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33|回复: 0

狐怪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1 14:43:54 | |
我初中前面二年是在刘仁八镇中学读过的,那时叫前进中学,住的宿舍是现在的红三军团纪念馆。

这个纪念馆的房子,是过去刘仁八大地主客屋的,现在光遗留下来的房间,大大小小大概有百十来间,连七,一进五重,光是天井就有八个,还有客屋太太小姐住的阁楼,前后就有六个套间。

听说原来时还要大得多,日本人进攻这里时,把刘仁八当着是大冶县城,派飞机一番狂轰滥炸,炸垮了不少房子。

那些房子高大雄峻,雕梁画栋,真是气派,光是大梁、柱子,得几个人都抱不过来。听说大地主的后人,早年之前就已搬到县城省城去住去了。

后来,六七十年代设立前进中学时,学校没有宿舍,当时的乡政府,就把这个大宅院安排给学校做宿舍,于是,就这样,一个学校几百号师生员工,就这么住进去了。

大家住进来后,渐渐就发现,这里面不干净。可能是屋大院深,年久一长,又多年没有人居住,所以就有一些狐类,毛狗类,就钻进来以此为栖息之地。据当时的不少人都见过,说这里面至少住着一只黑毛的毛狗精和一只白毛的狐狸精。我们大冶有一种说法,说毛狗精是专门迷惑年轻漂亮的女人的,而狐狸精是专门迷惑高大帅气的男人的。

我后来在这里读书的经历告诉我,这种说法并不妥,它们在这里,实际是专门迷惑那些已经情窦初开的男生女生的。听说当时学校门卫室,有一个专门给学生教师理发的小师傅,因为到了谈对象的年龄,每天思慕那些进进出出的女生,结果被那个狐狸精迷惑得神魂颠倒,最后被迷不过,跳到后面的十一水库去做了冤魂。

现在的红三军团纪念馆,原来在七八十年代时,并没有设立这个纪念馆,而是给当时的前进中学做宿舍。我现在还记得,里面的阁楼基本都是住满了女生,而那些非常大的房间就给我们男生做寝室。不大不小的单间就给教师们做宿舍。

我当时读初一二时,就是住在现在进纪念馆大门洞上面楼的一间大房间里。一个班二三十个男生,铺挨铺,就在楼板上打地铺。隔壁不远处的,当时主人家小姐住的那个阁楼(即彭老总住的)有大小房间三四间,是我们班女生住。

小姐阁楼下面就是长长的一条走廊,走廊那一边是学校的食堂,晚上是没有人在那里居住的。窄窄的长长的走廊,一天到黑,光线阴暗,非常潮湿,外面无风时,这里凉风还这样嗖。夏天白天,老师和食堂师傅们,就坐在走廊的青石板上乘凉,非常舒服。

但是一到晚上,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人走过这条走廊,也是寒毛倒竖。要是碰到停电,或者星期天(那时只有单休日)关灯了,一个人再走这条走廊,你就会心生莫名的恐惧感,全身就会起满了鸡皮疙瘩。

听不少在这里住过的人讲,星期天晚上,经常听见上面阁楼上有东西走动的轻微声,还有类似如人的悄悄的叹息声。有不少女生说,半夜三更,还看见过一只黑色的毛狗精去迷惑过客,也有男生和单身的男青年教师也说,也看见过,一只通体白色的狐狸精也迷惑他们。

听说这类异类,喜欢迷惑的,一般都是身体虚弱的人,有病的人,还有就是前面所说的情窦初开的人。

我当年在这里读初一二的时侯,确实也碰到过一回那只狐狸精,差一险还把我迷惑死了。

前面说了,我们班男生住的宿舍是一间大房子,二十几个男生住在一起,平时人多的时侯,没有碰到过什么。有时师傅工友和同学说何日晚上,看到了狐狸精或毛狗精,我们还有一点半信半疑。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是真真实实的经历了,才知道这是千真万确的。、

那时我是班长,语文老师在当周星期六下午考了语文测试卷,因为下星期一早上,老师要讲解试卷,而当时语文老师星期天因为家里有什么事耽搁了,试卷没有批改,所以就叫我和另外一个班上成绩也非常好的女同学,叫小眉的,我们两人星期天晚上到学校来,突击帮助语文老师改试卷。

记得那晚,我们一直改到晚上12点多,才去睡觉。老师送我们出门后,就又转回去了,因为客还要总结一下同学们考的情况,第二天好分析讲解试卷。当时因为星期天不补课,所以学校根本没有什么人居住。晚上门卫师傅为了节约用电,就把所有的灯都熄灭了,怕学生半夜起来把灯拉亮,还把电闸开关用一个木箱子锁起来。所以,星期天晚上,这个地主的大宅院里,基本上是一片漆黑。

