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81|回复: 0

梦白衣女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31 17:00:35 | |
你是否也因为嫉妒而做过害人之事,是否觉得瞒过了众人的眼睛?嫉妒这种情绪如果控制不好,终将害人害己。下面我要讲的故事,正是由于嫉妒而发生的……

杨威和郭凯、张向东、何文斌是很好的死党,他们在大学时期就是一个宿舍的室友,毕业后因为都留在台北,关系变得更铁了。

最近杨威的变化让大家都很担心,他说只要一闭上眼,就会出现那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自己。

这样的梦,杨威连续做了很多天。最近的他,身体变得异常糟糕:眼窝深陷,眼睛失去神采,体重也下降了不少,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吃不消的。

前些日子在殡仪馆中,那个白衣女子安静的躺在鲜花簇拥中。墙上挂着她的遗像,依然笑的那么灿烂。亲朋好友们因为无法接受这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突然凋零,都哭得十分伤心,哭声淹没了哀乐低沉的声音,使整个环境显得更加沉重。

突然,整个画面在杨威眼中都变了。他听不到哀乐和哭泣的声音,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默片。再看向遗像,分明笑容消失了,换上一张愤怒的面容。而周围的人也全看向自己,都带着一副诡异的笑容。此时的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杨威…杨威…”。在大家的呼喊声中,他慢慢张开眼睛,刚才的经历依然让他后怕。大家都理解他的伤心,对于他的晕倒,大家并没有怀疑到其他方面。张向东、郭凯和何文斌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跟他说话聊天,他的情绪才慢慢有所好转。

然而夜晚终将来临,孤独的夜晚才是最恐怖的。

梦中,他和那个白衣女子愉快地在草原中嬉戏,她显得那么美丽迷人。然而,跑着跑着草原消失了,变成一片墓地,杨威惊恐地站在一座空墓前,微风吹动周围的树叶发出沙沙声,那个白衣女子血迹斑斑地一身白裙站在那里,低着头,长发遮住了脸。她突然抬起头,眼睛突出,滴着血,溃烂的脸上爬满蛆虫,她有些凶恶的脸上似笑非笑空灵的说道:“呵呵,这座墓是我为你准备好的,怎么样,好看吗?哈哈哈…”他又一次在午夜从梦中惊醒,枕头和床单都像被水洗过一样。又一个不眠之夜,杨威连去开灯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瞪着天花板等待黎明的到来……

七日前曾报道过这样一条新闻:“今日晚间,在苗栗至新竹段高速发生一起一死一伤的交通事故。死者女28岁,伤者男31岁。双方系夫妻关系。”

警方经过多日对现场的勘察,未发现任何可疑线索。所以此次事故被定性为一次意外事故,人们不禁为一对刚结婚不久的新人自此阴阳两隔而扼腕。

郭凯他们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多陪陪杨威。最近他们的聚会也因为杨威的事情而变得多了。但杨威的情绪并没有因为朋友间聚会的增多而有多少的好转。每次不论去吃饭还是K歌,杨威总是最沉默的那个人。

杨威的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张向东提议由何文斌负责杨威的治疗工作,因为何文斌现在有一家自己的心理诊所,同时也是本市著名的心理医生。

何文斌给杨威开好药,嘱咐他按时服用。杨威已经在何文斌这里治疗多日了,但现在精神依然不好,甚至还不如以前了,何文斌告诉他,这是刚开始治疗的正常现象,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送走杨威,何文斌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诡异笑容……

今天下午,杨威接到去苗栗见客户的任务,当听到苗栗这个地名时,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车行出台北市后,天色已慢慢变暗,城市的霓虹渐渐远去,变得和星光一样缥缈,月亮躲在浓密的乌云背后悄悄露出一角,惨淡的月光在如浓墨山水画般阴郁的夜色下显得格外诡异。杨威将音乐的声音放的很大,油门也快轰到底了,以此来消减一些内心的恐惧,然而恐怖还是来了,躲也躲不过去……

车行至苗栗地界,路牌在夜光中发出惨白的光,就像方可当时的脸色。“欢迎来到苗栗”, 杨威看到这几个字后,下意识地打了一个激灵,虽然是酷暑,但他却感觉一丝丝凉意从后背蔓延开来。“不,这是意外,不能怪我的。”他将油门轰的更响了,颤抖的声音大声的合着音乐。他想要快速逃离这个让他恐怖的地方,但往往是事与愿违的。音乐声突然戛然而止,从CD机中传出一声轻微的“呵呵…”,杨威的面色突然僵硬,表情凝固。那不正是方可的声音吗。“你…你不要吓我…你在哪里…出来啊”他颤抖的声音近乎嘶吼般的喊叫着“不是我要杀你,和我没有关系…”。“呵呵…”又一声轻微的声音传出,伴随着声音,车的前方出现一个血迹斑斑的白色长裙女子。车速很快,她却好像固定在车的前方一样。低着头,长发将她惨白的面容遮盖,依稀可见她美丽的面庞,嘴角还挂着她死亡时那诡异的笑容“方可,不…不是的,她已经死了。”杨威语无伦次的说着。“你终于来了,呵呵…我等你好久了,来陪我啊,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方可如游丝般微弱的声音此刻在杨威耳朵里却响亮的如洪钟大吕般,而且是为他而鸣的丧钟……

