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85|回复: 0

记忆物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9 12:51:33 | |
我变成鬼的第二十天,终于回想起了生前的大部分记忆。

可以说我短暂的22年还是挺平淡的。

父母开了个店卖瓷器,生活还算小资,毕业后家里给付了首付买了房子,又因为上班不方便买了辆十万的车代步。

小学到大学也一帆风顺,虽没有上985,211名校,却也不差。

尤其是认识了我的哥们肖然,从大一到毕业我们天天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如果不是我女友墨墨的出现,我甚至会怀疑我俩就这样能过一辈子。

除了有一点,我心脏不太好,所以从小就不敢做激烈运动,这也使我每次跟他俩去游乐场时只能当个看包的。

我蹲在马路中央看着车流不断通过我的身体卷起的灰尘陷入了沉思。

虽然仍穿着记忆最后跟墨墨约会时的衣服,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我到底怎么死的。

在蹲到昏黄的路灯接连亮起的时候,我抠了抠地上的土,望着穿过泥土却丝毫没有挪动它半分的手指又发了会呆,这才站起来朝家里走去。

当鬼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飞。

我唯一能确定自己存在的原因就是可以感受到风的流动,能随风而飞这点让我在接受死亡这件事实后低落的心情有了一点好转。

“真他妈酷。”我心里暗道。

从墙壁直接穿到家里,我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一声“妈”差点脱口而出,但我知道我是发不出声音的。

厨房发出叮叮当当切菜的声,我钻进去一看,好家伙,我妈正在做我最爱的酸菜鱼,咕嘟咕嘟冒热气的锅里辣椒酸菜满满的,软白的鱼肉在浓汤里打滚,已经当了鬼的我回忆起那种味道都忍不住想起死回生。

扭头看了看正在忙活的我妈,嗯,是瘦了。

往日跟我爸一起笑我妈肚子上的游泳圈,我妈总会白我们一眼又冲我嚷嚷:“没良心的狗崽子,还不是生你生的。”

这下好了,生我的时候长得肉,死了我都带走,嘿。

盯着老妈把饭端上桌,又盛了三大碗米饭,然后对着卧室喊:“他老子,吃饭了!”

我飞到饭桌边轻飘飘的坐下,感觉到旁边也坐了人才扭头看,“爸,少喝点,不然痛风又得犯。”我心里默默嘀咕。

我爸这人哪都好,就是犟,喝酒脚疼偏不改,我跟我妈好说歹说,没用。

等看着我爸把酒拿起来又重重放下,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对嘛,我不在你们就得自己照顾好自己,不然我在九泉之下也不安宁是吧。

陪爸妈吃完了这顿没有话的晚饭,我溜出门,去找我女朋友。

我一直在控制自己不去想,但我还是忍不住的怀疑,我,是被墨墨杀的。

时间倒回我死的前三天,在肖然家门外篱笆后的小路上,我看到了一边整理外套一边从他家出来的墨墨和衣衫不整满脸红晕的肖然。

即使心里疯狂暗示他们之间不可能,我手里刚买的啤酒鸭脖还是因为胳膊无力直接掉在地上......

画面转到我死的那天,下着初雪。

女生嘛,都爱浪漫,而跟墨墨交往了三年的我也被她教育的懂得女生喜好,于是在这一天我把墨墨约到了公园,想处理我们之间的误会。

因为处在大东北,公园的湖都结了冰,小时候经常在上面打滑甚至钻洞钓鱼,于是我就在湖中心摆了几个蜡烛,把墨墨拉了过去。

我还记得当时我问出那句,你为什么去肖然家时,墨墨惊慌无措的眼神。

记忆的最后,是远处飞奔过来拉走墨墨的肖然,和我逐渐下沉的身体。

“好一对狗男女。”我恨恨的边想边骂。

自从变成鬼,我就知道我只有明白了自己死因才能离开,目前最大的可能就是我的女朋友绿了我跟我哥们肖然好了,而我意外落水,他俩一不做二不休放任我溺死。

坐在墨墨床上我听着浴室水流声又想到了我们相遇的场景。

我是大二遇到的墨墨,她是我的高中学妹,但一直只打过照面没说过话。

直到在学校学生会面试,我第一眼就选中了她做我的干事,后来就近水楼台先得月,水到渠成做了我女朋友。

而肖然吧虽然长得帅篮球打的好,却一直没找对象,所以就在我跟墨墨间当电灯泡,直到我死了才知道,这王八蛋是觊觎朋友之妻才单身的。

正想着墨墨就走出来,身上围了个浴巾,沐浴后她的皮肤泛着蜜桃般的浅红,头发还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滴水,我忍不住想起之前我们俩好不容易摆脱了肖然跟屁虫去酒店共度春宵。

那晚的一切现在我都模糊了,只记得墨墨柔软的身体和带有撩人香气的呼吸,想到这里忍不住要拿毛巾给她擦一下,却没办法去触碰。

“废物,都绿毛龟了还惦记”我不争气骂自己。

既然把我害死了,心里总得有点愧疚吧,我看着墨墨背影,竟然对她怎么向我赎罪产生了一丝期待。

这时,墨墨手机响了,她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因为头发湿着按了免提,只听熟悉又有点虚弱的声音传来:“明天他三七,你不要去了,我自己去。”

“你凭什么去,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死!”墨墨两眼立即红了,狠狠说到。

听了这话我心中腾的一下,这俩人咋还吵起来了,难道我不是被墨墨推到碎开的湖里溺死的?难道她是怪肖然见死不救?满脑子疑问让我又迷糊了。

只听电话那边肖然咳了几下,又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你现在说有什么用?你个死变态!都是你害死郁非!”墨墨无法抑制的哭出声。

