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71|回复: 0

院子松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14:25:33 | |
这是我第三次跟着比我大十岁的男朋友张任一回家,在车上我就满心的不安,因为张任一那个五岁的女儿。

张任一在开车,还哼着小曲,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错。我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礼物,问张任一:“琦琦真的喜欢布娃娃吗?”张任一或许是被我问的不耐烦了,他敷衍的回答我:“你告诉我,小姑娘不喜欢布娃娃喜欢什么呢?”

我没什么话可说的,张任一对我的态度也还算可以,毕竟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我只是图他的钱罢了。他也答应我了,在我嫁到张家之后,会把琦琦送出国,和她在国外的母亲团聚,好让我在国内安心养胎。

没错,我怀孕两个月了,这样我有了回张家的底气。否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踏进阴暗的张家的家门。说话间就驶入了去往张家的路,行人完全没有,树木但是越来越多,笔直的就像站岗的士兵。天快黑了,这样的景象到让我想起来小时候跟着父母到山上祭拜祖宗……

“你想什么呢?”张任一打开我这边的车门,一张脸就凑在我的面前。原来车停下来了,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我面前就是张家的老宅子,大铁门和高墙围成的大院子,里面种着松树,就是陵园里经常看到的宝塔松。我曾经问过张任一,为什么要种那么多松树在院子里,而且每棵树种下去的时间不一样,所以大小也不一样。

张任一说:“琦琦喜欢松树,她妈妈也喜欢,有一些是她妈妈种下去的,后来她自己就带着保姆阿姨去种。”

张任一很爱这个女儿,所以我决定要好好的讨他女儿的欢心。我回头,准备拿上给他女儿千挑万选的布娃娃。

“啊,”我忍不住叫出来,因为我看到布娃娃的脸变了,嘴角咧得老大,还有红色的血流出来淌到座椅上。张任一问我:“你怎么了?”我指着布娃娃说:“有血啊,血……”张任一摸摸我的脑袋,温柔的对我说:“别人都说一孕傻三年,你怎么刚开始怀孕就傻了,这都没生呢。你看看,那不是好好的布娃娃吗,哪有什么血?”

我再回头看,果然是什么都没有了。那个布娃娃依旧在袋子里躺着,露着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我拿起袋子,假装自己十分镇定,但是手都在发抖。这个娃娃好像在冲我假笑,只让我一个人看到她的诡异之处。

张任一先进了家门,保姆马上出来迎接。院子里有人在挖土的声音,我好奇的问:“怎么有挖东西的声音?”也没有听说要建什么东西来了什么施工队,保姆对我的态度并不算好,爱答不理的,她看了我一眼,还是说:“是小姐在挖,说要种一棵新的树。”我心里想保姆也不会做事,张任一在这呢,不去帮琦琦挖坑,还对我这个态度。

不过张任一明显是累了,把东西一股脑都交给保姆。听他说过,这个保姆是琦琦的妈妈和他离婚之后请的,一直干的很不错,所以琦琦也没有提什么意见。

院子里树太多了,还有刚刚被挖出来的泥土,虽然我心疼自己脚上最新款的鞋子,却还是得去和琦琦打招呼。她蹲在地上,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手里拿着一把铲子一直在挖一个坑。我叫她:“琦琦,阿姨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礼物!你看!”我给她看了新买的娃娃,果然琦琦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放下铲子就朝我走过来,接住了我手上的娃娃。

我心里暗喜,看来是娃娃作战成功了!

张任一的这个女儿琦琦,向来不喜欢说话,听说是她的妈妈和张任一离婚之后留下的毛病。我前两次来,琦琦都不肯看我一眼,不是躲在保姆后面,就是紧紧的抓住张任一。虽然这一次琦琦也没有和我说话,但是主动的靠近我了,也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我感觉手里一凉,低头一看,原来是琦琦主动的拉住我的手。虽然她依旧不说话,可是我被她拉着走,她走到了刚刚挖的坑旁边,指了指那个坑,又指了指我,我想意思大概是让我帮她种树。

正好,张任一在叫我们,我对琦琦说:“我们过去叫爸爸一起来好不好?”

琦琦点了点头,难得的笑了。

张任一也注意到了琦琦对我的态度的转变,到了屋子里等保姆给我们做饭的时候,张任一就问琦琦:“晚上,我跟你阿姨把你今天挖的坑,种上东西好不好?”琦琦又不说话,点头。

琦琦从来不会和我们一起吃晚饭,总是和保姆一起到另一个房间吃饭。我看着保姆越来越不顺眼了,她虽然只是一个保姆,但是长相确实不赖,也许是和琦琦待的时间长了,和琦琦竟然有几分像。

我趁着去洗手间的时间,准备偷偷的看一下保姆和琦琦在另一个房间里做什么,如果能够抓到保姆的把柄,就可以把她赶出去了。

张家里手机信号不好,闺蜜给我打了几通电话我都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只听到了“张任一,妻子,女儿”之类的句子。我原来拜托她找人帮我查张任一的底细,看来是有了结果。

我打算离开张家之后再和她联系,当务之急是去看看保姆带着琦琦在鬼鬼祟祟的做什么。我把门打开一条缝,看到了让我吃惊的一幕……

琦琦拿着一把剪刀,一刀刀的剪着我送她的娃娃,而且娃娃身上还流出来红色的血……我刚想逃跑,手机震动传来一条简讯,是闺蜜发来的:“你快走,张任一的妻子和女儿在三年前都在意外里去世了。你上次给我看的他家保姆的照片,不是保姆,就是他死去的妻子!而且和张任一亲密接触过的女人都失踪了,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失踪和张任一有关!”

我看到这,感觉身后的门口被推开了……琦琦和保姆,不对,应该是张任一的妻子和女儿,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抬起头,正想逃离这个地方,就看到了堵在我面前的张任一。他也笑着看着我,视线越过我,对他的妻子和女儿说:“又攒了一个。”

我突然明白了,院子里为什么有那么多松树……为什么挖坑……
pre_thread纸人next_thread声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