此时,眼前的景色突然都变了:在一片美丽的花园中,方可一如生前般美丽,他们在花园中嬉戏,方可在前面调皮的喊着“过来呀,呵呵…过来呀…”而他在后面笑着追着,多么美好的一幅画面啊…

然而,美好的画面并没有持续多久。景色突然转变:他依然在车上,方可依然穿着她那血迹斑斑的白色长裙,低着头,长发遮住他惨白美丽的脸,嘴角依然挂着诡异的笑容,“过来呀,呵呵…过来呀…”杨威此刻意识清醒,但身体此时已经不受大脑支配了,车像方可的方向开去。这时,前面出现悬崖,而他已经来不及刹车了。“不…”

杨威睁开眼睛,难道又是一场梦?不对,刚才的经历是如此真实,不像是梦。

前些日子,杨威的精神越来越差,影响到身体也越来越消瘦了,单纯依靠心理医生恐怕不行了。杨威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医院,诊断书中赫然写到“大脑多巴胺分泌异常,易产生幻觉。”

七天前……

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本来杨威要去台中出差,而方可却闹着要和杨威一起去,说自己也想出去散心,于是,本来的出差变成了两人的旅行。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此次旅行,却让两人自此阴阳两隔。

黄昏的天边,火红色的晚霞像魔鬼猩红的眼睛看向大地。然而当车行至苗栗路段时,意外发生了。刹车忽然失灵,杨威在慌乱中将车撞向防护栏。方可在惊恐中结束了年轻的生命,而杨威却奇迹般的只受了些皮外伤。警方经过对事故现场的勘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最终本次交通事故被认定为一起意外交通事故。

杨威深爱着方可,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自此,他变得精神恍惚,一蹶不振。

今天,杨威走在街上,一个吸食了过量新型毒品麻古的人在街上挥刀乱砍,嘴里却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路人纷纷躲避,而杨威却似乎想到了什么。

午夜,杨威没有睡觉,打开电视。突然,狂风大作,吹得窗户噼啪噼啪地乱响,而灯也变得忽明忽暗。电视机中的画面消失,变成雪花点。这时,他听见房间里传来空灵的“呵呵、呵呵”声……

“出来吧,不要再装了。”杨威对着窗帘的方向喊道。一阵沉默后,从窗帘后面走出一个人来,他正是何文斌。

“看来,我低估了你的智慧。”何文斌说道。忽然,他表情变得异常狰狞,大声吼道“不过,那又怎么样,你已经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哈哈…..”何文斌发出残忍的笑声。

“能告诉我原因吗,我们三个曾经是多么要好的朋友,为何会到今天的局面?”“不错,我们曾经是好朋友,但你知道我是爱方可的,如果不是你,方可早就是我的妻子了。我不知道像你这样处处不如我的人,是通过什么手段迷惑方可的。我不甘心败在你这样的人的手下!”“方可真正需要关心的时候,你在哪里?是,你在各方面都比我强,但我有一颗更爱她的心,而你爱的只有你自己。”“够了!”何文斌面容变得异常狰狞“本来,那次的车祸死的应该是你,你出差前一天我说自己的车坏了,问你借车其实就是在做手脚。你应该知道,我不但是心理医生,而且爱车,对汽车的结构了如指掌。没想到方可那天也跟你去了,你的命还真大,不过一切都结束了!”说着,何文斌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一步步向杨威逼近……

“呵呵,是啊,一切都结束了。”杨威表情忽然一转,厉声说道“有些事情,在你临死前应该告诉你了。其实,我在几天前就死了,是在精神恍惚之下将车开入悬崖的。你利用我的自责,在开给我的药中放入了麻古,让我产生幻觉,我以为看到了方可的鬼魂。我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精神状态会变得那么差,直到那天作为游魂的我在马路游荡时,看到一个吸食麻古后在街上乱砍乱撞的人。”

说着,杨威将头转向身后,对着空气说道“出来见一下我们的老朋友吧!”说话间,杨威的身后一个白衣女子凭空出现了,正是方可。而此时,他们俩的脸上肉皮开始裂开,露出森森白骨,脸上露出残忍地笑容,一步步向何文斌走来……

“本市发生离奇死亡事件,警方初步断定,死者死于肾上腺素分泌过量,案发现场未发现任何凶手留下的证据。”

一切都结束了,两个无辜的灵魂也将要踏上新的轮回了。而等待何文斌的,将是无间地狱那永不熄灭的烈火……

pre_thread诡异手机next_thread晚上的声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