肖然沉默了几秒,缓缓道:“是,都怪我,我是变态,我害了你们,该死的是我。”说完,电话那头只剩嘟嘟嘟的忙音。

完了,这混蛋不会干傻事吧,事情还没弄清楚就以死谢罪不太好啊。

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哭的墨墨,我一跺脚钻出窗外,飞快赶到肖然家,在离他家几米开外,我就看到坐在窗台上的人影。

我飞到肖然旁边坐下,随着他目光看向他握着的手机,锁屏上是我跟他还有墨墨的合照。

那是一个月前我的生日,他俩瞒着我在酒吧包了场,一直嗨到躺在沙发睡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家。

“小非……”肖然呢喃道。

我听了打了个激灵,真想抽他一大嘴巴子,这老铁就算抢了我女朋友也不用这么恶心我吧。

可听到他低低的啜泣声逐渐变大直到放声哭泣时,我才彻底蒙了,杀人犯都这么多愁善感吗?

正在思索时,身边的人影突然消失,我一回神直接吓呆,这人竟然跳楼了!

我连忙飞下去想用手去接,却忘了我没有实体,眼看着肖然摔在地上,鲜血从脑后徐徐涌出。我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挪着软弱的步子朝他靠近。

我跪在肖然面前,把手抖着抚上他的脸,他仍有几丝意识,原本逐渐暗淡的眼睛在我过来后突然有了光彩,似是可以看到我。

肖然吃力的抬起一只手,似是想碰我,却又无力的放下。

我靠近他唇畔,听到细碎的话语断断续续传出:“你……来接我了……”

我摇了摇头,按压下心头的不适。

“对不起……我没能救你……既然你走了……我也随你去吧……这样,你就不寂寞了……”

我更加使劲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在他意识消失的最后,我用唇语告诉他:“好好活着,你不是变态。”

肖然笑着闭上了眼睛,我焦躁的抬头看向路两边,半夜整座城都在熟睡中谁也没发现这场意外。

突然,我想到了自己可以控制风的流向,于是我用力气,“咣!”一声把一楼住户厨房开着的窗户合上。

只听里面的人边骂着“这什么妖风!”他们走到窗边,看见躺着地上的肖然尖叫起来。

我满意的瘫坐在地上,感觉到力气一点点的消失和破碎记忆一点点的复原。

我丢掉的不仅是死去那天的记忆,还有一些我刻意不愿想起的记忆。

墨墨到肖然家那天,我站在肖然家后的小路,听到墨墨愤怒的质问肖然我生日那天喝醉了酒他为什么亲我。

直到肖然低头默认喜欢我的事实后墨墨控制不住的上去撕扯他的衣服,最后狠狠的甩了一句:“变态!”才扭头离开。

而我也因为震惊和无法接受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我死去的那天虽然下了雪,但湖面的冰并没有冻严,当我站在上面对着墨墨指天发誓我对肖然没有半分非分之想。

突然一声脆响,冰面裂开了,我用全力把吓呆住的墨墨朝外推了过去,而我却因此掉入湖中。

远处跟着我们的肖然见状不好跑了过来,刚想拉我就被我吼道:“先把墨墨送到岸边!”

肖然犹豫了一下便拼命拽着喊我名字的墨墨到了岸边。

见到他们两个安全后,我再也没力气支撑身体,缓缓沉入水里。

因为先天性的心脏功能不足,在感受到冰冷的湖水和巨大的水压后,我没能等到肖然救我便溺死在湖中。

当记忆潮涌而出后,我恢复了理智,想了想朝医院飞去。

进入肖然的病房后就虚弱的靠墙坐下。

十几分钟后,门被推开,墨墨走了进来。

墨墨将手里的花插到花瓶,又走到窗户边打开窗透气,望着外面湛蓝的天空开口道:“你这样他走了也不安心。”

静默了片刻。

肖然淡淡的声音响起:“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他要我好好活着。”

墨墨转身瞪着他:“你不要在胡说了,好好养伤,我过几天来看你。”说完就朝门外大步走去。

我努力站起来,控制身体不摇晃后看了肖然一眼便追着墨墨离去。

墨墨微卷的长发因她步伐越来越快而左右摇摆。

我想起了生前她最爱环着我的腰,而当我抚摸着她头顶时她却像只小猫往我怀中钻,不禁嘴角上翘。

直到快速走出医院坐到外面的长凳上,墨墨仿佛卸下了伪装,用双手捂着脸,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手心滑落到胸前,湿透了衣襟。

“大骗子,说好明年带我去海边的。”呜咽声渐渐变大,“笨蛋,还说爱我一辈子,就这样留我一个人还说爱我……”

我半跪在墨墨面前,想伸胳膊把她揽入怀中,想伸出手拭干她眼角的泪水,却怎么也做不到。

“你知道我多想你吗混蛋!”墨墨把头埋入膝盖。

我知道啊,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看着墨墨因为哭泣而抖动的肩膀和我逐渐透明的身体,我感到十分焦急。

直到想起我唯一能控制的风我才暗暗舒了口气。

用仅剩的力气吹地面的泥土,每动一下就会感到自己又轻盈很多,我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只能集中注意尽快完成。

在身体彻底与空气融为一体的时候,我看到墨墨抬头看着地上的桃心先是惊讶然后四处寻找最后捂嘴笑着流泪的样子,满意的进入深沉的黑暗中。

从此以后,无论春雨夏阳秋霜冬雪,我会化作每一缕风,守候着你。

pre_thread猫妖next_thread黄鼠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