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37|回复: 0

再见姐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0 16:39:39 | |
“听说隔壁412寝室又闹鬼了。”

“不是吧!这都这个月第四次了。”

“对呀,以前都是一个月闹一次鬼,这次……”

行人的议论声传入顾迟耳中,一阵凉风刮起,路边枫树落下一片叶子,顾迟偏头看了他们一眼,嘴角诡异地微微翘起。

学校男生412寝室是大家公认的鬼屋,传说一个月就会闹一次鬼。有时半夜会传出女人哭泣声,有时在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门上出现一个红色手掌印,有时会从里面传出浓郁刺鼻的血腥味,总之那间屋子在学校里就是鬼的象征。然而这间屋子却一直有人住,但谁也不知道住在那里的到底是谁。

“嘿,顾迟。”阿南在顾迟身旁的座位坐下,把自习带来的书铺在桌上。“我听春笙说你要转专业?”

“嗯,我家里人让我改修金融专业。”顾迟低头写着论文。

“你可是我们医学系的大才子,你要是走了我们可就损失惨重呀,再说你都大三了,转专业还来得及吗?”

“没办法,家里人的决定。”

“也对,你可是名门望族,路早就被父母安排好了。”

“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迟走出自习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接起电话,说:“喂,请问是哪位?”

对面没有声音。

“喂?”顾迟疑惑道。

对面还是没有声音。

顾迟挂了电话,仔细看了看那个电话号码,陌生的当地电话号码,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大概是对方不小心按到的吧,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

第二天顾迟就消失了,没有人察觉到他的消失,直到一个星期后,春笙在咖啡店里找到了他。

大家都知道顾迟是富二代,出生于名门望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然而却没有人真正的去了解过他。他家早在一个星期前就破产了。因为产品问题导致顾客死亡,所以被告上法庭,同行稍稍加了把火,顾父几项罪行被判以二十年有期徒刑,没收所有财产。顾母一气之下,离开了顾家,不知去向。

只有春笙一直站在他身后,从小到大她就像顾迟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对顾迟了如指掌。因此,她才是唯一在顾迟失踪后找到他的人。

“怎么?”春笙用勺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冒出腾腾热气。“你可消失了一个星期。”

顾迟面容憔悴,体形消瘦,他伸出指甲里全是污垢的手,从桌上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上,烟雾缭绕在上空。在烟盒旁的烟灰缸里,早已放满了烟头,有些烧到尽头,有些还剩半根。

“不是早就戒烟了吗?”春笙抢过他手上的烟,夹在两指之间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我这还是跟你学的,你要戒,我可舍不得戒。”

“我遇见鬼了!”

春笙抖烟灰的手停住了一会,她说:“你是太久没抽烟,憋出幻觉了吗?”她说完轻笑几句。

“整整一个星期!”顾迟突然站起双手拍在桌上,凑近春笙的脸。“她一直跟着我,她想杀了我!”

呼~

春笙一口烟吐在他脸上,熏得他眯上双眼。

“你果然不相信我。”顾迟坐回原位,瘫坐在那。

春笙抽完一根烟,把烟头掐媳在烟灰缸里,起身离开了。

关于鬼的传说有很多,但谁也不能证实鬼的存在,在遇到这些事之前,顾迟也不相信鬼的存在。

那天他离开自习室后,准备回寝室休息,却一直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人在后面跟着他,但他走了很久也没发现身后的人。就在他走到宿舍楼下小花坛时,一阵眩晕感突如其来,眼前瞬间一片漆黑,之后不省人事。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就看见一张腐烂的脸正对着他。白色的蛆虫在上面蠕动着,粘稠的脓水滴落下来滴在他脸上,恶心刺鼻的味道瞬间涌进他的鼻腔里,一种恐惧感在他脑海里蔓延开。那种感觉就像坠入充满恶臭的下水道里,全身被冰冷刺骨的污水所淹没,污水灌入口鼻无法呼吸。

顾迟挣扎着,却发现手脚被牢牢绑住,只能歇斯底里地叫着救命,却迟迟没有人来救他,直到他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

一轮圆月挂在天上,微弱的月光撒下来,隐隐约约能看见那片树林。顾迟往那片树林走去,脚下不停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空气中有股难闻的腐肉味。月光被树叶阻挡住,一丝不漏,只能依稀感受到树上挂着什么东西。

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顾迟靠着直觉一直往前走。突然,一道光出现在前方,那是树林的尽头。而此时,顾迟终于发现,原来挂在树上的东西是一颗颗腐烂的人头,树林的尽头是一片墓地!

顾迟瞬间惊醒,但,为什么那张腐烂的脸还在?

他仔细回想着任何蛛丝马迹,却没有任何发现。只有一种可能,一种他最不愿相信的可能。

夏伶回来了!

