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01|回复: 0

鬼同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9 14:03:51 | |
接到金铺录取的通知书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花微简单一番装扮后出门。

她今年20岁,是一个刚踏入社会的新手。在学校浑浑噩噩的呆过三年或多或少懂得该如何察颜观色,经理开会时的一个小动作,她就能知道经理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这是她到金铺上班的第五天,第六感出乎常人的花微总是觉得店里最近的气氛很是压抑。

花微平时在店里不大说话,但是不阻碍她跟同事们彼此的感情。

她跟店里的一个带花眼镜女的感情十分要好,两个人总是玩玩闹闹,店里原本沉闷的气氛也好像在她们两个人的嬉闹中活跃了起来。

在一次,花微发现眼镜女的精神有所不同,额头被笼罩上一片灰蒙蒙的东西。花微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但是心里的直觉告诉她,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怎么要那么紧张,说不定是乌云太多掉到我头上啦。”听到花微说自己额头上有灰蒙蒙影像后,眼镜女完全不当回事,反而感觉好笑。虽然能知道花微是因为当心自己的安全才会焦急的,她很感动。

但是这样就要让自己相信有神明这些东西的话实在是困难。

每隔一会,花微都会跑到眼镜女的柜台看看她,搞得眼镜女又笑又气的。

不过她发现花微每次来自己柜台的时候,都是沉着脸的,也不笑,就知道花微是真的在担心自己的安全。

眼睛女想起花微之前提起过让自己去算一下命,那个时候眼镜女不当回事。但是现在看到花微为了这个事情生自己的气,她心里也挺不好过的。

于是自己跑去找了花微,说是让她陪自己去算一下命。听到这里,花微终于笑了,能不笑麽?她之前费劲了口舌让她去算一下,她打死都不肯去,现在反而自己跑来说要去,这是无意中的惊喜。

花微于是带着眼镜女到之前朋友介绍过的神算子那里,想去算上一卦的。谁知道,刚到神算子那里,才把眼镜女的生辰八字告诉神算子之后。神算子不止不算,还让花微把眼镜女带走,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靠近自己的摊位了。

这一听,花微就不开心了,又不是没有钱给他,凭什么要这样遭人嫌弃。花微气不过,找神算子理论。

这下神算子沉不住气了,大喊道:“你一个命数将近的人到我这里算命是闹那样,如果给你算了,我自己也折福的,好心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等着我去养呢?”

几句话后,眼镜女拉着气鼓鼓的花微离开了。

一路上,花微都是神情凝重,原本以为眼镜女算命后会没有什么事的,但是听神算子这么一说,她之前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是正确的。

反倒一旁的眼镜女的神情倒是轻松了不少,这么一算后,以后花微总没有理由在生自己的气了吧。不过……看花微的情况,好像还是不开心的样子。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店里,眼镜女跟无事人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而花微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日子就这么过着,在一个礼拜后的某一天。花微突然感冒发烧得严重,不得不跟店里请了假,在家里修养。

得知此事的眼镜女也给花微打去电话关心,并且表示自己在那天下班后会买点水果过去看她。

自从上次去神算子那里帮眼镜女算过命后,花微的神态就一直是紧绷着的。

呆在屋里的花微看着墙上的时钟,时针从下午的5点一直走到了晚上的10点,花微也没有等到眼镜女的来临。她越想越不对劲,立刻起身拿起电话就给眼镜女打过去。



作者寄语:后面我不敢写了,现在是晚上12点钟,楼下有人在听鬼故事,楼上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敢写了,就到这里吧。

电话通了,不过一直没有人接,最后转到留言信箱去了。

无论花微打了多少次电话,结果还是一样的,一样是无人接听。想打给其他同事问问情况,她才想起来,店里同事的电话号码除了有眼镜女的电话之外,其他同事的电话号码她一概没有存在手机里。

这时她才知道悔恨了自己起来,为什么以前不把其他同事的手机号码存起来,用时方恨少。

就算现在跑去店里也于事无补,店里平时在8点的时候就全体下班了,而今天眼镜女的上班时间是跟其他同事调班的。

按道理来说,她今天如果要过来的时候,早该在6点就可以到达了。但是现在已经10点了,店都关了。想去也没办法找到任何人。

于是,带着焦虑的心情,花微坐到天亮。

天还灰蒙蒙亮的时候,花微带着高烧,立马跑到店里。

而眼前的一幕更是让她吃惊不易,大门进去的地上全是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柜台里的许多金链子所剩不多,在眼镜女的柜台那里还留着不少已经干枯的血迹。

不好的预感闪过花微的脑海,从仓库里出来另外一个女同事顶着一双黑眼圈,看到花微的身影后,一下子“哇”的哭出了声,边哭边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跟花微讲诉了一遍。

原来昨天晚上准备下班离开店铺的眼镜女从休息室出来,就看到一位女同事被从门外跑进来的蒙面匪徒拿着一门手枪顶在胸口上说要想活命,就把所有的珠宝首饰全部放进袋子里。

女同事那里能镇定下来,被吓得一直哭,匪徒已经毫不耐心的扳动保险,眼镜女那时候那里顾得上那么多,一冲上前,为女同事挡住。

那一枪刚刚好正中心脏,匪徒在抢完后,迅速逃离了现场。

匪徒走后,其他同事手忙脚乱的把眼镜女送到医院,可是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眼镜女的去世对花微无疑是一种打击,后来,眼镜女的柜台由花微看。平时花微都很少进入休息室,而这次,她刚想踏入休息室的时候,发现眼镜女的身影在里面梳着头发。

花微吓得立马退出了休息室,跟同事说自己看到了眼镜女的身影,可是当他们看向花微指着的方向看去,别人都说没有看到。

而在花微的眼里,眼镜女就这么坐在里面梳着头发,可能是自己对眼镜女过于想念吧,她没进入,悄悄的退出后,缓缓的关上了门。

pre_thread爱责任next_thread出租屋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