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14|回复: 0

鬼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9 13:26:24 | |
清朝末年,18岁的王秀灵嫁给了本村的富商李富天做妾。

王秀灵家徒四壁,只因李富天有一年常到河对岸做生意,而王秀灵就是船家的女儿。

两人一见钟情,无奈李富天早已娶了指腹为婚的妻子张凤琴,张凤琴生性泼辣,霸道恶毒,知道了自己丈夫有苟且之事,除了横加阻拦,还对本来就困苦的王家各种刁难!

终于,王秀灵怀孕了!张凤琴拦不住李富天娶妾了!

成亲那天正赶上大雪纷飞!张凤琴嘟囔着:“一进门就赶上这天!真不吉利!”说完立起她的三角眼睛就朝正殿走去。

王秀灵战战兢兢的给张凤琴敬了一杯茶,张凤琴厉声喝道:“太凉了!喝不下!”王秀灵又换了一杯!张凤琴拿过来还说凉!李富天自知愧对妻子,也就给王秀灵使了使眼色,意思让她暂且顺着张凤琴点!

最后王秀灵干脆拿了水壶过来,在大厅的炭盆里烧的沸腾了后冲好茶端了过来,心想我看你还能再说凉不!不料张凤琴一手打翻了滚烫的茶水道:“你要烫死我啊!”说完头也不会的就走了!

王秀灵还穿着大红色的喜袍,她抚摸着烫伤了的手,叹了口气道:“这才刚刚开始,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可是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在王秀灵怀胎已经八个月时,李富天突然离世,具知情人说,离世那天,李富天正在朋友家喝酒,喝的高兴一不小心就喝高了,回家时,从朋友家的台阶上滚了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王秀灵哭的昏天暗地,她一个是伤心丈夫离世,一个是害怕张凤琴!丈夫走了,以后就没人罩着她了。

办完了丧事没两天,张凤琴就找来了,还没进门便破口大骂:“从哪里跑来的贱人!从外面带个野种进来就说是我们老爷的孩子!”之后门被一脚踹开!

王秀灵挺着个大肚子道:“这孩子就是老爷的!不然他娶我干什么?”

张秀琴恨恨的骂道:“老爷是被你这个狐狸精给下了迷魂药了!都看什么呢?!打!”一声令下,身后几个奴才就走了过来,“打她的肚子!把那个野种打掉!”

王秀灵知道了张凤琴的来意了!她是怕王秀灵生下孩子与她儿子争家产!

王秀灵痛苦的喊道:“你们别打了!别打了!我怀的不是李老爷的孩子!我这就走!”

可是说这话已经来不及了,一阵剧烈的腹痛后,孩子降生了!王秀灵生了一个男孩,她的身旁没有接生婆,却站着好多要害她的人!

如今的张凤琴已经被仇恨与嫉妒变成了魔鬼!她抱走了孩子。

王秀灵刚刚生产完身子太虚弱,没能抢回儿子,自己却晕倒了。

待她醒来,发现房间布满了挽联,再一看,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了棺材里!

她虚弱的喊着:“有人吗?救救我?我没死!我还没死!…”

张凤琴这时走了进来,她看见王秀灵就恨的牙痒痒!愤怒的走到棺材前对王秀灵说:“你死了!我说你死了,你就是死了!”说着拿着一团布去塞王秀灵的嘴。”

王秀灵只最后喊了一句:“我的儿子…他在哪…”便被堵了嘴,张凤琴懒得理她!她往她的脸上盖上了白布就出去了,不一会叫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过来盖棺!匆匆的给下葬埋了!

张凤琴大愁得报,正逍遥快活!吴妈心事重重的走了进来,道:“夫人!您吩咐的…那…那孩子我…弄…弄死了”

张凤琴说:“话可别乱说!我可没叫你杀人!”

吴妈赶快点头哈腰的说到:“是!是我说错了话了!那…那……”吴妈吞吞吐吐的来回搓着双手,她想说之前答应给她的银票的事,但是又不敢说。

张凤琴一脸霸笑道:“你杀了人,还杀的是我丈夫的孩子!我没报官,算是便宜你了!你还想干啥?还不快滚!”

吴妈“滚”了,临走恶毒的瞅了一眼得意忘形的张凤琴。

又一个冬天了,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张凤琴对去年这个时候丈夫娶妾的事,仍恨的咬牙切齿,好在王秀灵这个贱人死了!

夜晚,雪停了,雪后的夜格外的安静,窗外隐隐的传来“呜呜呜…”的声音,张凤琴走到院子,什么也没看见,她又回到了屋子里。

这晚,她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王秀灵来找她了!找她要自己的孩子!她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一张紫红色的脸在她的眼前!正是王秀灵!之后一个含糊的声音,幽幽的在她的耳边回荡…

“姐姐…棺材里好难受啊…我喘不过来气啊…姐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在哪里?他在哪里!!”声音突然变得愤怒!一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用力的摇晃!

天亮了,张凤琴醒了,如此真实的梦境让她感觉王秀灵真的来找她了!但是转念一想,不过是个梦么!

但是仍然隐隐作痛的脖子让她禁不住想照照镜子!

“啊…”张凤琴差点吓晕过去,镜子里的她印堂发黑,脖子上有两处被掐过的指痕!

