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72|回复: 0

污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 00:48:41 | |
洗澡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某块墙面瓷砖上有一点小小的污渍。

拿着花洒朝着那块瓷砖喷了一下,没喷掉,又伸出手指在上面使劲蹭了几下,还是没蹭掉。看来这污渍还挺顽固的,好在只有那么一小点,不细看的话就看不太出,而我又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因此也就随他去了。

不曾想到第二天一看,原本不起眼的污渍竟然大了一圈,黑黑的,衬着四周白色的瓷砖,无比显眼。

这就不能忍了,我先用指甲抠了几下,手指抠得生疼,却没有什么效果,于是我找来了清洁剂跟抹布,喷一次,搓一遍,再喷一次,再搓一遍,这样死命地搓了许久,折腾了半天,把整块瓷砖都擦得锃亮,自己也累得半死,可那块污渍却一点儿都没有减少。

我艹,这什么玩意儿那么难擦!我恨恨地扔下抹布,一筹莫展地看着瓷砖上的污渍,发现这污渍好像不是附着在瓷砖的表面,倒像是渗在瓷砖里面的,难怪怎么擦也擦不掉。看到这儿,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这污渍用普通的方法看来是清理不掉了,虽然这么留着不太雅观,可要为了这么滩污渍兴师动众的,我实在不太乐意。只好就这么将就着得了。

又过了一天后,早上我去卫生间漱洗时,不经意地把目光投向了那污渍,却惊讶地发现那污渍变本加厉又变得更大了,几乎占满了整块瓷砖。

我从来没听说过污渍会在这么短时间里自动变大的,由此可见这可能不是污渍,也许是什么霉菌在繁殖。不过,不管它是污渍也好,霉菌也罢,反正这回我是彻底火了,找来了一把铲刀,捋起袖子,三下五除二把那块瓷砖整块都从墙上给铲了下来,直接扔到了垃圾筒里,然后才上班去了。

下班后,我带回了一些水泥,从储藏室里找了块一模一样的瓷砖——这些都是以前装修时多余的材料,抹上水泥后,把瓷砖贴了上去。

看着重新又变得干干净净的墙面,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仿佛解决了什么心头大患一样。

然而没料到的是,第二天我走进卫生间时,却看见墙面上竟然又出现了一块污渍,仿佛是为了向我耀武扬威一般,这污渍的面积比之前的都要大,以我昨天新贴的瓷砖为中心,覆盖了好周围几块瓷砖。

这下我傻眼了,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凑到墙面前,把这几块沾着污渍的瓷砖仔仔细细地来回端详了好几遍,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找不到污渍出现的原因和解决办法,可也不能放任这污渍继续扩大下去,于是我一发狠,干脆把整面墙的瓷砖都给敲了下来。只是这样一来裸露出来的黑乎乎的水泥墙面不太美观,于是我又找来一块防水布暂时把墙遮挡起来,打算过几天等周末再去家装城弄批新的瓷砖回来。

没想到到了周末揭开防水布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同样的污渍竟然出现在了水泥墙上,更怪异的是,这污渍的形状特别像一个人的形状,咋一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成年人全身泼了墨以后对着墙面来了次拓印一般。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巧合——照前几次的情形来看,这污渍一到明天指不定还扩散什么样呢,所以也没在意。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这墙上的污渍始终再没有变化,既没扩散,也没缩小,一直都维持着人形的样子。

先前这污渍莫名其妙地出现,又怎么都无法根除时,我只是觉得无比的烦躁和恼火,倒不觉得害怕。可现在看到它变成了这么个形状,我的背后顿时冒出阵阵寒意:虽然这滩人形污渍除了形状特殊外跟普通的污渍没什么两样,可每一次看到它,我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总觉得它会突然离开墙面向我扑来。尤其在夜晚的时候,这种感觉更甚。

我找来了一些和尚道士和号称这方面的大师,没想到这些人都是徒有其表,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又想起以前自己看过的恐怖小说,心想这也许是墙里埋了具尸体,尸体用这种方式传递信息,于是找来了工人,把整面墙都给砸了。然而除了一地的碎砖块之外,什么都没有。等到工人们把墙重新砌出来后,第二天,那人形的污渍又出现了。

