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64|回复: 0

实验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4 13:47:09 | |
“没有人何人准许你加入我们这个社团,这里也不欢迎你来参观,所以请你出去!”一个将头发染成黄色,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学生反而更像是一个社会小混混的家伙,嚣张的对着围观的人群和社团成员中唯一一个没有穿白大褂的学生说道。

“林少,对于以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但是我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在这个学校里你和我的能力不相上下甚至我的能力比你还要强一些,申请成立这个解剖实验室的时候,我也是有参与的,你虽然是这个社团的社长,可是你这个社长是怎么当上的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况且学校批准这个社团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能够培养和发现更多的医学人才,我认为我更有可能成为有这方面成就的人,所以这次的解剖实验我必须要参观全部过程,不仅如此我还要以导师的身份全程指挥,对于这一点儿校长已经批准了,林少大家都在等着呢,我希望实验能够马上开始不要耽误大家宝贵的时间,你也知道的学校可以供给我们用来解剖的尸体不是很多,能够供给我们使用的就更少了,所以我们大家都很珍惜这次机会“少年拿出了校长的批示,不卑不亢的缓缓说道。

林少在这所学院里一直都是很嚣张的存在,本身也确实很有医学方面的天赋,而这个叫做文东的年轻人和林少一样同样是这所学院的学生,两个人的能力相比之下也是文东要略胜一筹,为了能够更好的学习提高自己的能力,林少、文东等人联合了很多学生向校领导申请成立了这个实验室,所有的管理人员都是学校的学生。

同行是冤家,虽然现在他们还不都是同行,但是作为能力旗鼓相当的两个人,林少早就把文东当成了他的“死对头”处处找茬为难他,这不靠着自己的物质奖励,大家一致推举林少成为了这个社团的“一把手”,然而林少新官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择优录取”社团成员,说是录取原则是公平,公正,公开的但是却把很有实力的文东给拒之门外。

文东对此也很是愤怒,可是人家林少有人有实力,就连校长也要给他一点面子,学校领导方面没有人帮自己,文东也想到了自立门户,可是学校说现在的资费紧张,不能够支持第二个这样的社团存在了,所以这件事情只好作罢。

文东将内心的愤怒和不快化作了学习的动力,每天都是更加专心刻苦的进行研究,反而林少由于成立了社团,自己又是社团领导,方方面面的都要照顾一下,学业也有点一心不得二用,这样他和文东的能力在不知不觉间就越拉越大了,等到文东的医学论文获奖,成为了万人瞩目的“大明星”的时候,林少发现事情已经晚了,自己恐怕永远追不上人家了,即便是这样林少也没有更加的努力,反而是更加的记恨文东。

获奖后的文东成为了学校的“宝贝疙瘩”,拥有了和林少差不多的能力,毕竟学院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可以为学校增光添彩不少,今天的这个实验很难得,所以文东就去求校长能够给自己一个学习实践的机会,可是校长有些为难了,他惹不起林少,又不想得罪文东,于是就想了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让文东去做导师监督指导整个实验的过程,这个社团里是不准许老师介入的,有文东这样的一个学生参与校长也安心一点儿。

看着校长的批示,林少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说道:“校长真是老糊涂了,竟然请你这样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来指导我们,我可记得你说过在家里你连鸡都不敢杀一只,一会实验开始的时候,你可不要哭鼻子啊!准备实验!”林少邪笑着调侃着文东,吩咐助手准备开始试验。

实验的过程就是由林少主刀,三名学生当做助手,还有两名学生,负责对整个解剖过程进行详细的讲解,由于人太多,试验解剖台后边还有一个大频幕,可以让更多的人透过大屏幕清楚地看到整个实验过程。

实验开始了,这次要解剖的是一具女尸,尽管在福尔马林水中泡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过尸体的保存还是相当完好的,并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就好像是一个人睡着了一样,尸体提前被人捞了出来,还礼貌性的用布遮住了上下的关键部位,现在这具尸体就静静的躺在试验台上,等待被开膛破腹。

实验刚开始,林少就伸手准备扯掉遮挡在女尸身上的白布,被文东阻止了,“你想干什么?”林少不高兴的问道。

“这是一具女尸虽然已经死了,可是死后还不得安生,还要拿来让我们做实验,所以我们要给她最起码的尊重,对不起,这位姑娘我们多有冒犯请您原谅!”文东很是严肃的对着女尸说道,而且还深深的鞠了个躬,“作为此次实验的导师,我希望在实验开始之前,大家都先对这具我们将要解剖的尸体鞠个躬道个歉,给她最起码的尊重”。

文东的这种行为有些人认为是画蛇添足故意做作,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确实应该这样,因为他们将来都会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必须要尊重每一个患者,每一个病人,于是大家纷纷弯腰对着女尸鞠了一躬。

“我说我们的文东导师,你闹够了没有,我们要开始实验了,这里是医学院不是表演学院!我们抓紧时间好不好!”

“当然可以了,林少你也对这位小姐行个礼吧,之后我们马上开始实验!”

“我去你妈的吧!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林少将解剖用的手术刀扔在了托盘上,扯下口罩指着文东的鼻子大骂道:“我看你今天根本就不是来做实验的,就是来捣乱的,这里不欢迎你,我命令你马上滚呀!”。

本以为这次文东会反驳几句,可是文东却表现的出人意料的平静,转身向实验室的外边走去,当走到实验室门口的时候转过身看着林少说道:“记着死者为大,我们要给她最基本的尊重”说完文东便离开了。

“给个屁尊重!你算个很么玩意儿!”林少看着文东离去的背影大骂道。

正当林少手持解剖器具,准备解剖女尸的时候,面前的场景却突然一阵变换。

当林少再次恢复知觉的是火,一阵刺痛从林少的腹部传来,很快疼痛感传遍了林少的全身各部,林少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实验室的解剖台上,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正在给旁边的学生演示着解剖的过程,虽然戴着口罩,但是林少认得出,这个男生就是文东,而那个女生竟然是自己解剖的那具女尸!
pre_thread庸鬼next_thread古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