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80|回复: 0

盗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7 15:41:38 | |
儿子张温连对象都还没处上,就在旅游的时候淹死在了温泉里面,张顺是做爹的,就这一个儿子,指望着他传承血脉,是指望不上了,想要给他娶一个阴间的媳妇,配阴婚,但,村子里近期没有下葬的未婚女人,都是有丈夫的,于是,他拜托了大侄子张伟,去别的村子打听一下。



张伟打听到了,距离本村最近的吉利村里,有个未婚的年轻女人小真,昨天遇见车祸死了,正停尸在家里,摆着灵堂,停灵满三天后下葬,正是配给张温阴婚的绝佳对象。



"那就上门去提亲吧。"张顺自己不去,抹不开面子,就将此重任再拜托给了大侄子张伟,给他备上了烟和酒,站在村子口,目送着他骑着电摩托驰远了,看不见了身影了,才返回村子里的家中,等着他带回来女方家同意阴婚的好消息。



张伟到了小真家,开门见山的,将来意给直接的说了,小真的父母也没多犹豫,养个女儿,是指望着她嫁户家境宽裕的人家,彩礼可以多收些,不幸遇见车祸,女儿的命没了,之前计划好相亲的安排全部泡了汤,正在哀叹,少了一户家境宽裕的亲家时,竟然有人上门来提亲了,想娶刚死两天还没下葬的小真,配成阴婚,小真的父母爽快的答应了,提出来,彩礼不能因为是阴婚就打折,一口价,八万块。



张伟回来了,将小真家提出来的彩礼价向张顺说了,十八万。



"要的也太多了。"张顺直摇头。



张伟见他不愿意出那么多钱,就说:"叔,你的意思是出多少的彩礼,我再去跟对方说说。"



张顺想了一会儿,伸出双手,张开五指:"十万。"



这本就是给儿子张温准备好了娶媳妇的钱,只可惜,他没有这个娶妻生子的命。



张伟说:"行,叔,你在家等等,我再去跟他们说说。"转过身,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张顺出十万块,小青家要八万块,多出来的两万块虽然比自己贪心要求的八万块少了大半,但也是贪到了,他再次到了小青家,以为答应了八万块的彩礼就可以成事了,却不想横生了枝节,小青家同村的亲戚家,一个年轻人也突然的遇见车祸,死了,亲戚家愿意出价十万块,配阴婚,这笔帐一算,小青家当即一口答应了同村的亲戚家。



张伟傻了眼,将要到手的两万块钱成了泡沫,眨眼之间没了,这村没有合适的女尸了,就上更远的村子去,等在家里等了一个白天的张顺,等到了天黑后,等不来大侄子张伟了,昨天,天色还是大亮的时候,他就带消息回来了,今天是等到了天黑后,迟迟不见他回来,好在信息发达了的今天,用电话就能问到在外面迟迟不归的大侄子:"阴婚的事情与女方家谈定了没?"



"定了,叔,我办事,你放一百个心。"



通话结束后,张伟在家里来回的走,犹如笼子里的困兽,更远的村子,他去过了,打听了一下,近期没有单身的女人死亡,他在来回的走动中,脑袋一直在想,既解决了堂弟张温的阴婚问题,又能从中吃到一笔差价做报酬的办法,坐在床上看着电视的阿翠给他出了个主意:"你想得到免费的新鲜的女尸,就等着女尸下葬后,偷挖出来,既向你的叔叔交了差,给你的堂弟完成阴婚,又能够将十万块全部吞下来。"



"不愧是比我多读了几年书的,肚子里的点子比我多。"



第二天深夜,村子里一片安静,张伟推着电摩托,行走在月光照明的土路上,离开了村子,他在电摩托的后座上还绑着件农具,是偷挖女尸的时候用的上的,远离了村子,他跨上了电摩托,发动机的声响不会被村头的住户听见,在月色中,亮着车头灯,疾风驰向了目的地,一片坟地。



到了,他停好了电摩托,从后座上取下了挖坟的农具,走在坟地中,寻找着小真的坟墓,亮着手机,照着坟包前立着的墓碑,看上面刻的字,辩认刻的是什么字,找到了小真的坟墓,墓碑上刻着,小真和另一个名字,她已经与同村亲戚家的年轻人配成了阴婚,合葬在了一起。



关了手机的亮光,张伟戴上了手套,抓起农具,开挖了,坟包的土一铲接着一铲的被挖开,扬起来,抛在一边,张伟累的满头的是汗,成串的滚下脸,丢开农具,他坐在了挖开了的坟包上,打开了一罐装的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气的饮尽,嗝了一声,站起来,身体晃了晃,啤酒灌的猛了,头犯了点晕,他抬手拍了拍脑门,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醉倒,啪啪,拍脑门的脆响,在空旷的安静的坟地里,特别的清晰,听的他心里一片毛毛的感觉泛了起来。

"没事,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别自己吓唬自己。"碎念着,一遍一遍,心理作用,他挖坟盗尸体的勇气又回来了,小真与人合葬的坟包被完全的挖开了,农具的金属铲头碰到了硬度超过泥土的棺材,发出一声闷响,同时,张顺握住木柄的双手,震的虎口一麻,震的双手一松,农具差点就脱了手,棺材盖上覆盖着的土铲掉了,张伟吃力的将农具的金属铲头插入了棺材盖与棺材的接缝处,闷哼了一声,憋足够了劲,将棺材盖撬起来了一线缝隙,一股腥臭味扑进了他的鼻子。



奇怪,才下葬的尸体,怎么气味这么大?