我和我那个女同学帮老师改完试卷后回寝室,要经过那一段很长很长的走廊,半夜摸黑走在回宿舍的这一段走廊里,心里是非常害怕的。远处,传来野猫轻轻的叫声,也格外刺耳。我们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摸黑摸着墙壁,一步一探,一边故意大声咳嗽一下,一边走在这一条长长的走廊里。

当时大家家里都很困难,什么手电筒,打火机都没有,连火柴都舍不得买的。平时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心就紧张得有一点邦邦叫,何况是这么黑的晚上,当时——现在来说早已时过境迁了,再拿出来说不要紧,但是当时,因为我们俩成绩都很好,又是前后桌,经常在一起探讨问题,所以彼此之间都有好感,那种隐隐约约,似有似无,魂牵梦绕的感觉,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想天天见面的那种感觉,要是一天不见面,心里盖有一点什么堵塞了一样,很不舒服。但是一见了面,那种感觉又不敢说出来。用现在的话来说,我们那时可能是情窦初开了。

哎呀,扯远了。还是说回来。正当我们两人,一前一后的摸着墙壁,摸黑往寝室走的时侯,突然看见前面一个通体透明和一个通体油黑的,类如小狗一样两个东西这样一闪,就又不见了,然后就隐隐约约好像还听见它们悄悄的嘀咕声,仔细听又没有。当时我两个就吓得一路快速的跑回宿舍的。

我们男女生两个寝室相隔不远,我把客送到客寝室门口,就赶紧跑回自己寝室。正巧那天晚上寝室又没有电,我就赶紧关紧房门,洗都没有洗,衣服都没有脱,就钻进被窝里,用被子盖住脑袋,心里一直这样邦邦跳,好半天都睡不着。

半夜里,宿舍外面地主家的大宅院格外安静,一点轻微响动声,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当时,我心里想,小眉客不知道怎么样了。

迷迷糊糊,隐隐约约中,我好像突然看见窗外,昏昏暗暗的月光下,有一只白色的狐狸,拖着大大的毛绒绒的尾巴,从窗外翻进我的宿舍,来到我的地铺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白衣小女子,笑眯眯的向我扑来,压住我的身体,把一张香喷喷的小嘴,一个劲的添我的脸、嘴。

我当时头脑非常清醒,想反抗,但是手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样,动也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狐狸精肆意妄为的添我的嘴和脸,想喊,又喊不出来,想动又动不了。当时,真有一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那种感觉。这样一直挣扎了大半夜。

第二天,我记得我就病倒了,并且是大病了一场,回去住了好多天,晚上做恶梦,说梦话,出冷汗,白天就一惊一咋地,怕狗猫这些东西。我母亲,看见我惊魂未定的样子,知道我是惊吓过度,被什么怪物迷惑了,就请我相信迷信的我三母亲,半夜里和我母亲一起到路口去烧香烧纸钱,磕头作揖,这样一连烧了三个晚上。

然后,我母亲就在每天晚上,在太阳落山以后,就倚在屋哈大门上,一只脚踩住大门槛,为我叫吓喊魂,“是何方神灵哦,惊吓了我儿,我给你烧纸烧香,磕头作揖,求你放我儿个魂回哦。”

我姐就在我家房门上,按照我母亲的吩咐,我母亲喊一句,我姐就应一句,客就应着“回罗,我弟的魂回罗。”我母亲再喊一句“我儿的魂快回哦。”我姐就再应一句“回罗,回罗。”

我呢,发高烧,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那两个声音来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那是一种悲凉的凄惨的哭喊声,当时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后来,慢慢的,这两个声音越来越清晰了,只听见我母亲我姐两个人,一呼一应的给我叫魂,当时心里有一种魂魄落位了的感觉,有一种莫名的踏实感。

这样整整叫了三天,每次这样叫了三遍之后,我母亲我姐就来到我床前,摸摸我的头,拍拍我的胸口,轻轻的安慰我说,“回了,回了,我儿的魂回了。”这样才把我的魂魄叫回来了。

我病好了之后,我父母就托人把我转到殷祖中学去读了,这样一直读到初中毕业,考上师范。转到殷祖中学去读书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小眉有来往了,后面关于客的一些状况,我都是碰到同学时,听他们说的。

我病好了之后,我父母就托人帮忙,把我转到殷祖中学去读去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小眉有来往了。关于客的一些情况,我是碰到同学之后,听他们说的。

