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00|回复: 0

雪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9 12:35:10 | |
授琴的是位老先生,帝纾琦进来时,这位老先生正在上课,讲得都是常规的乐理知识。

帝纾琦听了会,觉得老先生博学多识,有些自愧不如。

不过老先生也就讲讲理论上的,琴技实则还是以弹奏者的水平定论。

待老先生讲完,帝纾琦抱着瑶琴上场。

轻轻拨起琴弦,清悦如同流水。这才发觉手里的琴与自己的“清月”如同一辙,不时喜上眉梢,冲着一旁的掌柜感激地点头。

她哪里知这琴乃锦苏所赠,不过是为了投她所好。

这么好的琴在手,她随之弹上一曲。

悠扬缱绻缠绵不绝,似溪水在山涧叮咛,又似微风拂过竹林,发出哗哗的绿浪,一波跟着一波,婉转飘渺。

座下的女子皆被她的琴声吸引,一曲完毕,犹绝余音未去,不时掌声四起。

帝纾琦来授琴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她发现每次她弹琴时,那水晶珠帘里,总有一抹身影在望她。

她几次三番想将那人看清,不知为何却不见其人。

她心疑的问掌柜道:“可还有其他人?”

那掌柜知她问得什么,不过主上暂且不想与她相见,也就瞒着她道:“并无他人!”

帝纾琦松了口气。

回来路上,见一姑娘被人追打着,她同情心大起,花了些钱将那姑娘买下。

那姑娘叫浅音,十三岁,本是如花年华,却因父母双亡,落得无家可归,最后被人蒙骗,卖进了歌楼。

浅音不屈,趁机逃了出来,不巧被老鸨发现,按在街头一顿毒打,正巧帝纾琦的马车经过。

帝纾琦瞧见浅音,倒觉这样倔强的姑娘着实让人心疼,掏了些钱给老鸨,将浅音带回了府。

浅音身上伤痕累累,身上烫得如同火炉,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帝纾琦不放心,请来大夫替她诊治。

大夫说是些皮外伤,敷上药待烧退了就无事。

经过一夜挣扎,浅音总算熬过去,醒来后,换上干净的衣裳后就来给帝纾琦请安。

帝纾琦这才发现,这小姑娘长得十分俏丽,只是长年累月的挨饿,让她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

浅音不怎么爱说话,但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只依着本能跪在地上磕头。

帝纾琦忙扶她起来:“无需多礼!快起来!”

浅音望着她,咬着嘴皮,揪住帝纾琦的衣裳道:“收留我!”

帝纾琦心下一怔。她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救了她,眼下却要愁着将她留下,不过她身边还真缺位得心的人,或许留下也无妨。

几番一想,抿嘴道:“你且先起来!这事容我与世子爷商量下,毕竟这府里的事还需他点头!”

浅音见她答应,忙又磕头谢恩。

赤郢晚上回来听帝纾琦说在街头收留了位孤女,面色一冷,道:“府里人手不够么?你也不查查人家的底细!”

帝纾琦觉他莫名其妙,不就是买下一个丫鬟,至于这般较真么!

忙开口道:“那些人都是你安排过来的,我不喜欢!”

赤郢见她生气了,挥挥衣袖道:“人可以留下,往后事事留个心眼!”

帝纾琦闻之嫣然一笑。

不知何时起,这位世子爷倒顺着她了,可能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之前的种种不过是他装出来糊弄自己的。

生觉好笑,忙替他将外袍取下挂起。

如此琴瑟合鸣的日子极为容易从指尖流过,转眼半年过去。

帝纾琦发觉近来胃口大变,望着眼前的饭菜,只觉胃里翻涌的难受,忙唤浅音道:“去给本宫取碗酸梅汤来!”

浅音应了声,忙去膳房讨要酸梅汤,不想被英英撞见。

英英见浅音端着酸梅汤,眸里闪过一丝阴鸷,原本秀气淡雅的五官瞬间变得狰狞扭曲。

“站住!”英英一把将浅音唤住,眸光落在酸梅汤上。

浅音倒能镇定,垂头道:“侧妃娘娘可有事吩咐?”

英英嘴角扯扯,眸光依旧落在酸梅汤上:“这是你家主子要的?”

浅音见她说话时面皮微微在抽搐,料到她是想到了什么,心存妒忌。

“回侧妃娘娘,是世子妃吩咐奴婢过来拿的!”浅音回她。

一个女人突然要喝酸梅汤,八成是有了身子。麒麟国素来依仗母以子贵,何况这还是嫡子,自然让人眼红。

“她有了么?”

英英不确定地道。

浅音心知这女人对帝纾琦素来不怀好意,忙道:“尚未可知!您知道的,世子妃胃口素来不好,吃点酸的也是常有的事!”

英英满意的一笑,孰不知浅音这一会已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见她不在难为自己,浅音忙拂身端着酸梅汤离去。

帝纾琦见酸梅汤来了,端起碗一口饮尽,方觉胃里舒坦许多。

浅音见她这样,定是有了身子,忙提醒她道:“身体不适,不妨找个大夫瞧瞧!”

帝纾琦摇头:“本宫无病,就是近来乏得紧,胃口稍稍差了些!”

话一说完,她自己愣了愣。

怎么像害喜的症状?

原先在天宫,她也没少瞧见过那些害喜的妃嫔,吃不下,睡不足,还吐个不停,却是什么都吐不出。

此番一想,心底一骇,想想自己的月事,似乎还是上上个月才来的。

手心不时沁出汗珠,攥住浅音的手道:“可能真是有了!”

浅音知她的意思,盈盈一笑,道:“恭喜世子妃!”

帝纾琦却慌了起来:“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莫非世子妃不想要他?”浅音担忧地道。

帝纾琦扶着尚未显怀的小腹,心里百味陈杂。

本以为这事就主仆两人知道,黄昏时分,赤郢下朝回来,帝纾琦刚想传晚膳,英英领着侍女彤香赶了来。

“妾身听说世子爷喜欢吃雪鱼,妾身今日亲自下厨做了一条,料到世子爷晚上会在姐姐这,便亲自送了过来!”

赤郢见英英一脸笑容的,有些摸不清状况,不过他爱吃雪鱼不假,忙让人将雪鱼呈上桌。

雪鱼生长在冰山峡谷的河道里,长年以冰雪为食,周身通透清亮,肉质鲜美可口,却百年难长一寸,加上捕捞条件苛刻,能得一条十分不容易,故被尊为麒麟国的珍宝。

pre_thread木偶戏next_thread附身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