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96|回复: 0

闹鬼的地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4 12:30:03 | |
湖波醒了,睁开发涩的眼睛,摸黑摸到了放在枕头边的手机,按亮了屏幕,看时间显示,刚过了午夜零点钟,他是被一墙之隔的邻居家的争吵声给吵醒的。

墙壁的隔音效果很差,邻居家的争吵声一字一句的听的是清清楚楚,是一男一女在对骂着。

明天还要早起上班,要忙碌一天,干的是苦力气火,如果睡眠不足够,就可能影响到工作,弄不好在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差错,就会被扣除了奖金工资,甚至是会被老板找到借口辞退,好不容易在城市里站住的脚跟就要被赶走了,继续漂泊。

他下了床,走到墙边,出门上班时背着走的工具包就贴着墙壁放在地上,拉链敞开着,里面放着的工具中有一把锤子,抽了出来,握紧在手中,高举了起来,对着墙上砸了下去。

咚的一声,墙壁被震动了一下,被锤子砸过的地方脱落了一片墙皮,露出了在涂料和砖头之间的石灰层。

经过这一下砸墙,震住了隔壁的一男一女,起到了让他们闭嘴的作用,世界又变回了本来在半夜里就该有的安静。

锤子塞回了工具包,湖波躺回了床上,被子蒙头继续睡觉。

天亮后,手机的闹铃准时的将他叫醒,起床,刷牙洗脸,换上工作制服,背起工具包出了门。

从早上忙碌到深夜,湖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租住的家中,匆匆的冲了个热水澡,冲刷掉了肥皂液的泡沫,躺上床。

关了床头灯之前确认了手机的闹铃调整好了,被子蒙住了头,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争吵声,又一次的将湖吵醒了。

睁开眼看,天没有亮,窗户外面有月光照进来,伸手摸向枕头边,摸到了手机,按亮了屏幕看时间,又是刚刚过了零点钟。

隔壁的那对男女还真是掐着时间准时的开吵,吵醒他这个一墙之隔的邻居。

你们和昨天一样在半夜争吵,我就和昨天一样,用锤子砸一下墙的方法临时解决问题。湖波从贴墙放在地上的工具包中抽出了锤子,握在手中举起来,对着墙壁砸了一下。

咚的一声,又一次的见效了,隔壁刚刚还在激烈争吵着的两个人闭了嘴巴,世界一秒间恢复了宁静,墙面上除了被砸击时震的脱落了比昨天面积更大的一片涂料外,还脱落了抹在里面的石灰。

因为胸中的怒火比昨天半夜里被吵醒时烧的要旺盛,锤子砸到墙面上的力道就重过了上一次的砸击,将墙面砸的凹陷下去一个坑,一块砖头松动了,抹在砖头表面的石灰脱落了一大块,掉在地上碎成了许多小块。

锤子塞回工具包里,湖波躺回床上,钻进被子里,蒙住头继续睡觉。

嗡,一只苍蝇吹着喇叭,在房间里乱舞着。

它是从门缝隙下钻进来的,停在了湖波经过多次变化睡姿已经露出被子的额头上,爬过来爬过去。

痒,湖波的眼睛未睁开,手先行动,摸上了额头,这一摸,惊起了苍蝇,嗡着,飞舞着,扑到了墙上,正着落在了被湖用锤子敲击过的地方,在被敲松动的砖头表面停住,摩擦着一对前足。

天色未大亮,窗外照进来的光线灰蒙蒙的。

湖波被一只苍蝇提前的弄醒了,距离手机闹铃响起提早了一个小时,揉着发涩的眼睛,睁大了一圈,借着灰蒙蒙的光线,拿过一份报纸,卷成筒状,握在手上当做苍蝇拍子,对准了还停在砖头表面摩擦着一对前足的苍蝇。

啪,一声脆响落音,卷成筒状的报纸狠狠的将苍蝇拍扁了,粘贴在砖头表面,报纸展开,

又做了抹布,按住苍蝇的尸体要擦掉,本就松动了的砖头被按住后又朝里面后退了一些,错开的缝隙更大。

冷飕飕的风从缝隙里钻了出来,过电流一般从湖波按住砖头的手指尖导入,穿过身体,导出脚底心,浑身哆嗦个不停,直到出门上班走在路上晒到了太阳光时,被太阳光的热度温暖了感觉寒冷的身体,才止住了哆嗦。

深夜,下班归来的湖波站在家门口,拽下挂在裤腰上的钥匙串,哗啦哗啦声中找出能打开门锁的那把钥匙,插进锁眼中。

嗡,一只苍蝇从门下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湖波挥了一下手,将飞到他面前的那只苍蝇给拍飞了。

钥匙在锁眼中转动两下,打开门来,听见了嗡嗡声,他亮了灯光,看见多只苍蝇在房内乱舞,墙上凹陷进去的砖头处聚集了更多的苍蝇,或爬或停,黑压压的一片。

湖波拿过早晨时卷成筒状当做过苍蝇拍的报纸,重新卷好了紧握在手。

啪啪声不断,放鞭炮一样的热闹。

没有被拍到的苍蝇惊起,躲闪着被湖波疯狂挥舞着的用报纸卷成的苍蝇拍。

啪,最后一只逃窜中的苍蝇被拍扁,湖波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湿透了贴身的一层衣服。

热水冲刷掉了汗水,却冲刷不掉疲劳,他躺上床后,感觉是刚闭上了眼睛,睡了还不足一分钟的样子,就听见了隔壁传来的争吵声。

这是连续三天来第三次被他们掐着钟表准时的在零点后吵醒。

咚的一声,锤子正砸中已经凹陷进墙里面的那块砖头,直接砸出了墙壁,砖头掉到了隔壁房中的地上,砰的一声,撒在地上的石灰粉,被物理作用扬了起来。

湖波捂着鼻子凑近了砖头被砸掉后空出来的缺口,石灰味混合着腥臭味,闻着刺鼻。

隔壁没有亮灯,有月光照进窗户,穿过没有合严实的窗帘缝隙,投在地上一道银白的光亮,借助这一道月光,湖波眯缝着眼睛,勉强的看见,房中的家具东倒西歪,还被撒上了一层石灰粉。

湖波按亮了手机屏幕,拿着当电筒,伸进了缺口,去照向让他在意的数张椅子堆积在一块的地方。

穿过窗帘缝的月光照不到那里,但手机屏幕的荧光却能照见个清楚,有东西被掩盖在被椅子堆压住的厚厚的石灰粉下,似是两个人形。

湖波不敢呆在家里了,因为他明白了恐怖的真相,自从三天前搬入租屋后,每天半夜里过了零点就隔着一面薄墙用争吵声吵醒他的那对男女,不是活人,是死尸的皮囊内还没有散去的阴魂。

活人不怕,怕死鬼。

湖波躲了出去,站在昏黄的路灯下,拨打了110。

听到是发生了双尸命案,两辆警车鸣笛,一路呼啸着赶到,惊动了附近的居民,陆续的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被守在现场外围的警察给拦住了,才没有进入现场,站在警界线外围观。

湖波在警察赶到后才敢进入自己租住的房屋,耳听着警察在隔壁进行着现场调查,匆匆的收拾了行李装箱,拖着出了租屋的门,穿过人群,搬离了闹鬼的地方。

pre_thread奇特怪物next_thread小丽遇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