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02|回复: 0

玩游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3 16:10:34 | |
谁来陪我玩游戏?

废弃的电影厂里,放映室显得很宽敞,虽然有些破败的荒凉感,不过倒也和我们今天要放的恐怖录像带相得益彰。

我们是一群自由职业者,向往尝试各种不同的工作,包括一些猎奇的事情。比如今天,我们就计划在这个废弃的电影厂里,看完一整卷的恐怖录像带。

这卷录像带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它一度是禁片。但它却有着一个并不惹人注目的名字,《谁来陪我玩游戏》。

为了找到看电影的感觉,我们来到了当年电影首映的地点,目前所在的电影厂。

我们从录像带的主人处了解到了大概剧情:主人公爱丽丝是一个8岁左右的小女孩,她在日本寄居期间刚好发生了广岛原子弹事件,爱丽丝不幸遇难。她的父亲由于过度悲痛,竟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爱丽丝的灵魂收进她生前至爱的音乐盒里,这样,他每次打开音乐盒,就都可以和爱丽丝交流了。

实验成功之后,爱丽丝的父亲就把音乐盒藏在了他所经营的一家酒店里。从此,恐怖事件连连不断。

我们五个人在座位席上分成两排坐着,负责播放影片的大兵坐在小二层的操控室里。

其实,影片的开头很是无聊,诸多是在描述小爱丽丝寄居生活的孤单。

接着,剧情转接到酒店部分,算是接入正轨。但是有人已经耐不住性子往下看了。坐在后排的周忠借口去厕所就离开了,我瞥了他的背影一眼,那是楼梯口的方向。

然后,一回头,镜头里突然晃出了一张白晃晃的被放大无数倍的脸,肤色苍白,双眼通红,头发像干枯的野草一样垂在两旁,耳边传来的是一声声小女孩稚嫩的笑声,不知为何,我的心脏顿时漏了一拍,然后猛地狂跳。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无丝毫反应专心观看的叶子,眼睛再回到屏幕上时,已经没有了那张脸。我轻轻舒出一口气,然后继续看。

剧情来到了高潮部分,音乐盒被酒店客人打开了,爱丽丝被放了出来。

爱丽丝就像一个无所不在的幽灵一样,她轻飘飘的,所有看见她的人都可以从她的身体穿过去。

爱丽丝的眼睛,就像一颗黑得发亮的石头,可是,从这颗石头里却散发出一道蚀骨的恐怖光芒,就连隔着屏幕,我都能清晰地感觉它在刺穿我的身体,我背上的汗毛一瞬间根根竖起,冷得好像跌进了冰窖,有着生硬的冷和逼仄狭窄的急促感。

黑暗里,我只听见耳边传来爱丽丝一声声甜美的声音:“谁来陪我玩游戏?… …”

然后“砰”一声清脆的响声,像钢瓶炸破的一样破裂开来,“你来陪我玩游戏!”爱丽丝拍中了一个年轻人的肩膀,“玩,玩游戏?怎么玩呀?”

“你来当鬼,去抓下一个人,不然你就输了。”爱丽丝调皮地笑着,咧开的嘴里满是黑色的灰,好像再用点力,爱丽丝的嘴就要碎了一样。

年轻人还在一头雾水,爱丽丝就突然消失了,同时在某个幽暗的角落里,传来爱丽丝悠远的带有戏谑的声音:“游戏,开始了!”

年轻人惶惶然地走,到底应该怎么做?去抓谁?输了,又会怎么样?他摸着被爱丽丝拍过的肩膀,竟然摸到一把粘稠的黑色的灰,远远看见小伙子的人纷纷跑开了。

小伙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你们别走,等等我。”小伙子一直跑一直跑,耳边是爱丽丝时不时传来的“咯咯”的笑声。

小伙子发现自己的身体原来越重,好像有些跑不动了,他突然一发力,扑上前去,刚巧扑倒了离他最近的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一把握住他的脚踝。

这时,爱丽丝飘了过来,停在小伙子身边,“要拍到肩膀才算哦!”

小伙子看了一眼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正一边挣扎,一边瑟瑟发抖着。“不,不要!”

“时间到,你输了!”

爱丽丝诡异地笑了起来。

然后小伙子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僵硬了,然后,由腿部开始,破碎成一个个漆黑的碎片,就像干枯的落叶被撕碎了一般。只是一刹那,小伙子就变成了一堆碎片,然后飞到天花板的一角,变成了天花板上一个可怕的黑色影子,徒留寂静里一声刺耳惨烈的尖叫。中年男人还保持着被抓住那一刻惊恐的表情,他的脚上,是年轻人黑色的手印,斑驳可见。

中年男人看了看天花板上那个人形轮廓,“不要,我不要玩游戏!我不想死!”中年男人一步两个踉跄地逃着,然而他还没跑出两步已经被爱丽丝拍中了肩膀,“不许耍赖,你们都要陪我玩游戏!”

