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53|回复: 0

姐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1 13:49:04 | |
卓婷在巴黎出差,顺便为妹妹卓娅定制了一件世上独一无二的婚纱,不论是手工还是布料都是无可挑剔的,精致的花纹,纯白的毫无瑕疵。
卓婷特地发了一张照片给卓娅:“喜欢吧!后天你就是最美的新娘了。”
电话里卓娅热泪迎面:“还是老姐对我最好,这件婚纱一看价值不菲!”
“没关系……只要你喜欢就好,你是我的妹妹嘛,我希望你风风光光的步入殿堂,结婚这种事只有一次。”卓婷小心翼翼的将婚纱放入手提箱子里
挂了电话卓婷用手机订购了明天8点的机票,看了时间不早了,去浴室里冲了一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夜里卓婷皱着眉头,不安的摇着头,额头上冒出了许多的汗珠,卓婷来到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摸索着前方走着,脚下感觉踩空了在停的坠落:“啊,救命……救命啊。”
卓婷伸手挣扎着,猛的睁开了眼睛大口的喘气,拍了拍胸口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只是梦而已!”
卓婷掀开被子起身去客厅里倒了一杯水,做了噩梦之后心情还是很难平稳。
第二天,7点30分卓婷就到了立场,检查了行李之后就上了飞机。
一个晚上没有睡好,卓婷感觉有些头疼,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英文)空姐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飞机正式起飞了,卓婷从口袋里拿出了眼罩,睡一觉也许就没事了。戴上眼罩周围就什么也看不到,黑的就像那个梦一样。
眼皮边的沉重起来,卓婷睡了过去。
卓婷的耳边传来杂乱的声音,不安的喘息,女人的尖叫,男人的吼声。
女人:“我不想死啊!。”
男人:“shit.sos .”
卓婷摘掉了眼罩,飞机在不停的下坠:“骗人的吧。”
卓婷脸色铁青,张慌失措的看着,躁动不安的机仓里。
午后卓娅坐在家里看着电视新闻直播。
新闻直播:“我是新闻主持人,代文,今日巴黎通往中国的航班由于反气流的摩擦飞机失重,9点在巴黎市中心坠落,引起了巨大骚动,巴黎救护人员第一时间赶到,不幸无人生还。”
卓娅手里的遥控器掉落在地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姐!”
昭宥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看到泣不成声的卓娅:“你怎么了?”
卓娅拽着昭宥:“老姐……做的航班坠落了!”
昭宥安抚着卓娅:“可能姐姐并没有坐那班航班里。”
“新闻直播里我看到掉落在地上的那件婚纱,全世界只有一件……呜呜呜……老姐……”卓娅哭晕了过去
昭宥照顾了卓娅一个晚上,夜里卓娅不停的说着梦话:“老姐……老姐。”
第二天,一早卓娅收到了警局来自巴黎的卓婷认尸信。
取回信卓娅呆滞的回到家,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
昭宥看到桌上的信紧接着抱着卓娅:“我们明天就去把姐姐的尸体领回来。”
卓娅把头埋在昭宥的怀里:“前天老姐还给我打电话……我们还聊的很开心……怎么说没就没了……我接受不了……”
第四天,卓娅到了巴黎医院的停尸房,看到紧闭着眼睛的卓婷痛哭:“老姐……我带你回家……呜呜呜”
卓娅安顿好卓婷的后事之后,已经7天没有好好睡过,消瘦的脸看的让人心疼不已。
每到夜里卓娅睡着睡着就哭出声了:“老姐!”
昭宥从背后搂住她,安抚着,直到哭声停止:“失去姐姐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姐姐她一定不愿意看到你现在这样,振作起来。”
婚礼推迟到了一个月以后,卓娅身上穿的是婚纱店里定制的白婚纱,认尸那天老姐送的婚纱不翼而飞了。
婚礼照常进行着,刚刚走到殿堂里的卓婷和昭宥,感觉身后吹来了一阵冷风。
教堂的灯一闪一闪的,现场一片突然混乱,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来宾尖叫起来:“鬼啊!”
来宾你撞我,我撞你逃出殿堂的来宾:“别挤我。”
卓娅回过头看到不远处时隐时现的卓婷,那破浪不堪的衣服,流着血的额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
下一秒卓婷出现在了卓娅的面前,手里捧着那件纯白的婚纱,眼里流血血泪:“姐姐的婚纱送到了,只可惜来不及看见你最美的样子…人的一生里总会有很多的遗憾,命中如此随也不能改变…但是姐姐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你幸福,不要难过……不管姐姐到哪里,都会一直在身边守护着你,你们两个一定要幸福。”
听到这样的对话,还没全部走出教堂里的来宾都纷纷的停了下来。
卓娅伸手却碰不到卓婷,她一点一点透明,卓娅心痛的瘫坐在地上:“老姐,你别走……”
昭宥接过婚纱眼里残留的泪水:“你有一个好姐姐,即便离去了也依然惦记这你,因为她是爱你的……穿上这件婚纱,重新嫁给我吧!我会带着姐姐对你的疼爱照顾你一辈子。
“这是姐姐送你的最后礼物。”卓婷化作青烟消失了,空灵的声音响起后,教堂里飘落下许多的玫瑰花瓣来
pre_thread恐怖主角next_thread灵异站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