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94|回复: 0

游乐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8 13:23:50 | |
禁不住五岁的小女儿的一再要求,我们一家三口去了丈夫的公司旗下的一家游乐园。出去的时候天有一些阴,但是在火热的夏天,这个微微有些阴沉的天气刚好适合出去。因为我和丈夫工作的原因,所以像这次全家出去玩的时候并不多,因此女儿一直很开心。

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游乐园。一眼望去,摩天轮下牵着手的情侣,旋转木马上笑得像花儿的孩子们,还有过上车和360度上的人们的尖叫声。

‘爸爸,我想去做摩天轮,我还想做360度,还想吃棉花糖。’女儿指着园子内的导览图对丈夫说。

‘好啊,那我们和妈妈去买票好吗?’丈夫抱起女儿看向我。

‘你们要去做摩天轮啊?’

‘对啊,妈妈快走吧,不然一会排队的人多了我们就坐不上了。’

‘老公你带着女儿去做摩天轮吧,我看那边鬼屋挺好玩的,我先去那边玩。’

‘那也行,那老婆我们一会还在这等你。’

‘嗯。’

丈夫带着女儿走向东边摩天轮的方向,而我去了另一边的鬼屋售票处。

来到了鬼屋的售票处,让我惊奇的我居然是第一个来到这的人,这让我很奇怪,每个地方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怎么着反倒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呢。

‘姑娘,买票吗?’

我不知该怎么形容她,那个老妇人穿着一身藏青色带着花纹的布衣,仅仅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布满了沟沟壑壑的皱纹,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仅剩的皮肉包裹着骨头,像是一枝枯了的老树枝,又像是墓中被风干了的尸体的手。她的眼睛像是被一层白色的膜覆盖了一样,和她对视的一刻,我的汗毛全都在叫嚣。

‘姑娘,买票吗?’

我被她的询问叫回了神,而这一刻,我却只觉得面前的老妇人很慈祥,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大概是我自惊了。

买了一张票,我走进了这个鬼屋,而我不知道的是当我走进鬼屋的那一刻,一切就都脱离了原来的轨道,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当然,我也不知道,在我走进了鬼屋后,那个老妇人那阴沉而又兴奋地笑。

‘呵呵呵哈哈哈。。。你们都去给他作伴吧,你们所有都去吧。’老妇人的眼中释放出无线的兴奋、激动和痛苦。

我把并没有多么忐忑,我自认胆子一向很大的。那鬼屋的入口像极了张开的大嘴,地上的红毯便是他的舌头了,我一步步的在红毯上行走,经有了一种下一秒便被那饕餮似的怪物吞噬了的感觉,每走一步,就像离传说中的地狱更进一步,直至我进入了那个压抑的地方。

还是在园子内导览图的旁边,还是那两句熟悉的对话。

‘爸爸,我想去做摩天轮,我还想做360度,还想吃棉花糖。’女儿指着园子内的导览图对丈夫说。

‘好啊,那我们和妈妈去买票好吗?’丈夫抱起女儿看向我。

我望着导览图出了神,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去鬼屋了么?老公不是带女儿去摩天轮了么?怎么我有回到这了?这不是刚进来的地方么?我的心里前所未有的恐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汗珠顺着我的额头流到了下巴,我失神的盯着导览图,却看不到鬼屋的地方。那一瞬间,我身体中所有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跌坐在了地下。我恐惧而又迷茫。

‘老婆,老婆你怎么了?’丈夫急忙放下女儿扶起我。

而我怔怔的抬起头,看见的却是额头破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的男人,他用已经腐烂并且露出白骨的残肢扶着我,眼神中充满着嗜血般的残忍。他的手中牵着一个破碎之后又被缝合的洋娃娃般的女孩,而那女孩的脸上布着几条蜈蚣似的丑陋的疤痕。我环顾四周,那一个个残破的行尸走肉般的‘人’,或两三一队;或四五一群。已经泛旧了的带着铁锈的摩天轮等带着年久失修的-嘎吱-嘎吱声带着一群惨绝不全的尸体悠荡着,就连河中的水也变成鲜血般的红色。

‘老婆,老婆,你说话啊?怎么了?’再回神,面对的是老公和女儿担忧的眼神,摩天轮下依旧有着牵着手的情侣,旋转木马上的孩子依旧笑的像花儿一样,人们的尖叫声依旧震耳欲聋。即仿佛,刚才地狱一般的景象并没有出现过。

‘啊、啊?诶,老公,我……没事’

‘哦,真的没事吗?老公显得很担忧。

‘没事,就是有点头晕,不碍事。’

‘能挺得住吗?不然我们就回家吧,下次再出来。’

‘我不要,好不容易你们俩能带我出来玩我才不回家呢’女儿很生气,毕竟我们俩个已经很久没有带她出来玩了。

‘我真的没事,不是说要去玩摩天轮么?快走吧,不然排不上队了’

上了摩天轮,我还是很恍惚,而当摩天轮慢慢上升的时候,透过玻璃窗,我看见旁边的树林没有一片叶子,甘谷的树枝像极了售票的老妇人的手,张牙舞爪般像是要把我拽下去,摩天轮伴随着-嘎吱-嘎吱声一点点上升,放眼望去,一片残破血腥的景象,暗红的干涸了的血液固执的粘在玻璃上。突然间那个脸上布着几条蜈蚣是的残破的眼睛里泛着嗜血的光芒孩子张大了嘴露出一排尖牙和腐臭味向我扑过来,我拼劲全力的推开他,声嘶力竭的喊着。

场景又一次的变换,我看着我的女儿从那个没被锁好的的门那掉了下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

‘不---------’我再次声嘶力竭的叫喊。

从摩天轮上下来,我跌跌撞撞的跑到女儿的尸体前,鲜血从她身上的好几处地方流淌出来,我抱起她的尸体,失神的看着她的脸,那脸因为先着地的缘故竟摔得像是裂了一般。

老公撕扯着我的领子,质问着我为什么。而我什么都听不见了,我的脑子里只有那个还躺在我怀里的脆弱的孩子。

场景再一次变换。拽着我的是那个额头破了一个大洞血流如注的男人,他的肢体依旧已经腐烂并且露出白骨。我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那个男人撕扯我的皮肉,看着男人血红的双眼疯长的獠牙要把我撕碎。而我的周围是丧失围城一般的景象,一个个如像是走肉一般。我慌张的倒退着,他一步步的紧随着,我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用力的向他的头上砸,直到鲜血喷涌,血流如注。

像是跑完了马拉松般,我跌坐在地,我又看见了那了老妇人,看见他咯咯的冲我笑着,她说这家她的儿子儿媳很早前出事不在了,只剩下她和他的孙子相依为命,她说他的孙子虽然只有7岁但是特别听话,她说他的孙子的愿望就是想做摩天轮,她说等他孙子过生日就带他去做摩天轮,她说她的孙子只过了7个生日。

是的,我知道这件事,这个游乐园就是老公负责的,安全措施不到位。前几个月发生了事故,一个小男孩坠亡,小男孩的奶奶因为收了刺激也去世了。老公用钱压下了这件事。原来这一切,都是报应啊。

‘报应啊!报应啊!’我一头撞在墙上,既然是报应,那就让我们一家去赎罪吧。

pre_thread小宇外婆next_thread张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