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周忠去个厕所怎么这么久呀?”我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钻进了一声一场刺耳的尖锐的叫声,我几乎感觉我的耳朵要被它的尖利刺破了。是中年男人的叫声,可是,为什么除了从音响里传来的声源外,我好像还听到了另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好像离我不是很远。不对!那个声音,好像是周忠的?我蓦地心一凉,周忠不会是出事了吧?

我赶忙对正玩着手机的小林说,“快给周忠打电话,我好像听到他的叫声了。”

小林看了我一眼,语气很镇定地说,“没事,他给我发信息了,说是没带手纸,我这就给他送过去!”

“这家伙,就这点小事也值得大惊小怪,太煞风景了!”郑凯有些不满地推搡了一把小林,让他快点去,还嘱咐说让周忠别再大惊小怪了!

小林走后,大家的心思就又回到电影上来。只有我,猛然想起,周忠已经下了楼,按电影厂放映室的隔音效果,即便是周忠喊得再大声,我们也绝不可能把它从电影的背影声里择出来的。

我就这样心神不宁地继续观看着影片,我以为能分点神,可是,我的心绪却随着剧情的发展越来越乱。

中年男人在极度无奈的情况下竟然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女儿,“别怪我!”

女儿惊愕地看着父亲的眼神,像是电影给的特写,一双眼睛,刷的居然变成了血红色,红艳得像是要滴出血来。我被这双眼睛盯着,好像我此刻成了被女孩盯着的中年男人,浑身上下充斥着不安的情绪。

然后,女孩破碎成了一个幻影。

“又拍到你了。”爱丽丝突然从背后出现,中年男人感觉自己一边肩膀沉了,他开始崩溃地大喊大叫。同一时间,我感觉自己的肩膀好像受到重压,难道是谁拍了我的肩膀,我回头看,小林的座位空空的。

中年男人已经崩溃了,自从众人目睹了“游戏规则”之后就都集体躲避他,抓不到下一个“鬼,”自己大概是凶多吉少了!他疯狂地跑着,木质地板被他踩得“嘣嘣”直响。

他飞速地跑着,突然脚下被什么绊到了,摔了个大马趴。他爬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具刚化的干尸,隐约还能看得见眼耳嘴鼻。我清楚地看见干尸身上穿的军蓝色外套,正是周忠今早穿的那件?

然后,叶子也喊了起来,“那不是周忠吗?”我仔细一看,屏幕里的背景分明不是酒店了,而是我们所在这所废弃电影厂三楼的厕所门口。

“不,不会吧?”连一向胆子大的郑凯居然也结巴了。我颤抖着声音问:“是巧合吗?”然后,我们三人一起看到镜头在转,中年男人不见了,干尸不见了,连爱丽丝诡异的笑声也不见了。然后镜头似乎在做一个大反转,好像要给谁来一个大特写一样。果然,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特写镜头,我定睛一看,那是座位席上,我们三人的样子,像在照镜子一样写在屏幕上,我和叶子立刻尖叫起来。只有郑凯还有些冷静,“不,不会是大兵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我们就一起回头,更令人惊奇的是,大兵也不见了?我们都开始慌了,顾不上还在播放的影片,连忙朝楼梯口跑去。这时,屏幕上,突然出现了爱丽丝的幻影,她好像要从屏幕里爬出来一样,然后就莫名消失了。

我们往楼下跑,来到三楼,看见周忠的衣服果然干瘪地躺在那儿,就像一具尸体一样。我们一起抬头看,天花板上,赫然是周忠的影子!那个人形轮廓的样子,和地上衣服的躺姿一模一样!叶子开始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高过一声,像是控制不住的一样。我抓住她四处挥舞的双手,“叶子,叶子,冷静点!”其实,我制止她的手,也一直在拼命地颤抖着。那是一具尸体呀!尽管只是一身衣服,我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忠生前是经历了怎样的挣扎。

伤心已经是顾不上了的,我的脑子里迅速想起的,是失踪的小林和大兵,他们会不会也出事了?

“奇怪,小林呢?”郑凯一边说,一边朝四周看看,十分警惕。

我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叶子,对郑凯说道:“打电话给小林,还有大兵!”一边扶着叶子,“不对,我们也要尽快离开!”我喊道。郑凯点点头,一边拨着手机号,一边跟在我们身后朝楼梯走去。

一路走着,竟然越来越亮了,封闭的电影厂里,突然像是被无数日光灯照亮了一样。我恐惧地和叶子互相握紧双手。叶子还停留在见到周忠尸体时的巨大恐惧之中,“秦蓝,我们会不会也像周忠一样死掉呀?”叶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无法回答她,只是,尽量假装镇定地安慰道:“只要离开这里就好了。”

话刚说完,就听见身后郑凯大喊道:“别走这边!”我们回头时,郑凯已经一头往另一个楼梯口扎进去了,我和叶子只得迅速跟了上去。在我进楼梯间的前一刻,余光似乎瞥到了小林上楼的身影,他失去了往日的灵活身手,走起路来好像很慢。

我脑子拼命的转,小林该不会是被“拍了肩膀”?这个想法太可怕了,可它在我脑海里就是挥之不去!

