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50|回复: 0

可怕帽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5 13:34:31 | |
已经到了冬天,天气越来越寒了,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冻得梆硬。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血液都没有在流动了,这么冷的天气里面,不知道自己的血液有没有结冰。

小雅躲在房间里面,今天真是太冷了,自己一点都不想动。她看看外面飘着的雪,她心情糟到了极点,就是这样寒冷的天气,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自己每天都只能呆在家里,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她越想越觉得生气,本来自己可以出去玩,因为这恶劣的天气,自己只能够待在房间里边,只能躲在被窝里面。这该死的天气,什么时候才能够变得温暖,自己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

天天待在房间里边,她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霉了。她想出去逛街,想出去玩,待在房间里边,她觉得非常的无聊,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自己的时间。老公长期在外,经常跟自己分开,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非常的短。唯一的好处就是,老公非常的有钱,自己不用出去工作。但是这样的生活,别让她觉得非常的绝望。

正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一阵门铃的声音,这么冷的天气,是谁在外面按门铃?她本来不打算去开门,但是门铃一直响个不停,没有办法,她只能去开门。

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伙子站在他的面前,将手里的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她,“您的快递,请签收。”

小雅结果快递也签了名,是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寄快递呢!她摇着摇着个小盒子,里面发出沉闷的响声,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她好奇地把盒子打开,原来是一顶毛线织的帽子。帽子看上去非常的漂亮,颜色也非常的艳丽,帽子的两边有漂亮的装饰,将这顶帽子恰到好处地点缀了一番。小雅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帽子,这个帽子简直是太漂亮了。

她迫不及待的把帽子戴在头上,大小刚刚好,非常的适合自己,就像是量身为自己定做的一样。不知道谁这样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现在需要一顶帽子,就给自己的快递了一个帽子过来。她想来想去,唯一能够给自己的快递帽子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公。看来这个男人也蛮有情趣的嘛,现在自己在远方,但是还是知道给自己买礼物,看来自己没有嫁错男人,这个男的对自己就好。

她非常的开心,有了这顶帽子以后,她就感觉没有那么的寒冷。早知道这样,自己就该早一点去买一顶帽子来戴,就不会觉得这样寒冷了。她感觉自己的整个脑袋都非常的舒服,非常的温暖,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非常的惬意,她不知不觉都睡着了。

在她休息的短短时间内,她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她梦见帽子越变越大,最后变成了一个怪兽一样的东西,帽子向自己跑过来,她拼命的往前跑着,她不想被一只帽子给捉住。

她拼命的往前跑着,她气喘吁吁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帽子终于追上了她,忽然帽子张大了嘴,把她整个人吞了下去。

小雅尖叫一声,坐了起来,她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她惊恐的看着四周,原来是自己在做噩梦。差点被这个噩梦吓死了,简直是太恐怖了。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噩梦,是不是自己太看重这个帽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才会做这样恐怖的噩梦。

她但是洗手间里面,打算好好的洗个澡,洗个热水澡,可以让自己觉得温暖一点,也可以洗掉自己刚才出的冷汗。

正当她洗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难道是自己的家里进了小偷,想来偷东西,发现自己在洗澡,就想进来占自己的便宜。她惊恐的看见,外面并没有人,只有一顶帽子,就是提刚才的那一顶。

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想起自己刚才做的那个噩梦,帽子会变大,会变成一个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将自己吞进去。她惊恐的往后退着,因为帽子已经起来了。如果不是一个怪物,一顶帽子怎么会自己走进来?

她知道一切都非常的匪夷所思,她更愿意相信这一切只是噩梦,只是自己还没有从恶梦中醒过来。

但是现实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在做梦,她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他在做梦。她已经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自己会死在一顶帽子的手上?

她越想越觉得害怕,帽子没有变大。她稍微松了一口气,现实和梦境当中,毕竟还是有差距的。也许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她还在拼命的安慰自己。

或者帽子飞了起来,在天花板上不停的盘旋着,她再也忍受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她尖叫一声冲出了浴室。她迅速的擦干净了自己的身体,有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现在在她的脑海里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己一定要逃出去,这事不能就这样死去。

她不断的在回想,这顶帽子到底是谁送给自己的,难道真的要老公送给自己的吗?老公知道这顶帽子的事情吗?为什么他要把这点可怕的帽子送给自己,他想让自己去死吗?她知道老公很爱自己,对自己非常的好,不会这样残忍的对待自己,她百思不得其解,她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的逃出去。

她跑到了玄关处,但是玄关的门被关上了,自己怎么也打不开,她掏出钥匙,插进玄关的钥匙孔里面,她轻轻的扭转悠了一下,钥匙啪的一声断了。她傻了眼,自己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她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帽子盘旋在她的头上。

忽然帽子戴在了她的头上,她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帽子就像是一张嘴一样,咬在了她的头上,用力的咀嚼着它她的脑袋。

小雅死了,她的老公给她办理了后事。她的老公笑着将一笔钱递给一个大师,“多谢你的帮忙,一天小意思。”大师邪恶的笑了,“还是你有办法,将鬼附身在帽子上面,杀人于无形,现在你和那个漂亮的女人可以在一起了,恭喜你抱得美人归。”

男人呵呵大笑起来:“那个黄脸婆,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但是我也不能跟她离婚,会分走我一半的财产。多亏有你的帮忙,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两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这个时候,有一点带血的帽子从远处飞了过来,两人大叫不好,帽子将他们两个人包裹在里面,不停的咀嚼着。两个人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很久以后,才慢慢的平息下来。

帽子又慢慢的飞起来,飞到了小雅的手上,小雅轻蔑的看了他们血肉模糊的尸体一眼,说道,“这就叫做以牙还牙。”然后戴着帽子消失了。

pre_thread纸团next_thread黄蝶的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