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29|回复: 0

留下来陪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8 13:29:51 | |
回老家路过老朋友所在的城市,我打算去看看他。

我们是老同学,虽然工作后各奔东西,但联系也很密切,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近一个月更是一次都没有,我给他打过去,他总是语气慌张,甚至带了丝莫名其妙的惊恐,找借口说很忙,说不了两句就挂了。

这让我感到很奇怪,我太了解他了,他是那样的开朗与乐观,电话里慌里慌张的语气可不像他,下了汽车,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过了许久也没有人接。

我心里非常担心,伸手招了辆出租车,报了朋友家地址后,我靠在后座上,脑袋困得有些发晕,这种现象很少发生,毕竟我已经习惯了熬夜,大概是今天倒了几班车太累了的缘故。

还有大概半小时才能到,我无聊的看着车外迅速后退的风景,心里一直平静不下来,朋友在半年前跳槽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薪资待遇都很不错,他也就从合租改成了自己租房,刚搬进去时还给我打过电话,据说虽然面积不大,但好在交通方便,只是朋友说,那房子里总有一股清香的味道,像是某种香水,可奇怪的是他从来都不喷香水。

并且在夜里也总会听到一些细小的声音,朋友觉得是虫子在作怪,可是家里干净的连半点蜘蛛网都找不到,更神奇的是,朋友最不爱做家务,搬进去一个月没拖过地,地板上竟然纤尘不染。

要说朋友开始变化,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天他打电话给我,兴奋的说他升职了,当时他正在转动钥匙开门回家,我正要出言庆贺,电话那边突然哎呀一声。

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问了好几句那边也不出声,好一会儿才听朋友呆呆的说:小海,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个人。

我也吓了一跳,朋友可是独居,于是问道:什么人?是小偷吗?

那边停顿了几秒,朋友才不确定的说:是个女人,一晃眼就没了,会不会是看错了?

我调侃他是想女人想疯了,出现幻觉了,这事在我们的笑声中也就过去了,可是第二天一大早,朋友再次给我打来了电话。

朋友:小海,我做梦了,我梦见了那个女人。

我:什么?哪个女人?

朋友:就是昨天以为出现幻觉才看到的那个女人,长头发,穿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我在梦里又看见她了!

我顿时被勾起了兴趣,接着追问道:“漂不漂亮,在梦里你们都干嘛了?”

朋友知道我调侃他,语气有些无奈:看不清什么模样,不过,她全身都是血!

看来这是噩梦了,我随口安慰了两句,可能是因为升职压力更大所导致的,并且建议他尽快找一个女朋友。

这之后过了一周左右,朋友再次打过电话来。

朋友:小海,事情有些不对,这几天我每晚都做那个梦,那米黄色裙子的女孩在梦里向我走过来,每晚都比前一天更近一些,裙子上的血迹面积也越来越大了。

朋友的语气十分严肃,我确定他没有开玩笑,我和朋友都是无神论者,商讨过后,他决定去看心理医生。

大概也就是由于压力过大所导致的,我不知道这以后朋友再没再做这个梦,从那以后他在电话里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还记得他上一次虽然头脑清晰但语气惊恐的打电话给我说:小海!那女人几乎与我面对面了!

想着想着,出租车拐了个弯,看着车窗外的建筑,我突然想起这里是朋友上班的地方,今天不是节假日,他很可能还在上班,于是我叫停了出租车,付了车费之后,我向他上班的大楼走过去。

“你好,我找卫腾。”

前台接待先是愣了几秒,而后皱眉说道:“他已经有半个月没来上班了,也没请假电话也打不通。”

我也是吃了一惊,朋友可是个工作狂,我有些慌张的退了出去,连忙赶向附近的朋友家,直觉告诉我他一定出了很严重的事情。

十分钟后,我站在朋友家门前,按响了门铃。

出乎我意料的是,几乎是下一秒,门就开了,一个身穿红裙子的漂亮女孩正站在里面。

我几乎是磕磕巴巴的问道:“啊……你好!卫腾在吗?”

她掩嘴笑了一下,她的皮肤很白,是那种娇小的女子,看的我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你是他的朋友吧?卫腾就在里面,我是他的女朋友,叫我小雪就好。”

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心里骂着,卫腾这个小兔崽子,怪不得不愿意再给我打电话了,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连班都懒得去上了。

也对,温香暖玉在怀,谁还顾得了这些。

进去后,我闻到了一股清香的味道,小雪递过来一双拖鞋,我毫不怀疑这味道是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

正在换鞋的时候,卧室门开了。

看到朋友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简直是大吃一惊,原本微胖的他此时面色苍白,身体也瘦了许多,连嘴唇都是不健康的青色。

他看到我眼睛里流露出意外的神色,紧接着狠狠一皱眉:“你怎么来了?”

这绝对不是欢迎的语气。

“我怎么来了?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你找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真是的,电话里也不说明白。”

朋友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小雪回头向他笑了一下,他立时敛了声音。

啧,同学聚会时吹的和皇帝似的,有了女朋友还不是妻管严。

“快中午了,你俩聊天,我去做饭。”

说完,小雪就进了厨房,就剩下我们两个人在客厅里,我也就不再客气,我伸手拍拍朋友的肩膀:“行啊小子,这么漂亮的妞都被你把到了。”

朋友神情紧张的看了看厨房紧闭的门,突然用力将我向外推:“小海,你快走,你不该来这里的!”

“怎么赶我走?这可不像你。”

朋友虽然用力在推,但力气却小的可怜,真怀疑他这几天是不是都把精力用在床上了。

“小海,你听我说,你必须快点走,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她就是我梦里的那个女孩!”

我脑袋发蒙:“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小海,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你看看我就明白了!”

朋友说着,将身上的衬衫向上掀起。

我惊恐的睁大眼睛,那里,胸口的位置,破了个大洞,里面的心脏已经不翼而飞。

“小海,明白了吗?她不是人,而现在我也已经死了,你快点走!”

我反应过来,正想跑出门外,却突然发现,小雪已经站在了门口,她歪着脑袋痴痴的笑,一身红衣还在不停的向下滴血:“男人真是不乖呢,总想着要逃跑,我只好,把你也永远的留下来了……”

她深黑的指甲如勾,迅猛的向我抓来,胸口的皮肉顿时一阵剧痛,我挣扎着推开她的身体,门口被她堵住了,我看见卧室的窗户开着,这里是三楼,我也只好拼一拼了!

刚踏上窗台,我的脚腕突然被小雪抱住了,她扬起脸,阳光下,她脸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朋友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小雪的身体,向我吼道:“快跳!”

跳下去那一刻,我看到小雪气急败坏的甩开朋友的身体,人体坠落的声音也就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声响,我失去了知觉。

昏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一个黄裙子的女孩发现男友出轨,尽管她放下尊严苦苦哀求,那个男人还是离开了她,女孩悲伤之下竟然在浴缸中割腕自杀,鲜血染红了洗澡水,也染红了她米黄色的裙子。

突然,她从浴缸中爬起来,诡笑着向我走来:“你逃不掉的……”

pre_thread张西next_thread火柴女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