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38|回复: 0

灵异部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7 17:18:23 | |
除了学校经常灵异的事件之外,还有一个地方也是这种灵异事件出现得最多的,那就是军人部队。

有人不解,说部队是正气凛然的地方,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灵异事件呢!其实鬼魂这种东西的话还真的不分地方。

阿星跟罗亚都是新一批的去部队的人,他们被分布到了一间双人的宿舍。

这栋宿舍看上去的时间已经是很长久的时间段了。

从屋外望上去,墙壁上爬满了一种飞天蜈蚣的植物藤,这些东西都是靠着攀爬生长的,它们的嫩枝太细无法跟其他植物的生长方式生长。有些植物藤已经干枯,从外观看上去像似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巫贴在墙壁上,死死的窥探着整栋楼的队员。

阿星跟罗亚的宿舍在宿舍楼的第三层,他们2楼是没有人住的,是整个部队的队友公用的一层洗手间,洗澡,厕所都在同一层,一楼则是保安室。

保安室里面是两个中年大叔,看上去虽然显大,他们活动起来的身姿都可以跟现在许多的年轻人媲美了,十分的矫健。

第一天部队基本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阿星跟罗亚两人到处溜达,部队很大,听营长说到时他们这一整批新到的队伍是要经过一个礼拜的魔鬼训练,能休息就赶紧休息,不然到时候想要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的。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阿星是严重的这种人。

但是1天训练下来了,他累的直喊妈妈,罗亚德情况也不见得比阿星好。

返回宿舍的时候他们几乎累趴了,隔着房间门听去,他们基本能听到其他宿舍哀声怨道的咒骂声,无一不是大声骂教官是个变态虐待狂。

现在的人确实是太娇生惯养了,是时候要锻炼锻炼,说到这里,阿星和罗亚对望一眼,会心一笑,心情反而大好。

两人带着臭烘烘粘稠的身体,一人拿了一个脸盆就往二楼走去。

二楼楼梯口的灯泡或因为时间年久,出现了不正常的闪动。

再过二十分钟就要查寝了,所以阿星跟罗亚要尽快洗好澡回去,否则被教官发现了有他们好受的。

才刚进洗澡间,一股莫名的凉意迎面扑来,温度犹如冰窖般寒冷,只是在瞬间就恢复正常。

不过这个点,好像人不应该这么多吧!阿星跟罗亚故意挑这个点来洗澡,就是认为都快到查寝了,应该没有其他队友跟自己一样。

没想到洗澡间依然是人流涌动。

两人三两下就除去衣服,在5分钟之内洗漱完毕。

但是澡堂间的人流量看起来,比他们之前进来的人数还要多。

“真是活见鬼了,大半夜还有这么多人来洗澡!”阿星不悦得在心里大骂一句,他其实是不想跟这么多人在一起洗澡的,感觉不自在。

洗完澡,两人一人一边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的时候,突然阿星听到罗亚一声大叫,连忙跑过去。

只见罗亚旁边还站了几个跟换衣服的队友,不过他们看起来很面生,好像不是他们队的。

罗亚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死死地盯着自己正对面的镜子。

随着他的眼神,阿星也看了过去。

他们真的是撞鬼了,镜子里面的影像只有还没穿上衣服的罗亚,跟只穿了衣服还没来得及穿裤子的阿星。

当前画面,阿星跟罗亚被吓得连衣服跟裤子都不用穿了,直接往门外跑。

刚好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一抬头原来是他们的教官,这下完了。

教官的脸黑得跟抹布一样,两个人随即被教官罚站罚了一个钟。

又加上他们今天忙活了一整天,等罚完站,他们回到宿舍休息的时候全身已是筋疲力尽。

终于回到宿舍的两个人把教官由头到脚咒骂了一边,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夜里是安静的,静到让人毛骨悚然。

凌晨三点,入睡之前被罗亚关掉的收音机不知道在何时被打开了,凌晨的电台正播放着深夜鬼故事的栏目。

伴随着一阵一阵为了迎合恐怖气氛的幽幽鬼声。

别说,在这样只有两个人的宿舍,又是大半夜的,月光银白色的通过窗户照射到了窗户旁的木桌子,放眼看过去就像有人接着灯光在桌子前发奋学习。

阿星不由得哆嗦,他赶紧清除自己脑海中满满构思起的鬼影。

灰溜溜的跑去上了洗手间后,马上跑回床上继续睡觉。

可是,此时的他已是睡意全无。

他脑子中的那一副鬼影越来越清晰,怎么也无法清除掉。

无奈之下,他只好用画画来转移自己的思想。

阿星读初中的时候,画画比赛是拿过不少的一等奖,后来因为要努力让自己的各科的成绩上去,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好。

屈指算算,都过去了有三个年头了吧!他已经三年没有动过画笔了。

笔尖在纸页上飞快的飞驰着,结果一看自己画出来的画面,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图画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他苍老脸容满是皱纹,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阿星吓得连忙起身,不小心被椅子绊倒在地上,“哐”的发出一声响。

他刚才男子里面明明构思的是未来自己的房子,怎么就…

阿星忍痛的爬起来,他的眼神往纸张上瞟了一眼,老人的脸容安静的附在纸张上,那笑容是让人发自内心的发寒。

想要去拿来把纸张烧了,一想起老人诡异的笑容,阿星马上打了退堂鼓。

还是等明天起床在打算吧。

阿星躺一下后根本无法入睡,他的精神现在是比公鸡还要抖擞。好不容易熬到了3点终有一丝丝困意,眼皮在打架。

2楼的洗手间又响起让阿星崩溃的冲水声,不间断的。

听上去像是谁上完厕所,没把开关关掉。

阿星匆匆的跑到2楼时,声音没了。于是他又回到了宿舍,缸躺下那个声音又开始了。

整夜就被这声音吵的无法入睡,阿星觉得奇怪,为什么晚上这般动静,罗亚还睡的很死猪一样。

他把目光投向罗亚床位,心脏就差没从喉咙蹦出来。

罗亚面向自己,眼睛是睁开的,注视着自己一动不动。

当然了,阿星一夜没睡。

在第二天早上,他们聊着灵异的话题居然发现,队伍里几乎每个人都亲眼见到过了灵异事件,有的还曾经差点被鬼拉去当替身。

罗亚的也见到过,不过他睡觉眼睛是睁开的,其实没有什么。就像跟张飞一样,他睡觉眼睛也是睁开的。

至于那张阿星半夜起来画的素描不翼而飞,不过他们休息的时间去后山玩,阿星经过某处有无名坟的木板上,就贴着阿星画的那张素描。

pre_thread吊死鬼next_thread诡异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