眼前腐烂的脸,仔细分辨一下赫然就是她,而这里分明就是一副棺材!

顾迟不知道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或者是鬼。一切都那么真实,却又那么不可思议。

他一直待在那,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那张脸上的脓开始凝固,蛆虫几乎啃食完了整张脸,甚至在上面安巢生卵。棺材的氧气越来越稀薄,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变得艰难,更别提饥饿与缺水。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出来的,所有的一切都那么不合理,那么诡异惊悚,却那么真实。

“是你搞的鬼吗?”

“你觉得呢?”

“你这样迟早会出事的!”

“那又怎样!他那种人渣,就应该去死!”

“哼!”

顾迟还是回到了学校,每天如同受惊小鹿一样的活着,生怕下一刻又出现在那个恐怖的棺材里。

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他又消失了。这一次出现的,是他的尸体,在湖里被人打捞上来,据说是被吓死然后坠入湖里的。大家众说纷纭,最多的还是关于鬼。

“我要走了。”

“去哪?”春笙点燃一根烟,有些惆怅。

“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

“你还爱她吗?”

“嗯,忘不了。”

“希望你找到更好的人。”

他走了,那道背影消瘦,笨重的旅行包压弯了他的脊背。如果顾迟在这,他一定能认出这道背影分明就是阿南。

其实,当年顾母并不是离开了顾家,而是死在顾迟的手上。当年顾母确实准备离开顾家,却不料被顾迟发现了,不愿母亲离开的顾迟失手杀死了顾母。他一直把顾母藏在家里,直到顾母的尸体开始腐烂,发出刺鼻的恶臭。邻居多次上门反映,顾迟知道这样藏不来多久,于是他砍下母亲的头颅,把身体埋在山里。

他把母亲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藏在学校宿舍里,为了防止被人发现。他还在校园里散播412寝室的谣言,在412寝室自导自演了一出出闹鬼的戏码,也因此他才能一个人住在那那么久没人知道。

夏伶是小顾迟一届的学妹,半年前一直追求着他,后来却不知去向。有一次,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跟踪顾迟想要看看他平时都干点什么。没想到他居然就是传说中住在412寝室的那个人,还发现了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顾母,她也因此被顾迟杀害。

她失踪以后,阿南找到了她的姐姐春笙,春笙却不愿告诉他任何消息,阿南只能到处寻找蛛丝马迹。最后找到了顾迟身上,他发现了顾迟的所有秘密。

出于对顾迟的爱与妹妹的死,春笙选择沉默。

顾迟死了,阿南走了,只剩下春笙一个人。她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生活着,仿佛从来不认识顾迟和阿南这两个人。但她突然发现,顾迟死了,那夏伶的尸体呢?

她听说过412寝室的种种恐怖谣言,或许其中会有妹妹尸体的线索,甚至自己妹妹就在那。

412寝室门口和其他寝室并无两样,只是因恐怖谣言而导致412寝室附近的几个寝室都无人入住,显得此处有些凄清。春笙用宿管那找来的钥匙打开了门,一阵恶臭扑面而来。里面摆设整洁,只是墙壁上沾满了血迹,而在书柜上,摆着一瓶发黑的液体,仔细看看还能发现里面有一颗脑袋!那是顾母的脑袋!春笙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只能用手捂住口鼻继续寻找线索。

这时,她发现了书桌上有一封信,似乎是刻意留下的。她看完那封信,泪水在刹那间涌上眼眶,随着哭喊声落下。

……

姐姐,我是夏伶。如果你能看见这封信,说明你已经来到了412寝室。我已经死了,留下这封书信的是我的鬼魂。我当年被顾迟杀害以后,我就一直留在他身边,我没有报仇,甚至我还保护着他。我一直深深爱着他,就算被他杀死,我也心甘情愿。每次夜幕降临,我都会看见他对母亲头颅的一次次抚摸,在他眼睛里我感受到了孤独,仿佛超脱世间的孤独,我会爱他到永远。

然而有一天阿南找来了,他知道了顾迟所有的秘密,他一次次想要杀害他,都被我阻止了。可是我突然发现,顾迟要转专业了,他要为了追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转专业,我很生气。我要他知道我一直在他身边,我要他不敢爱其他人,我把他扔在我的棺材里和我的尸体待在一起整整一个星期。他终于怕了,他小心翼翼,不敢和任何人接触。

但是阿南又出现了,还想要杀死他,我被他彻底激怒。我钻进他的脑袋,吃光了他的脑子。不料被顾迟发现了,他竟然被活活吓死。顾迟居然也死了,因为我死了。姐姐,我很痛,我的心真的很痛!

于是我借用了阿南的身体,我会用他的身体活下去,直到我找到能让我再次爱上的人。

再见,姐姐。

pre_thread灵牌next_thread狐怪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