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92|回复: 0

杂志社命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5 12:51:36 | |
“社长我求求你了,你就答应让我辞职吧,不然我真的就要崩溃了,您知道嘛我感觉我现在身边都是那些脏东西,不仅如此我走到哪里它们就一起和我到哪里,我求求您了再让我继续写下去,我真的要疯了!”在《夜半尸语》杂志社的社长办公室里,负责其中一个板块儿的作者钟夏拿着辞职报告对社长苦苦地哀求道。

社长的情绪要比钟夏淡定得多,喝了一口茶将钟夏的辞职报告接了过来放在了一边,摆了摆手示意钟夏坐下,之后才语重心长的说道:“钟夏呀你可是我们社的中流砥柱,可以说《夜半尸语》这本杂志就是因为你的作品,才会畅销的如此火爆的,社里给你的待遇可是普通员工的五倍呀!你想想有几个人能够在这么年轻的时候靠着耍笔杆子就能拥有这么好的待遇呀!当然了这也是你应得的,付出总要有回报的嘛!这样钟夏辞职的事情呢暂且先放一放,现在正是《夜伴尸语》杂志销量火爆的时候,你现在撂挑子不是拆我的台嘛!希望你也能体谅一下我好不好?”。

“社长真的不是我不体谅您,我也知道这时候退出确实不是时候,可是社长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那些东西每天都在骚扰我,让我寝食难安,我的生活已经被它们彻底打乱了!在这样下去,我真不知道还会有多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社长打断了钟夏的话,递给了钟夏一张名片说道:“钟夏,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你也曾经在作品里边说过,那些东西都是人类自己想象出来的,其实并不可怕,也根本就不存在,你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存在,都是因为你写作的时候太过于关注了,心理承受的压力太大了,这是在我市最权威的一个心理学家,也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今天下午我放你半天的假,我帮你约好了时间,你去他那里看一下,希望你能够再坚持一下,《午夜尸语》不能没有你呀!”

又是这样的理由,又是类似的话语来搪塞自己,拒绝自己的辞职申请,钟夏拎着背包颓废的走在大街之上,街道两边的彩旗之上还有他的照片,电影院门口也贴着用他作品改编成电影的巨幅广告照片,作为一个作家能够有如今这样辉煌的成绩,钟夏应该感觉到高兴和自豪才是,这也是钟夏曾经想要的,可是现在终于得到了,钟夏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

当初钟夏只是由于个人爱好才走上了这条写作之路,从一个刚刚入门的小菜鸟级别的业余写手到现在众人皆知万人追捧的大作家钟夏辛苦努力了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里钟夏没日没夜的在研究,在创作属于自己风格的作品,几乎到了一种痴迷的地步,以至于无法将书中的内容与现实区分开,所以他经常会感觉到身边总有那些“脏东西”的存在。

当初为了为了自己的写作之路能够越走越远,钟夏独自离家千里之外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打拼,算来也整整三年多没有回家了,现在他特别渴望能够回家,能够得到亲人们的关怀,可是社长一直不肯放他走。

下午的时候钟夏去看了那名心理医生,由于提前打好了招呼,所以钟夏去的时候那名心理医生已经在办公室等钟夏了,看到钟夏顶着两个黑眼圈,脸色苍白一副颓废的样子,知道他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了。

心理医生也只是起到一个辅导作用,关键还是要靠个人的意念,钟夏早已经是到了快要“入魔”的阶段,根本就无法彻底回到现实之中,所以让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心理学家也是无能为力,最后没有办法心里学家建议钟夏以后多接触一点人,写作的时候也最好到人多的地方,这样人气比较多,就算有那些脏东西来也不用担心。

钟夏不是傻子,也知道这个心理医生对自己也是无能为力了,不过他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哪里人多就去哪里,那样有人和自己作伴,就不会孤单了,就不会害怕那些东西了,对了!以后就在杂志社里写,回到家里一个字也不要写了。

杂志社虽然人多,可是时间一到大家都要下班回家,到最后还只是留下钟夏自己,为此钟夏再次提出辞职,结果当然是被拒绝,不过社长也是够聪明的,特意安排社里几个美女编辑轮流每晚陪钟夏加班,有美女相伴却时很有帮助,钟夏这一阵子也没有感觉到被那些东西缠着了。

今晚和钟夏一起上班的是一个叫做小婷的女孩儿,属于那种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靠着关系混进来每天只负责打酱油的人,要不是看到钟夏还有点姿色她才懒得陪钟夏值班呢。

所谓值班就是钟夏在电脑前写稿子,而小婷则是在一旁看着韩国电影吃零食,还拿着里边的男主角和钟夏作比较看看谁更加帅气一点儿。

这些女孩里边钟夏最讨厌这个小婷了,一来就吃个不停,那咯咯嘣嘣的声音真是五花八门,这对想要一个安静写作环境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忍,用力忍!

“钟夏你要不要吃点薯片?”钟夏摇了摇头:“不要!”回答得很干脆。

“钟夏你写这么久不累嘛要不要休息一下?”答案依旧是:“不要!”

小婷无聊的要死了,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除非是神仙不然都会感觉到很无聊的,吃得太多肚子就有点不舒服了,小婷急急忙忙的向厕所跑去,钟夏依旧在专心的写着稿子,突然钟夏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小婷发过来的一条短信,竟然是让钟夏给她去送厕纸。

“我去!该死的女人!”钟夏暗骂了一句,因为很好的一个思路被打乱了。

钟夏来到了女厕所门口对着里边喊道:“小婷,你在哪呢?”话音刚落只听到女厕的一道门后边传来了一声东西倒地的声响,钟夏心头也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又喊了几声见没有回应,就一脚将那扇门踢开,见到小婷正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一个白影顺着厕所上方的而透气孔钻了出去。

杂志社发生了命案,当晚只有钟夏和小婷两个人,据小婷当时回忆说自己正在办公室里工作,钟夏也在写稿子,突然他接到了一条短信就出了,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回来,小婷还以为钟夏丢下自己回家了呢,自己也想回去,但是肚子不舒服就想去一次厕所,可是刚刚打开厕所门,就发现钟夏躺在里边,一动也不动的,口中还吐着白沫儿~!

pre_thread小静next_thread红色的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