澡,我是不敢洗了,就连如厕时都是紧张万分,每次都是扭头死死盯着那污渍生怕出什么异样。这样看得久了,一天晚上,我在卫生间刷牙洗脸时再次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那面墙壁,忽然惊恐地意识到一个以前没注意到的事实——那就是这污渍的形状无论是高矮胖瘦竟然都几乎跟我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般。尽管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可这个发现让我再也受不了了,连夜从家里跑了出去,在外面对付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去中介租了个房子住。

由于匆忙,我租到的房子条件不是很好,租金也不便宜,但至少里面没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可以让人安心地住着,而这份安心是我目前最需要的。

这样住了大半个月后,当初迫切的保命感渐渐散去,这天,我回到出租屋后,一头躺倒在床上,脑子里盘算着把我那套房子给卖了然后再去买一套——虽说跟命比起来钱不算什么,可这样明明有自己的房子却不能住,反而要白白给别人钱,实在是让人既心疼又憋闷。不过,现在的二手房市似乎挺不景气,而且那滩污渍那么显眼,不好好想个说辞忽悠一下的话,很难卖上好价钱……

这样想着想着,我开始犯困,于是也不吃饭洗澡,直接脱了衣服就这么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竟然径直回到了原来的家里,打开了房门后,二话不说地就来了卫生间里。梦中的卫生间跟之前比好像没什么变化,那滩人形污渍也依旧好端端地粘在水泥墙上。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原本应该是黑乎乎的污渍,此刻却变成了暗红色。

看着那诡异的暗红色污渍,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和恐惧,明明应该赶紧逃走才对,但不知为何,梦中的我虽然害怕得要命,可身体却不受我控制地朝着那污渍一步一步走去。就在我离污渍还有几步之遥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在我耳边炸响,紧接着便是一阵刺耳尖锐好像紧急刹车一样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出租屋的床上,而是不知怎么搞的竟然站在了一条马路上,在我的身旁,停着一辆货车,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从驾驶室里探出身子,用带着外地口音的普通话冲着我喊道:“你不要命了啊!过马路不看灯也不看车?想找死去别的地方死,你这不是存心想祸害我吗?”

被他这一骂,本来还有些迷糊的我彻底清醒了,我自知理屈,所以没有争辩,那男人狠狠地骂了我一通后,见我始终没有还口,这才气冲冲地开着车扬长而去,而我则是心有余悸地在马路上从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中退了回来。

自己明明是躺在出租屋里的,可一觉醒来却莫名站在了大马路上,这毫无疑问是梦游的症状,可问题是从小到大我从来就没有梦游的毛病,更何况偏偏是在做了一个跟那污渍有关的梦时发生了梦游,而且梦游时走的这条路还正是通往我家的,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我的内心,却开始涌出阵阵很不好的感觉来,隐隐约约间,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第二天,我躺在出租屋的床上睡着以后,竟然又做了跟昨天同样的梦,梦中的我又径直回到了家里,来到了卫生间前:墙壁上的人形污渍依旧存在,而且比起昨天的暗红色,这次的颜色鲜艳了许多,如同被鲜血浇灌过一样。

跟上次一样,我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地开始一步一步向着那污渍走去,任凭我的内心无论如何挣扎呼喊都毫无用处,我顺利地走到了污渍前面,紧接着,我把脸贴在了那污渍上,同时伸出双手轻轻地摩挲着那污渍,仿佛在抚摸心爱的女人的肌肤一样。

这情形实在是又诡异又变态,我害怕得要命,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就在这时,我的肩膀被什么重重地拍了一下,这一拍把我从梦中给拍醒了,我睁开眼睛本能地向旁边看去,只见我旁边站着一个人,再仔细一看,却是住在我原来那个家楼上的王哥。

“哎呀,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小冯啊,这么晚了,你穿成这样在你家门口干啥呢?这段时间都没见着你回家,还以为你搬走了呢。”王哥略带奇怪的问道。

被他这么一问,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骇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了条大裤衩,踩着拖鞋,不知什么时候起站在了自家门口,手里攥着大门钥匙,钥匙已经插进了锁孔,只要再旋一下就能开门。

