是在列车上,所以她只能忍住没有发作,强行让自己的思绪回到手上的杂志里。

列车轰隆隆地开动着,到了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列车停站了。

从列车外走上了一对夫妻,他们拿着票到处搜索着自己的座位,忽然眼光一下子看到了正靠在座位上熟睡的王姓青年,然后一起走了过去。

陈倩薇有些幸灾乐祸,知道这家伙的美梦即将结束了。

夫妻里的一个中年男人拍了拍王姓青年的肩膀:“兄弟,让一让,这座位是我们的!”

王姓青年身子动了动,嘴巴里还在说着梦话,似乎没有立刻醒来。

“兄弟,醒一醒!”中年人有些不耐烦了,稍稍用力地推了一下王姓青年,虽然这一推并没有怎么用力,但是这时候列车忽然晃动了几下,这王姓青年的头直接撞到了桌子上。

“唉哟!他妈的痛死我了,是哪个王八蛋啊?”王姓青年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到来的夫妻俩。

中年男人旁边的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同志,这座位是我的,我们叫了半天你都没醒,所以......”

“所以就他妈的把老子的头往座上撞是吧?”王姓青年怒道。

“不不不!这是一个误会!事情是这样的......”中年男人连忙想要解释。

“误会个头,不就是一个破座位吗?以为老子稀罕啊!一对狗男女!”王姓青年骂道。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中年人终于忍无可忍,举起袖子就要上来教训他,但是被他旁边的女人给拉扯住了。

旁边的女人不停地劝着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只能愤怒地蹬着王姓青年。

“同志,刚才确实对不起,我给你道歉,你现在可以让下座位了吧?”女人好声好气的对王姓青年劝道。

“哼!老子下了车就去检查一下脑袋,要出问题了你们可得赔医药费!”王姓青年边说边离开了座位。

“你说什么?”中年男人愤怒地又想冲过去,但是仍旧被旁边的女人拉住了。

这时候列车上已经十分拥挤了,座位已经全部坐满不说,连站的位置也几乎没有了。王姓青年见陈倩薇旁边都已经坐满了人,只能无奈地走到了厕所旁边站着生闷气。

陈倩薇看到吃瘪的王姓青年,心里大感痛快。

“这位同志,要不你来我的位置坐吧?”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倩薇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光头的男人正招呼着王姓青年。

“你?让我座位?”王姓青年怀疑自己听错了。

“是啊!我有颈椎病,不能坐久了,所以偶尔要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所以要不嫌弃你可以来我位置坐坐。”光头男人微笑地说道。

“哎呀大兄弟,你真是好人,谢谢啊!”王姓青年乐呵呵地说完,就不客气地坐到了光头的座位上。

陈倩薇发现这一个让座的举动让周围人都投来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想不到这种人渣还有人给他让座,估计这光头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陈倩薇有些恨恨的想着。

火车再次开动,这一次的目标就是终点站了。

虽然坐在小板凳上让陈倩薇的身子骨有些不舒服,但是因为车厢缺氧的环境还是让她昏昏欲睡......

就在这个时候,车厢内的灯忽然一下子全灭了!车厢顿时陷入了黑暗,陈倩薇一惊,不由的有些纳闷了。

要知道,为了旅客的安全,除了卧铺车厢到晚上10点才会熄灯,硬座是不会关灯的,但是这个车厢怎么灯就熄了呢?

算了,管它那么多!熄了灯说不定还能睡个好觉!陈倩薇没有多想,而是头靠在了旁边的车座边上,直接闭目养神了起来。

在朦朦胧胧即将闭上眼睛时,陈倩薇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往王姓青年的座位走了过去......虽然车厢因熄灯有些漆黑,但是陈倩薇还是认出了这人便是之前让座的光头佬。光头佬终于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吗?

黑暗中,光头佬缓慢地走向了在座位上熟睡的王姓青年,然后慢慢地蹲了下来,接着双手猛然掐住了王姓青年的脖子......

陈倩薇被光头的举动吓得想要尖叫!然而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她的喉咙无法发出声音!更确切的说是她的全身都无法动弹!她的身体居然在这一刻已经不属于她了......唯一能够拥有的只有情绪......她惊恐的情绪......

最离奇的是,尽管光头狠狠地掐着王姓青年的脖子,但是王姓青年却似乎毫无察觉一般,依旧在那呼呼大睡,似乎他根本感觉不到光头手上的力量。这种诡异的情形没有持续多久————

“喂,醒醒!醒醒!”一只手拍了拍陈倩薇的脸蛋。

陈倩薇模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捂着肚子的中年妇女。

“不好意思啊!我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了,麻烦你能起来让一下吗?”中年妇女急急地说道。

“哦,好的!”陈倩薇连忙站了起来,让到了一边。

此刻车厢的灯已经是亮堂堂的了,而一旁座位上的王姓青年仍旧爬在椅子上呼呼大睡,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刚才......只是一场梦吗?陈倩薇这样想着,看了看手机,此时已经凌晨4点了,奇了!这光头佬还没有回来吗?

陈倩薇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光头在附近的地方。

这时候已经有部分起夜的乘客陆陆续续地来上厕所了,陈倩薇也没有办法再好好休息了,只能站立起来,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不时望一望光头佬的踪迹和那个熟睡的王姓青年。

早上7点火车到达终点站,陈倩薇等人带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好了下车。陈倩薇这时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王姓青年,发现此人还在熟睡着。

“这是猪吧?这么能睡...”陈倩薇纳闷地想道。

可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直到乘客大多都离开了列车,但唯独王姓青年仍旧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睡着,直到列车员去呼唤他,才惊恐地发现王姓青年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一突变让陈倩薇心中一突,也留在了现场,最后医护人员现场简单检验了一下尸体,得出初步结论:王姓青年是缺氧而亡。

陈倩薇忍不住去询问了列车员,那个给王姓青年让座的光头佬去哪了...结果列车员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据列车员说,这个座位的票主,也就是光头佬,根本就没有来乘坐此列车,因为光头佬在赶往火车站的途中遭遇了车祸,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不治而亡了......

陈倩薇听到这,身体犹如被一桶冰水泼在了身上一般,全身冰凉无比......

那么昨晚看到的光头佬又是谁?昨晚真的是梦吗?

王姓青年到底是缺氧而亡还是被光头佬给......

火车上突然有陌生人给你让座,你还敢轻易的坐下去吗?或许这个座位就是死人的.....

pre_thread夜晚声音next_thread玉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