郑凯的速度太快,我和叶子在二楼的时候就已经跟不上他了,跑到一楼大厅时,才终于追上了他。可是,他为什么一直呆呆地站在门口不出去呢?

我试探地喊了一句,“郑凯!”

郑凯突然吼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地说着:“完了,完了,完了!”

我走近前去看,才发现他为什么一直在说“完了。”原来大厅的门上,不知为何结了一层白白的结界,无论怎么用力,都闯不出去。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出不去呢?”叶子拼命地用她尖利的指甲在上面乱抓,不多时,白色的结界上竟然渗出了红色的血丝,转眼间,整个电影厂变成了一片红色。

“叶子,叶子。”我发现叶子的力气突然大得出奇,要我和郑凯两人合力才能把她从门上拉开。

叶子还维持着那个姿势呢,头顶上就蓦地传来了一个悠远的声音,“谁来陪我玩游戏?... …”叶子一下子捂住耳朵蹲在了地上,拼命地喊:“不要!不要!”

我也忍不住地差点跌倒在地,我拉了拉郑凯的手:“你也听到了,对吧?”郑凯没有说话,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沉默中,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我看见大兵拼命往这边跑过来。我注意看他的肩膀,没有黑色手印。可是大兵的神色很奇怪,只是不住地问:“我们是不是要离开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在得知出不去的时候,他的脸刷的白了。“那怎么办?他会杀了我的!他会杀了我的!”郑凯问道:“大兵,你在说谁,谁要杀了你?为什么要杀你?”

大兵似乎被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眼神拼命闪躲,“我,我不知道!”

这时,另一个人出现了,是步履蹒跚的小林,我看见他的肩膀上,有着一个清晰的黑手印,手印大小刚好和我们当中手掌最大的大兵的手印最吻合!

我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后退并拉着情绪失控的叶子,远离小林,也远离大兵。郑凯也是。大兵看着我们,又眼神复杂地看了小林一眼,“不!不!”然后也闪躲着。

我感觉我的后背已经贴到门上了,难道真的无路可逃?小林看了我一眼,“秦蓝,我不会害你的!”然后往大兵那边走去了。

我看着小林一步一步地挪着,大兵一步三摔地逃命。突然,“砰”地一声,小林倒在了地上,整个人瞬间破碎成无数个黑色的碎片,然后变成了天花板上的一个黑色轮廓。我记起了爱丽丝遇难的那一场广岛原子弹事件,受害者都变成了天花板,或者墙壁上的一个黑色影子!

可我还是难以置信小林一个活生生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影子。

“你听,那个声音又来了。”郑凯说道。我隐隐约约地听清楚了:“谁来陪我玩游戏?被拍到肩膀的人,就来当鬼!”然后,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那张脸,是爱丽丝苍白的脸放大在我的眼前,我恐惧得都动不了了。“你,来当鬼吧!”我眼睁睁地看着她重重地拍了我的肩膀一下,也许是出自恐惧,我的身子猛地往地上跌。

“嘣,”一声巨响,我的鞋子好像提到了什么,我猛地坐起了身,发现自己身处放映室的座位席上,我回头,叶子坐在我的右手边,小林、郑凯依次坐在我身后,大兵也好好地在放映室里。

难道,一切只是个梦?“周忠呢?”

“他去厕所了!”小林应道。我活动活动筋骨,继续看电影。

小爱丽丝从小寄居在日本,她很孤单,没有人关心她,也没有人陪她玩游戏,她很希望有人陪她玩游戏!

原子弹事件发生了,小爱丽丝亲眼看见周围的人变成了一个个的黑影,她想象着这只是一场游戏,谁输了,谁就会变成那个影子。可是,游戏好像永远不会停止!小爱丽丝于是在痛苦挣扎中,化成了一个黑影。

我看着小爱丽丝的悲剧,心里有些发虚,习惯性地摸了摸左手,却什么也没有摸到,难道我的手表今天忘记戴了?

位于三楼的周忠在地上拾到了个手表,他捡起手表看了看,通过手表镜面,他好像看到有个不知名的小女孩在背后看着她。

那个身影,像极了音乐盒里的爱丽丝!
pre_thread诡树next_thread模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