我大叫一声,也顾不上回答王哥,一把拔出钥匙后,连滚带爬地跑下了楼,发了疯似地向外面跑去。

就算我再怎么迟钝,此刻也明白过来——这两天我做的绝不是一个单纯的梦,我也不是在单纯的梦游,很明显在我睡着后,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控制着我向我原来的家走去,目标毫无疑问就是在我卫生间里那滩诡异的污渍。前两次,我运气好,及时从梦里醒了过来。可我知道,我不会总是这么走运的,说不定下一次我就会在睡梦中走完全程,到时候,梦就不仅仅是梦了。

我不知道那滩污渍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会盯上我,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我真的在现实里接触了它,下场一定会很惨,所以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以后永远不睡觉,要么……

第二天,整整一个上午,我坐在公司里不停地观察着,到了中午时分,我来到跟我身高体格差不多的小武身旁说道:“小武,明天周末,今晚去我家喝酒看球怎么样?”

小武惊异地看着我:“我靠,老冯你今天吃药了?平常我说要去你家玩你总是推三阻四的,怎么忽然想起请我去看球了?”

“别BB,你就说你去不去?”

“去!干嘛不去,正好看看你的狗窝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过我先说好,你可得多准备点酒,别到时候不够喝那就扫兴了。”

下班后,小武跟着我一起回到家中,因为多日没有回家,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我的心中很是忐忑,幸好房间里看似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异样。

“我去!老冯你这是几天没回家了?你看看你家的桌子椅子,上面都积灰了!”

我干笑着敷衍了几句,便拿出了一箱啤酒,开始拉着小武喝了起来,喝了大约三刻钟后,小武问我洗手间在哪儿。

我不动声色地站起身,领着他来到卫生间前,在他走进卫生间后,我一把关上门,迅速用钥匙在门外把卫生间反锁起来,由于我家卫生间的门是向外开的,所以我又把身体靠在上面,紧紧地抵住了门。

“干!老冯你有毛病啊,我上厕所你锁什么门?要偷窥也是你偷窥我好不好……老冯,我尿完了,你可以开门了……喂,老冯,你听见没?开开门!你说话啊?死了吗?艹!冯旭鸣,你听见没?别闹了,我他妈叫你开门!”

小武的情绪越来越坏,说话也越来越难听,但无论她说什么,我只是抵着门一言不发。而他在里面越发狂躁起来,一面使劲砸门撞门,一面破口大骂:“冯旭鸣你这狗娘养的,他妈把老子关在卫生间里是什么意思?快放我出去!你等着,我跟你没完,等我出去我就弄死你!艹!你开不开门?咦?这是什么玩意儿?别、别过来!冯旭鸣!老冯!快放我出去!救命,救救我!”

小武原本的怒吼变成了充满恐惧的惊叫,还带着哭腔,而砸门声也变成了抓挠的声音,紧接着,他的叫喊突然中断了,挠门的声音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卫生间里变得一片寂静,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

我靠在门上,尽管没有亲眼所见,但刚才短短数秒钟内感受到的氛围却足以让我惊悸不已,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许久,我总算平静下来,在确定卫生间里真的再无任何动静之后,我这才小心翼翼地把门开了一条缝,向里面张望了好一会儿,才把门完全打开。

卫生间里一个人影都没有,那面被我敲碎了之后重新砌起来的水泥墙安安稳稳地立在那里,上面黑乎乎一片,再没有半点污渍的痕迹。小武和污渍都不见了,仿佛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没人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但我知道我赌对了:那滩污渍一定是把跟我差不多体格的小武当成了我,小武代替我成了污渍的猎物。

当然,小武就这么失踪的话警察不可能不过问,不过我早就想好说辞了,我相信他们绝不可能会找到小武失踪的真相——毕竟这真相是如此离奇荒唐;试问如果他们无法找到真相,又怎么会想到跟我扯上关系呢?

之后的发展如我所想,我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了,我家的卫生间也恢复了正常,这下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我搬回了自己家里,重新过起了安稳的日子。

不过,最近我又有了新的烦恼:我家卧室正对着床头的天花板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条两指宽的裂缝,虽然很窄,我却仍能看到裂缝里隐约有一张长得很像小武的脸,正对我露出诡异的微笑。

更糟糕的是,这条裂缝,好像正在不断地变宽……

pre_thread幼儿园next_thread宝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