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48|回复: 0

黄鼠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14:50:50 | |
国庆节,祖国万岁,赵东林很开心,因为他终于有假期回家了。

在大城市工作两年,这是他第一次国庆休假。

之前的假期,老板总是和他说,你是新人,刚来公司应该多做些事情。

因此每到长假的时候,办公司里总是留他和几个新人在值班。

老板呢,早就带着老员工和新来的秘书,去新马泰旅游享受福利去了。

“好好干,以后你们也会有这样的待遇。”

赵东林依然记得老板临走时,回头一暼,仍不忘对自己灌的一碗鸡汤。

那种眼神,像是山窝里的黄鼠狼,给鸡拜年。

可是这个国庆,他却再也不能容忍了,放假的头一天晚上,他就买好了车票。

老板的鸡汤,他不再想喝,此时他心里渴望的,是家乡老母亲炖的鸡汤。

“呼,终于快到家了。”

“好久没回来,家长的变化挺大的嘛,就是不知道村子里怎么样了。”

赵东林从汽车上下来,拎着两个包向山上走去。

以前回家,他都要在下火车后,坐上几个小时的驴车,然后再爬山回村子。

而现在,国家给修起来公路,直接连通各座山峰,真是方便多了。

正走着,忽然听见一句娇声呼唤。

“有人吗,好疼啊……这里有人吗?”

听这软声细语的,应该是个妹子,赵东林心中好奇,遂寻着声音方向找去。

翻过两个小山丘,在一片山坳中,他看到那里有个人。

“大哥,求求你救我上去,求求你了大哥。”

发出声音的,正是山坳中的妹子。

赵东林见状,来不及多想,四周打量,看到不远处有棵大树,于是扯了几根树藤打结,缠紧在树根上。

然后他顺着浅坡滑落下去,扶着那妹子慢慢爬了回来。

“谢谢……谢谢你。”

妹子喘气说话,情绪有些激动。

赵东林连忙摆手示意不必客气,顺便瞅了她两眼,这才看清眼前的妹子竟然十分漂亮,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丰腴的身姿,短发虽然有些凌乱,但配着瓜子脸颊,仍是明亮俏丽。

“姑娘,你一个人怎么到这里来了,还掉到沟里?”赵东林不敢多看,岔开话题掩饰自己。

“我是过来旅游的,这不是放国庆假嘛,就想着出来游山玩水,我看电视上说那些著名景点都是人满为患,所以才到这偏远的山村来看看。”

听到这话,赵东林下意识点点头。

他听自己父母说起过,这些年,远近不少村子开始发展旅游,吸引不少外地人前来体验。

不同于名山大川,自己老家这些山村景色,虽不够雄伟壮观,然别有一番秀丽轻灵。

“原来是这样,那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出来,也太危险了。”

“是呀,我本想着只是几座小山,没什么好怕的,谁知道走着走着就迷路了,看天马上要黑,一着急就不小心掉到沟里。”

“这附近地形有些复杂,你不是村里人,迷路也正常。”赵东林说着,往左右看了看,“姑娘,我是前边赵家村的,你要是没落脚地方,就跟我一块回去吧。”

“那太好了,我叫琳琅,大哥你呢?”

“赵东林。”

两人聊着天向前走去,天色也渐渐黑了。

夜幕如同墨染的纺布,席卷整座山峰而来,将林间灌木花草蚊虫飞鸟全部包裹其中。

快到村口时,借着灯光已经可以看到寨子的上下起落,前后勾连分布。

路边右侧,忽然闪出一个高大黑影。

“呔,你这贼精怪,又敢出来害人。”

赵东林抬眼看去,就见是个半老的中年人,须发略白,穿一身棉布长袍,绣着些古怪的文字图案,手里托着一把拂尘,瞧那打扮,像是一个走江湖算命的。

“喂,那个算命先生,你说谁呢。”赵东林看他眼神所望,是看向身旁的琳琅,于是大声喝道。

琳琅似乎有些害怕,往赵东林身后躲过去。

“我不是算命的,我乃是崂山术士,是下山来游历的,你叫我李天师好啦。”

那崂山术士把手中拂尘一摆,向前迈了两步,眼睛盯着琳琅,闪动精光,“年轻人,我跟你说,这个女人是山中精怪所变,她是来害你性命的。”

“你说谁呢,臭算命的,去去去,走远点,我没功夫陪你瞎闹。”赵东林说着,侧身拦住那术士,让琳琅向前走。

琳琅瞄一眼术士,低头匆匆过去。

“呔,你这小妖,切莫走开,看我……”

“看你什么看,再看你长得也没我帅,我说你这个臭算命的,想搭讪想忽悠人,能不能有点新意,我看你就是欠打,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揍你。”

“方客,你听我说,那姑娘她面有异色,瞳中带血,她……”