听说小眉,客当时跟我也有差不多的情景经历,在我被那只狐狸精迷住的那天晚上,客也被那只毛狗精着实迷倒了一回。只是客被迷倒之后,比我还要厉害。

后来回去以后,听说我那个女同学小眉,书是不能读了,客家里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治疗好客这病,这样就得了精神病,整天疯疯癫癫的,又是说又是笑,有时还不穿衣服就往外面跑。家里人拉都拉不住。看见路过的高大帅气的小伙子,就一个劲的在后面死追人家,吓得别人逃得远远的。可见当时那只毛狗精,迷人的魔力是多么大。

最后,我那个女同学,实在被那个毛狗精迷不过,就跳进自家门口池塘自尽了。我当时听说了这个结局,很是同情客,心里也很是难过,为此,我还偷偷的哭了好几回。

原来我听说,我们当时班级同学中,有人窃窃私议,说是客小眉,因为暗恋我,暗恋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又不比现在的女孩子,大方得很,想爱就敢爱,敢当面表达出来,而那时,读书谈恋爱觉得是一件丑事,说不出口的,即使心里有心仪的人,也只能暗恋着,不敢表达出来。

于是客就这样,心被情所困扰,情因心所迷惑,吃不香,睡不眠的,神思不能集中,再加上客性格又比较内向,羞涩,所以就很容易被住在这里的、那只毛狗精钻了空子,乘虚而入,最后导致精神错乱,成为疯疯癫癫的那种状况,也最终为此丟了性命。

听说当时那只毛狗精就是专门迷惑这样的情窦初开的女生的。记得那时前进中学那些年,像这样的例子,少说也有好几个,当然,我和小眉也是其中之一。

小眉跳池塘自尽以后,听说客就托梦告诉客父母,说客死不瞑目,叫他们暂时不要把客尸体埋葬处理了,客说客在阴间告状子,已经告到阴曹地府那里去了,阴曹地府很同情客,受理了客的状子,说过一段时间,会有人来救客的。

我听说了这个情况,认为应该为我那个女同学,助一臂之力,于是,我就叫我母亲,请我三母亲一起,烧了很多纸钱,给那个阴曹地府,叫他们救救那个女孩子。

听说后来果然有一个化缘的老尼姑,路过客屋哈时突然感觉饿了,到客屋去化缘时,听说这个情况,很是怜悯客,就走到客尸体旁边,翻开客眼睛这样一看,眼睛里面还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昏浊的黑影子在游动,一眼就看出来了,就对客父母说,“你这个孩子是被毛狗精给害的,这只毛狗精好可恶,好厉害,把这么可怜的姑娘害死了,还不肯放过客,还想借客尸体还魂,投胎做人,真是欺人太甚了。等我慢慢来收拾这个孽障。我要在你们家里住上一段时间,看我如何来收拾这个孽障。”

结果我那个女同学小眉尸体里面的孽障,就这样被那个老尼姑用了半年的道法,果真慢慢的被收拾了。客尸体也慢慢恢复了人的原气,后来终于在一天晚上,像睡了一觉一样,清醒过来了,人的思想也一切恢复正常了。后来,还魂过来的客小眉看见自己与佛有缘,就归依佛门,当了那个老尼姑一个佛门弟子,每天念佛诵经。

记得后来,十多年以后,我成家以后,还跟我夫人一起去过东方山那个深山寺庙玩了一趟,许愿朝拜时,正好被我那个女同学小眉一眼就认出来了。

当时,大家非常高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们还一起回忆了初中两年那个生活,客还特别感谢我,客说客在阴间那一段时间,听说我帮客给阴曹地府烧了不少纸钱,请他们救了客,那些阴官果然被感动了,就委托老尼姑去救客。客说,好在那个毛狗精最终被收拾了,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害死多少少女。

那天下午,我那个女同学,还带着我和我夫人,游览了寺庙的各处景观,并给我俩讲解了很多寺庙的生活、戒律,以及神、怪、异类等区别,客说当时学校里那个毛狗精和狐狸精都是属于异类一种,不是正神,神类是不会害人的,你相信,客只会保佑你,你要是不相信,客也不会害你。不像这些毛狗精和未成正这样的狐狸精,是专门害人的。

后来听说,我那个女同学小眉,跟客师傅学了好多年功夫之后,听说那只狐狸精,还在前进中学继续迷惑不少情窦初开的少男,客就特地请客师傅和客一起下了一趟东方山,到这个当时还是叫刘仁八前进中学的大宅院里走了一趟,从此以后,一直到现在,再也没有人看见过那个孽种了。

pre_thread再见姐姐next_thread通灵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