这晚,她不敢睡,更不敢吹灭蜡烛!“嘎吱…”窗户突然嵌开了缝隙,一阵寒风吹了进来,张凤琴吓得两腿发抖的关上了窗户,“嘎吱…”又一个窗户也被吹开了!

今夜的风可真大啊!窗户不断被吹开,蜡烛上的火苗跟着风疯狂的摇摆着!

“姐姐…棺材里好难受啊…我喘不过来气啊…姐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在哪里?他在哪里!…”身后又传来了含糊而且愤怒的声音。

突然蜡烛在风中熄灭了,不远处的墙上,隐隐的有个人影,它被五花大绑嘴里面还塞着一团布!那东西一蹦…一蹦…的向她这边来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含糊的声音再次传来…“姐姐…快帮我解开…绑的我好痛啊…快把我嘴巴里的布拿出去!我说话好费劲……”它蹦的越来越近了,紫红色的脸上瞪着一双没有眼仁的白眼珠!它的嘴张得好大,用长长的舌头翻卷着那团塞在嘴里的布!

张秀琴吓得瘫坐在地上:“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明天就去给你解开!明天就去!孩子…你孩子没死!我明天就给你抱过去!你回去等我!”

这一句“孩子”起了作用,它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模糊不清的声音还在房间里回荡“回去等孩子……回去等孩子……”慢慢的声音越来越遥远…它终于走了!

天快亮了,张凤琴被窗外阵阵冷风吹的清醒了许多,她感觉昨晚上一定不是梦,不是幻觉!王秀灵来找她了!

天亮了,她急匆匆的上山了,她没去找王秀灵的棺材,而是来到了一个道观!

道观里有一个得道的白眉道长,张凤琴说她被恶鬼缠身,白眉道长立即答应出观相助!

他们在院子里摆设了祭台,半夜子时,道长烧掉了写有王秀灵生辰八字以及死亡时辰的黄纸,便开始做法,冬天的夜,本来就刺骨的冷,张凤琴紧张的在一旁看着,随着道士做法,祭台渐渐的开始剧烈的抖动,突然寒风四起,雪花被从地上吹到了空中打着转的乱舞!朦胧中,一个人影在雪中一蹦一蹦的朝这边来了…“她…她来了!她来了!……”张凤琴惊吼着!

道士说道:“原来是一个怨灵!”只见道士用朱砂笔在空中画了一道封魂咒飞向那怨灵,随后迅速举起桃木剑刺向怨灵天门!可不料封魂咒未能封住它,符咒在打到怨灵身上后擦出了一道火花后消失了!道士惊呼:“不好!”随着怨灵的白眼珠慢慢向外突起,道士的手用力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他用尽全身力气说:“快找东西蒙住它的眼睛!”

张凤琴一时找不到东西!眼看着道士快不行了,她一着急脱下了棉斗篷一下盖在了怨灵的头上,道士的手终于松开了自己的脖子,他来不及喘气,拿起桃木剑,蘸上朱砂,在地上迅速画了一个御灵八卦阵,喊道:“快跑进阵里来!”

张凤琴拼了命的跑了进来,身后怨灵不管头上还顶着棉斗篷,一下蹦了过来,却又被一下挡了出去!

道士迅速的拉起了一张张黄布,围出了一个四方形空间,边用朱砂笔在上面画着符咒,边对张凤琴说:“没想到这怨灵如此厉害!竟杀不死她!我们先在这里躲避,外面的御灵八卦阵加上这些符咒应该能挺到天亮!”

外面含糊又幽怨的声音回荡在空中:“我本要你帮我解开绳子…还我孩子…你却请人杀我…我要让你们全都死!你们全都得死!……”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安静了,一声鸡鸣告诉了八卦阵里面的两个人,他们安全了,道士无奈的说:“好险,差点命都没了!看来这怨灵怨气太大,我收不了它。”

张凤琴一听可吓坏了,忙说:“那怎么办!你听见了!我可死定了,不光我死!她说的我们都得死的!”

道士安慰道:“不能收了她,但是可以把它封住,你马上去市场买一块上好的宝玉!然后带我到她下葬的地方去!”

他们挖开了坟墓,撬开了棺盖,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只见尸体完好无损,通体发黑紫色,眼睛瞪的圆圆的!

张凤琴心虚的解释道:“这人生前精神不好…所以一直绑着…”

道士才没心思听她解释这些,他解开了尸体身上的绳子,拿出了塞在嘴里的布,用画有符咒的布将尸体裹了起来,盖上棺盖后,在棺材的头部嵌上了那块宝玉,嘱咐道:“千万记住!这个坟,不能动!”

张凤琴忙点头答应,两个人下了山,张凤琴本以为此事就算平息了,刚回到家官兵就来了,带头的正是吴妈!

只见吴妈怀里抱着一个死婴,开心的说道:“乖孩子快看!她才是真正的凶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不久后,一个疯了的吴妈,和张凤琴跪上了断头台,可是吴妈怀里的死婴哪里去了?

张凤琴含着泪水看着台下自己的儿子也是泪流满面,她心想,无论如何,家产算是保住了。

铡刀挥下的一瞬间,张凤琴瞪圆了双眼,因为她看见他的儿子的后背,不知何时趴着了一个死婴……

pre_thread还魂的人next_thread阴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