赵东林不听她说下去,伸手挥舞着就要打他。

术士急忙退后两步,不再多言。

赵东林重重哼了一声,从兜里摸出一块硬币,扔到地上。

“拿去吧,看你可怜巴巴的样子,忽悠人还挺下本钱,今天我回家心情好,赏你的,去买烧饼吃吧。”

不屑的回过头,赵东林不再搭理术士,快走几步,赶上琳琅。

他嘴里说几句安慰的话,引起了琳琅一阵好感。

不多久,推开家门,看见父亲正在台阶下坐着,拿桶开水烫老母鸡褪毛,母亲在后面的厨房里,咣当当切菜。

“儿子回来啦……这是,这是你女朋友吧。”

赵东林还没开口解释,父亲和母亲已经迎了上来。

其实他还没谈女朋友,之前电话里说自己有对象,也不过是安慰两位老人家,省得他们乱操心。

“唉,不是,琳琅她是我……”

“琳琅这名字好听,来来来,屋里坐,赶紧歇歇脚,喝口茶暖暖身子。”母亲也不见外,十分开心地拉着琳琅,就往客厅里走。

“啧啧,你看看这身上弄的,咱们这山里路不好走,下雨泥巴多,瞧弄脏了吧。”母亲看见儿子带了如此漂亮的女朋友,话多了起来,“待会你上楼洗个澡,干干净净的,我先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赵东林看见母亲兴高采烈的走了,有些不好意思。

他指了指楼上,低声说道:“琳琅,我带你上楼,你先去洗漱洗漱……咳咳,我妈就是那样,也不知道情况,乱说的,你可别太在意哈。”

“没事,没事,其实你人也挺好的。”

琳琅低头跑到楼上,脸上闪过一丝娇羞,赵东林看在眼里,不禁心神一阵恍惚。

吃过晚饭,耐不住父母的撺掇,赵东林把琳琅领到了自己的房间。

“琳琅,你很喜欢吃鸡肉呀,看你刚才吃了很多,还喝了大碗的鸡汤。”

“嗯,有些饿了,吃相不好看,你不会笑话我吧。”

“怎么会呢,嘿嘿,我也很喜欢吃的,尤其是老母鸡汤,味道很鲜美,而且我就是属鸡的呢。”

赵东林看着灯光下的琳琅,亭亭玉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忍不住咽了口水。

他指了指卧室里的席梦思,左顾右盼地说着话。

“琳琅,今天晚上,你就睡我大床上,我睡那边沙发就行了。我两年没回来了,家里的客房没人用,乱糟糟的,都没法收拾,只能委屈你……和我睡一间屋子。”

“我没事,委屈的是你。”琳琅洗完澡,穿着男士宽松的浴袍,坐在床边,随手捻着头发,脸色有些红红的。

她望着赵东林,轻声说道:“你这床那么大,要不你也一起睡吧。”

美女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吐气若兰的芬芳,更是让赵东林心神荡漾。

他慢慢地走过去,靠近琳琅身边,看着楚楚柔弱的佳人,忍不住轻轻抱住他。

“嗯嗯……啊啊……嗯嗯……”

喘息声渐渐响起,赵东林慢慢沉浸在旖旎的风光里,有些神思迷茫,无法自拔起来。

他不知道,这时候琳琅的脸上突然变了神情,她蓦地张开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眼中闪烁暗绿的光亮,便要朝赵东林脖子上咬去。

“轰……”

一个身影嗖地飞过来,向琳琅扑去。

不等她起身反应过来,只见一张符纸贴在了她的背上。

然后,只听到琳琅发出凄惨的叫声,嘶嘶凌厉,很是瘆人。

赵东林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发现竟然是刚才路上的术士。他正要开口大骂,忽然看见地上的琳琅变了身,她左右扭动一会,慢慢失去了人形,变成了奇怪的东西。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一个黄鼠狼精,被我用了术法,已经显出原形。”

楼下的父母听到动静,也赶忙上来,知道了情况之后,大为震惊。

“李天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来有段时间了,我下山游历,听闻这附近山村常有男子失踪,很是奇怪。经过我的调查,失踪的男子都是属鸡的,而且生前都见过一个漂亮姑娘。因此,我几番查访之下,发现了这个黄鼠狼精怪的踪迹,追到这里。”

“刚才我暗中隐藏,使用穿墙秘术,在她意欲行凶之时将她拿住,不然的话,你这年轻人就遇害啦!”

赵东林听完,早已是惊出一身冷汗,知道是术士救了自己,他连连向术士千恩万谢,又为之前的傲慢无礼道歉,一行人在收拾完屋内的污秽以后,请术士吃饭,很是一番感激,这才送他离开。

从那以后,他只敢存救人善念,不敢有非分之想。

pre_thread轮椅next_thread爱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