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27|回复: 0

鬼压我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6 18:35:24 | |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我是一个懒鬼!冬夜,寒冷漫长,是懒鬼的理想天堂!不过,这件亲身经历的事,不是发生在夜里,而是发生在一个冬天的午睡间!

我舒舒服服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享受着被窝给我带来的安详和充实。恍恍惚惚间,我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子,长发如流云般美丽,推开门,径直朝我的卧室走来。我怀疑她是邻居家的妹妹,是来借什么东西,但又一想,觉得不太对头,她为什么直接朝我的卧室来呢?如果来借东西,应该先喊几声,有人回应才进来。难道是小偷?也不对头,世界上,哪有这么漂亮的小偷。更何况大白青天的,那个小偷有这么大的胆子?我正疑惑不解的时候,那美女妹妹已走近我的床头。

仔细一看,那妹妹简直比天上的七仙女还漂亮,可惜,她满脸愁云,就像刚死了丈夫一样悲伤!她在我的卧室里徘徊,试探着慢慢逼近我的床。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遇到这样的好事,恐怕没有一个不淌口水!

我假装睡着,看她会怎样。最希望发生的事情,奇迹般发生了。那美女解衣宽带,欲上我的床。我透过眼皮间的一条细细的缝隙,偷偷看着,心里美着。

美女妹妹刚脱去第一件衣服,我就急切盼着她脱去第二件衣服。当第二件衣服脱去的时候,一个红彤彤的肚兜吸引了我所有的眼光。“快,快,快,快脱呀!”我在心里,焦急的催促。

那件红彤彤的肚兜终于脱去,可惜,展现在我眼前的不是那迷人的身姿,而是一根根白生生的肋骨,和一个被掏走五脏六腑的腹腔。我心一震,差点尿床。可惜,连尿床的时间都没来得及,那“妹妹”已扑下来,压在我的肚子上,我感觉有千斤那么重,连呼吸都有些吃力。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天上不会掉馅饼,更不会掉美女。”的道理了!我心里虽然明白,但是手好像被捆住了,怎么用力都抬不起来;下半身也是软绵绵的,连蹬蹬脚,伸伸腿的气力都没有。万般焦急中,我想拉开嗓子大声喊救命,可是,嘴巴也好像被堵住了,任我怎么用力呼喊,声音总是在心里打转,怎么也冲不破喉咙。

那一刻,除了束手待毙,我还有什么办法呢?

那“妹妹”张开口,一种黄乎乎,黏稠稠的液体,不停流出,流到我脸上,冰凉冰凉的。那“妹妹”用流着液体的嘴来嗅我的脸,从眼睛到下巴,都闻了一遍。最后,那张流着粘液的口,吻到了我的嘴上。我既恶心,又害怕,死死闭住嘴巴。可惜,那都是徒劳。只见那“妹妹”一抬手,一只没有一点血肉的骨手已像钢钎一样,硬硬生生把我的嘴巴撬开了。那张流着粘液的嘴吻到我的嘴上,我感觉有一种像莲藕羹,却散发着屎臭味道的东西,从牙齿间流进,直到喉咙里。

我拼尽全力,想把嘴巴里的臭东西吐出来,可惜,越是想吐,那东西却越往里钻。最后,我明显感觉那恶心的东西,凉冰冰,滑唧唧,流到我的肚子里面。我的老天呀,难道,我短暂的一生,就要这样结束了吗?真是可惜呀,我还那么年轻,连鸳鸯枕头都没睡过,就要死了,真是不甘心呀!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那“妹妹”吻了一阵,那张流着粘液的嘴终于离开了我的嘴巴。我心想,一定是这女鬼大发慈悲,要离开了。没成想到,那“妹妹”竟然拆断一根肋骨,拿在手里,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那白生生的肋骨,那一刻,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如果刺进我的身体,无论什么地方,都会令我命丧黄泉。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妹妹”并没有刺我,而是把肋骨递到嘴里,一口一口咬着嚼细,然后把嚼细的肋骨,喷到我的脸上、手上,乃至全身。那一刻,对恐惧的恐慌,已远远超过对肉体的摧残。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老父亲苍老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我心里很明白,想张口答应,可惜,我连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呼喊不出来!老父亲喊了几声,没有应答,就大步走进卧室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老父亲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先是一惊,但马上就镇定下来,顺手就抄起一把镰刀,朝女鬼砍去!女鬼被砍中肩膀,“唧唧唧唧”一阵乱叫,化成一阵轻风,逃窜出去。

老父亲赶紧把我从床上抱起来,焦急地喊道:“我的儿呀!我的儿呀!快醒醒——快醒醒!”

我终于可以发声了,虚弱的说道:“爸——爸——”

父亲哭了,哭得草木含悲,风云泣泪。

老父亲把我抱到火炉边,烧了一盆热乎乎的水,把我放进去,一边流泪,一边为我洗身!那一刻,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洗完澡后,精神面貌好了许多,但是,我的下半身却没有了知觉。我试着站起来,试着走步,但是,一迈步子就摔跟头!

那一夜,父亲把我的床搬到火炉边,一直在我身边看护。第二天早晨,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父亲和母亲红肿的眼角还挂着泪珠。

我心一酸,眼泪夺眶而出,道:“爸——妈——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过两天就没事了!”

爸爸含着泪水,抚摸着我的头,道:“孩子——你会——好起来的——”

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父亲和母亲带着我,去过最好的省城医院,但是一检查,什么也没检查出来!医院检查不出来,就只能寄托于民间的偏方怪术!老父亲和老母亲背着我,访遍当地所有的民间高人。半年下来,家中的积蓄全部用光,而我的情况却没有一点好转。

每一次,当我半夜醒来的时候,听到老父亲和老母亲的哭泣声!那时,我连死的心都有!我不想坐在轮椅上度过我的一生,我更不想把老父亲和老母亲害苦成那样。

我坐在轮椅上,又过了一年。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老父亲看天气暖和,就把我抱到院子里,让我晒晒早晨的太阳,他说,晒太阳对我的病情有好处。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四川人背着一个迷彩包,从我家门前经过。四川人一看到我,就叹息的说道:“冤孽呀!”

老父亲正站在院子里,听到叹息声,赶紧上前拉住那个四川人,道:“老弟,只要你能医好我儿的病!要多少钱都没问题!”

四川人又叹息了一声,道:“老哥,我也不敢打包票!医得好,自然最好!但是,医不好,你家也不要怪我!至于钱财,给顿饭吃就行!”

四川人住在我家,每晚三更,他先念一阵咒语,然后再从迷彩包里,用一个五角的硬币,舀出一些黄色的粉末,让我吞下去。

七天后,四川人走了,临走的时候,对老父亲说:“一个月后,如果可以下床慢走,就没事了!如果……”虽然四川人没有把话说完,但是我们一家知道他的意思。

一个月后,奇迹终于发生,我可以下床了,还能在院子里慢步转悠。半年后,我恢复了健康。直到现在,我们一家人无不对那位四川恩人感恩戴德!

哎!人世间,许许多多的事情,看来早有定数!
next_thread十字路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