闷哼了一声,憋足了劲,再将棺材盖撬起来了一点,从加宽了的缝隙里散发出更浓烈的腥臭味,张伟不得不摘下脖子上挂着擦汗水的毛巾,包住了鼻子,用牙咬住了,不至于松脱,继续撬动棺材盖,终于,一番累死他的努力,棺材盖撬开了,连接着一点点的钉子尖,丢开了手中的农具,抓住了棺材盖的边缘,稍微用了点力,就将棺材盖掀飞了出去,连带着,把他自己也摔倒在了地上,幸亏,身后的地面上堆积着被他挖出来的坟土,松软的,摔的他不疼,能够很快的爬着站起来,跳起来朝身后倒退着,因为,他察觉到了,棺材盖被掀飞了不是他因为使出来的力气,是棺材里冲出来的一股力量。



散发着腥臭味道的尸体,伸着了双臂,发力推开了挡在张伟面前的棺材盖,睁着黑色的看不到眼白的眼睛,盯着倒退着逃走中的张伟。



挖错坟墓了,挖到同名同姓的了,棺材里面的尸体不是年轻的女人,是个老太婆,入土埋葬有段时间了,尸体没有腐烂,却产生了尸变,被天空中正圆的月亮照到了,加速了她的尸变进程,白色的长头发生长的更长更浓密,连脸上和露出衣服外面的皮肤都生长出了白色毛发,看起来,她的样子不像个老太婆,更像看过的书中配图,笔墨颜色描绘的,传说中的白毛的僵尸。



张伟一夜未归,等在家里的阿翠坐立不安,拨他的手机拨不通,知道他是去吉利村的坟地里挖坟盗尸体,但是阿翠怕走夜路,等到了天微亮后,她才敢离开家,骑着家里另一辆的电摩托,驰出了村子,驰到了吉利村的坟地边,在黎明的灰蒙蒙光亮中,看见了张伟的电摩托,只看见了车,没看见他的人,还在坟地里的某处。



阿翠喊着张伟的名字,走进坟地里,远远的,看见一座被挖开的坟包,那就一定是张伟在挖的坟包,她跑了过去,经过了一片远离坟墓的棺材盖,她停住了奔跑,张伟没闲到把棺材盖撬开来后搬到远离坟墓的地方,她疑惑,心里生出了吓人的想法,走近了被挖开的坟墓,看见了张伟带出门,用来挖开坟土撬开棺材盖的农具,折断了木柄,散落在坟墓边,一件衣服上撕扯下来的布块也掉落在坟墓边,阿翠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墓穴,探头看向里面的棺材,敞开着的棺材里,躺着皮开肉绽,一副血糊糊模样的张伟,趴在他尸体上面一只浑身白色长毛的,穿着衣服的僵尸,阿翠转过身,撒开双脚,逃出了坟地。



张顺听见院门被拍响了,起床,边穿着外套边走出屋子去开了院门,院门外面的阿翠见到张顺,哭嚎了起来:"叔,张伟他出事了,被僵尸弄死了。"



吉利村的坟地里已经陆续的有村民们赶到,是早起出远门的一个村民,看见了停留在坟地边的电摩托,再看坟地里,因为天亮了能够看见远处,一座坟包被挖开了,该村民回吉利村报信了,领了一群村民来,看见被盗挖开来的坟墓里,棺材被撬开了盖子,里面躺着一个男人,陌生的面孔,皮开肉绽的,一副血糊糊的样子,应该是断气了,更吓人的是趴在他身上的,浑身长着白色的长毛,穿着衣服的僵尸。



"不能报警。"



大伙简短的议论了几分钟后,统一了意见,将僵尸和被咬死的盗墓人一起淋上了汽油焚化,等到阿翠领着张顺赶到坟地时,大火已经烧了起来,烈焰腾在半空中。



张伟夜半三更的到吉利村的坟地里,盗挖白天时下葬的小青,却错挖开了一座几年前下葬的也叫小青的老太婆的坟墓,撬开棺材盖时,因为肠胃空空而没有腐烂的尸体,接触到了阳气和月光的精华,发生了尸变,迅速的变成了僵尸,浑身皮肤长出来白色的长毛,见到活人必要扑咬上去吸食血液,张伟在棺材边,就自然的成了白毛僵尸的攻击目标。



天微亮,夜色散去,白毛僵尸失去了行动力,就趴在了被它吸食过鲜血已经死亡了的张伟身上,进入了蛰伏的状态,因此,才没有对后来走近的阿翠行凶。



阿翠接受了吉利村村长的私了提议,收了一笔钱,给张伟立了座空坟,回了娘家,张顺经过这场折腾,也打消了给儿子配阴婚的想法,将儿子入殓棺材,下葬了。

pre_thread捉鬼师next_thread血葡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